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川普總統提名卡瓦諾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演講(附卡瓦諾演講)

法治是我國令人驕傲的遺產。它是我們自由的基石。它是公平正義的保證。參議院現在有機會通過確認法官布雷特·卡瓦諾為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來保護這一光榮傳統。

本文譯自白宮官網(7月9日)

英文標題:Remarks by President Trump Announcing JudgeBrett M. Kavanaugh as the Nominee for Associate Justice of the Supreme Court ofthe United States

英文原文見文末的"閱讀原文"

…………………………

川普總統:我的美國同胞們,今晚,我在白宮東廳向你們講述美國總統肩負的最重大的責任之一,那就是選擇最高法院大法官。

我經常聽人說,除了戰爭與和平問題,它(註:提名大法官)是美國總統所能做出的最重要的決定。聯邦最高法院負責捍衛我們共和國的王冠明珠——美國憲法。

12天之前,安東尼·肯尼迪大法官通知我,他決定從最高法院卸任,這就產生了一個新空缺。40多年以來,肯尼迪大法官以不可思議的熱情和奉獻為我們國家服務。我對肯尼迪大法官的傑出貢獻表示感謝。(掌聲)

稍後,我將宣布肯尼迪大法官的接替人選。這是我第二次執行這種任務。去年,我提名尼爾·戈薩奇法官,代替已故大法官安東寧·斯卡利亞。(掌聲)我之所以選擇戈薩奇法官,因為我知道,他會像斯卡利亞法官一樣,成為我們憲法的忠實僕人。

今晚,我們很榮幸邀請到斯卡利亞大法官的愛妻莫琳。(掌聲)謝謝你,莫琳。

肯尼迪大法官、斯卡利亞大法官都是由同一位總統任命,這位總統深知捍衛我們自由的最佳手段,以及司法分支不應受政治偏見影響,其中,法官們要按照憲法的規定行事。那位總統碰巧是羅納德·里根。

在今晚的提名現場,里根總統的司法部長埃德溫·米斯也來到我們中間。(掌聲)埃德(註:埃德溫昵稱),我代表所有人向您致意:感謝您為保護我們國家偉大的法律遺產所做的一切。

為了與里根總統的遺產相稱,我沒有詢問候選人的個人觀點。重要的不是法官的政治觀點,而是他們是否能將這些觀點拋諸腦後,按照法律和憲法的要求行事。毫無疑問,我可以高興地說,我找到了這樣一個人。

今晚,我榮幸地宣布,我將提名布雷特·卡瓦諾法官(Brett Kavanaugh)進入美國最高法院。(掌聲)

我很了解這個房間里的人。他們不經常起立鼓掌,所以他們贏得了一些尊重。(笑聲)

布雷特的妻子艾希莉(Ashley),和他們的兩個女兒瑪格麗特和麗莎也登上講壇。謝謝你們,祝賀你們全家。謝謝你們。(掌聲)。

卡瓦諾法官有着無可挑剔的資歷,無與倫比的資質,並且致力於法律下的公平正義,這是有目共睹的。

卡瓦諾法官畢業於耶魯學院、耶魯法學院,目前在哈佛、耶魯和喬治城大學執教。

在法律界,他被認為是法官的法官——在同行中,他是一位真正的思想領袖。

他是一位才華橫溢的法學家,文風清晰有力,被公認為我們這個時代最優秀、最犀利的法學家之一。就像戈薩奇法官一樣,卡瓦諾作為肯尼迪大法官的助理表現出色。太棒了。謝謝你。(掌聲)

卡瓦諾法官畢生致力於公共服務。在過去的12年,他在擔任哥倫比亞特區巡迴上訴法院法官期間,撰寫了300多條不同凡響的意見,這些意見因其技巧、見識和嚴格遵守法律而備受推崇。

這些意見中,有10餘條已經被最高法院作為國家法律採納。

除了作為法官的顯赫聲望,他在自己的社區也很活躍。他擔任天主教青年組織(CYO)的籃球教練,為貧困家庭提供食物,並且輔導當地的小學生,這一點是從他母親那裡學會的,她曾在華盛頓擔任教師。

沒有哪個美國人比他更勝任這個職位,也沒有誰比他更有資格擔任這個職位。

我要感謝共和黨、民主黨兩黨的參議員,感謝他們在遴選環節提供的諮詢和建議。這位了不起的、稱職的提名人理應得到兩黨(參議員)迅速的確認和有力支持。

法治是我國令人驕傲的遺產。它是我們自由的基石。它是公平正義的保證。參議院現在有機會通過確認法官布雷特·卡瓦諾為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來保護這一光榮傳統。

現在,卡瓦諾法官,講台是你的了。(掌聲)。

卡瓦諾法官:總統先生,謝謝。在整個遴選環節,我親眼目睹了你對美國司法制度關鍵作用的深刻理解。

從沒有哪一位總統在尋求關於最高法院提名人的意見時,徵詢過如此廣泛的意見,或者與更多不同背景的人交談過。

總統先生,我向你表示感謝,我因你對我的信任而謙卑。謝謝你。

30年前,里根總統提名安東尼·肯尼迪為最高法院大法官。制憲者認為制定憲法乃是為了保障自由的福祉。肯尼迪大法官畢生致力於保障自由。能被提名大法官,填補他在最高法院的空缺,是我的莫大榮幸。(掌聲)

父親、母親都在這裡。我是他們的獨生子。當有人問"獨生子"是什麼感覺時,我會說,"這取決於你們的父母是誰。"(笑聲)

我很幸運。母親是一位教師。在20世紀60-70年代,她曾在華盛頓特區兩所大部分是非裔學生的公立高中教歷史,分別是麥金利技術高中(McKinley Tech)和伍德森高中(H.D.Woodson)。她通過以身作則教育我,平等對所有美國人的重要性。

母親還是一位先驅。在我10歲的時候,她讀了法學院,並且成為一名檢察官。我的法律入門知識來自我家的餐桌,那時候,她常常在那裡練習結辯陳詞。她的標誌性台詞是,"運用你的常識。哪些話聽來可信?哪些話聽來不實?"對陪審員、對兒子,這都是很好的建議。

作為當時為數不多的女檢察官,她最終克服重重障礙,成為一名初審法官。總統今晚把我介紹為卡瓦諾法官。但對我而言,這個頭銜永遠屬於母親。

父親白天上班,晚上去讀法學院。他有着無與倫比的職業倫理,並且把對體育運動和觀看比賽的熱愛傳給了我。我深深地愛着他。

我就讀的耶穌會高中,校訓是"為他人服務"(Men for others)。我一直試圖踐行這種信條。我的職業生涯都是在公共服務領域,從行政部門、白宮,再到美國哥倫比亞特區聯邦巡迴上訴法院。我和其他17位法官共過事,他們都是我的同事和朋友。

我的司法哲學簡單明了。法官必須獨立,必須解釋法律而不是制定法律。法官必須解釋按法律的原意解釋(interpret statutes as written)。同時,法官必須根據歷史、傳統和先例來解釋憲法的原意。

在過去的11年,我教授過數百名學生,主要是在哈佛法學院。我對他們說,憲法規定的權力分立保護了個人自由,在此,我仍然向僱用我的院長、埃琳娜·卡根大法官表示謝意。

作為法官,我每年僱用4名法律助理。我尋求最好的助理。我的法律助理來自不同的背景,有着不同的觀念。令我自豪的是,我的大部分法律助理都是女性。

我是華盛頓特區活躍的天主教社區的一員。社區成員在許多問題上看法不一,但我們仍團結一致,致力於服務。約翰·恩茨勒神父也來到了現場。40年前,我是約翰神父的祭台助手。最近,我幫助他在天主教慈善機構為無家可歸的人提供食物。

我有兩個活潑的女兒——(笑聲)——瑪格麗特和莉莎。瑪格麗特喜歡運動,喜歡讀書。麗莎喜歡運動,喜歡說話。(笑聲)我試着和女兒們建立起聯繫,就像家父和我一起建立的那樣。在過去7年里,我指導過女兒所在的籃球隊。隊里的姑娘們叫我"K教練"。(笑聲)我為我們剛剛贏得城市冠軍的"聖餐隊"而驕傲。

我的女兒和我參加了大量的比賽。最令我們難忘的是,今年NotreDame-Yukon女籃的四強賽。令人難忘。

我的妻子艾希莉是西德克薩斯人,畢業於阿比林·庫珀高中和德克薩斯大學。她現在是我們社區的鎮行政官。我們在2001年相識,當時我們都在白宮工作。我們的第一次約會是在2001年9月10日。第二天,我在她身後幾步遠,特勤局的人衝著我們所有人大喊,讓我們衝出白宮前門。因為有一架(不明的)返程飛機。在接下來令人煎熬的數周,艾希莉是布殊總統和這棟大樓里所有人的力量源泉。(註:原文如此)在此後的日子裏,不論是好是壞,她都是一個偉大的妻子,一位鼓舞人心的母親。我每天都為我的家人而感謝上帝。(掌聲)。

明天,我將與參議院的成員會面,這是確認過程的重要一環。我要告訴每一位參議員我尊重憲法。我相信獨立的司法機關是我們憲政共和國的王冠明珠。如果得到參議院的批准,我將在每一個案件中保持開放心態、不抱成見,我將永遠竭力維護美國的憲法和美國的法治。

謝謝你,總統先生。(掌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