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是時候重新認識演員劉嘉玲了

杜可風的鏡頭下,劉嘉玲在昏暗的樓梯口隨着收音機裡帶有噪點的樂聲搖曳身姿,一抬手一轉身間的顧盼生姿,迷呆了坐在對面的張學友。

王家衛導演的《阿飛正傳》里,這幕經典畫面定格下了劉嘉玲飾演的舞女咪咪,在風情萬種間,出於天真的大膽恣意。

剛好趕上最近《阿飛正傳》在 大陸院線的公映,終於能在大銀幕上見證影帝影后的風華正茂了。

影片中的咪咪,是劉嘉玲從影以來最經典的銀幕形象之一。影片上映的次年,她憑藉這個角色拿到了法國南特三大洲電影節最佳女主角。

在大眾眼裡,劉嘉玲現在的身份太多了:女明星、投資高手、慈善家…倒是她從入行第一天就開始干起的演員,成了被人忽視的那個。

前不久的微博電影之夜,劉嘉玲拿獎時說:“其實我是一個偉大的演員。”

劉嘉玲這句話並不是自捧,而是出於一個前提。擔任上影節評委會主席的姜文,在某個場合里講了這麼一句:“每個人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是個偉大的人。”

在劉嘉玲看來,表演是她的本分,這個行當她堅持了30多年。

現在,也是時候過濾掉她周身圍繞的各種光環,重新認識那個作為演員的劉嘉玲了。

說起劉嘉玲,就不能繞過香港電影的黃金時代。人們喜歡追憶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演藝圈,那個時候正值女明星們最富有元氣的最青春的年紀,雖說各有不同的美,但每個都能稱得上芳華絕代。

劉嘉玲是那個時代不可缺少的一筆,她的美是區別於小家碧玉的性感和艷麗,又張揚着一些江湖味和煙火氣。在她塑造的許多經典的銀幕形象中,也多少能看到她本人的影子。

《大內密探零零發》里,劉嘉玲是死心塌地愛着丈夫的嬌妻。和周星馳電影里的美艷女主角不一樣,劉嘉玲演繹的發嫂更居家,她可以在奔忙於日常的柴米油鹽後仍然一臉仰慕地說”老公你是最棒的“,也可以在拳腳相見後裝作一切如常地問”你餓不餓,我煮碗面給你吃”。

“煮麵給你吃”的發嫂,憑着劉嘉玲具有親和力的美,被塑造成了一個安於平淡的普通凡人。而在戲外,劉嘉玲最愛的也是這部電影里的自己,畢竟她和發嫂一樣,在感情中都是更接地氣、更貼近生活,也更包容的一方。

“煮麵”這句經典台詞,到現在已經成了港劇的標配,

《東邪西毒》中,劉嘉玲雖然戲份不多,卻成為她在銀幕上最性感的一瞥。她演繹的烙印在盲劍客心裏的妻子桃花,也是電影里愛與性的象徵。

最經典的一場戲裏,她緊伏在馬背上,周身被斑駁曖昧的水光籠罩着,鏡頭在她腳和腿之間來回遊移。特寫畫面里,她緊繃的身體在與馬光亮皮毛的摩擦中,湧出一股濃烈的情慾。

到了《東成西就》,劉嘉玲搖身反串起了老頑童周伯通。儘管是無厘頭喜劇,可同場的其他女演員,演得都還是大美女的角色,劉嘉玲倒是完全拋開了包袱,敞開大膽地扮丑搞笑。

片中三花聚頂、抱腿自戳的幾幕,劉嘉玲演起來也是沒什麼顧忌,誇張熱烈的表情和肢體,讓人看到了她的喜劇天賦。

後港片時期,劉嘉玲最成功、關注度最高的角色,是徐克導演《狄仁傑》系列裏的武則天,她憑藉第一部《通天帝國》里的表演,拿到了香港金像獎的影后。

徐克認為劉嘉玲在電影里近乎本色出演:“她現實里喝兩杯就成了武則天”。不過徐克也說過,劉嘉玲演武后,早不行、晚不行,現在剛剛好。也許只有時間在劉嘉玲身上沉澱出的成熟和霸氣,才能與這個角色從容威嚴和亦正亦邪,對上味道。

這些風格迥異的形象,投射出劉嘉玲性格中的不同維度,也構成了她作為演員的可塑性。但她的演技,僅憑這幾個角色是無法被涵蓋的。

事實上,從劉嘉玲參演的不少文藝片里,也能挖掘出她的閃光之處。

說起來,劉嘉玲第一個讓人印象比較深刻的銀幕角色,是《說謊的女人》里美艷天真的情婦張嘉樂。

區丁平導演的這部電影,沒怎麼強調張嘉樂身份所涉及的倫理道德,或者她的情感糾葛,反而把這個角色看做普通的現代都市女性,去探究她隱秘細膩的心理狀態和感情需求。

那時二十歲剛出頭的劉嘉玲,還是滿臉的膠原蛋白,影片里的她周旋有婦之夫和情夫之間,性格犀利潑辣,為人愛恨分明。

身為情婦,張嘉樂有着她的身份桎梏,卻不乏可愛耿直的一面。她在眾目睽睽之下能掌摑軟男,機智鑒婊,一副戰鬥力爆表的自信姿態。

張嘉樂的角色,讓劉嘉玲第一次贏得了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的提名。後來她又憑藉《阿飛正傳》《雞鴨戀》里的表現,在1992和1993年連續兩次入圍金像獎女主角的角逐。

劉嘉玲第四次入主金像獎影后的競爭,是因為張之亮的《自梳》。

影片里,劉嘉玲和楊采妮上演了一段斷背之戀。她們演繹了一對在亂世中隨波逐流的底層女人,在經歷過被男性的欺騙背叛,相互扶持、依賴和自救的過程中,萌生了情愫。

劉嘉玲在電影中飾演的妓女玉環,深得男人寵愛,深諳人情世故,表演起來,也多了一些沉穩。

這個角色的個性,很多都藏在從劉嘉玲的舉手投足和顰蹙之間。

電影里有一幕,玉環被丈夫當做生意的籌碼,扔到了軍官家裡,她知道這個消息時,先是情不自禁地哭了起來,大口喘着粗氣,但很快又平復了下來,認命似的轉頭直視着軍官,抬手捋了捋頭髮,表情麻木,眼神里卻還閃着一絲倔強。

她對自身命運的自憐和絕望,不甘與不屈,光這一個鏡頭足夠了。

劉嘉玲在《自梳》中內斂的表演,得益於曾在王家衛電影的演出經歷。她說過,王家衛是第一個讓她開竅的導演,“拍《阿飛正傳》的時候才知道開始用形體語言,才曉得要在電影里生存”,而在這之前,她以為只要把對白念對了就已經很好了。

到了侯孝賢導演的民國題材電影《海上花》,劉嘉玲在影片中再度出演妓女,仍然給她的角色,加入了不少面部和肢體上的小細節。

劉嘉玲飾演的倌人周雙珠經常只作為畫面的背景,坐在幾位老爺身後不起眼的位置。侯孝賢的長鏡頭裡,她那張在陰影里的臉,時不時跟着老爺們陪個笑,一會兒又走起了神,表情既專註又疏離。

當她到了台前說起大段台詞時,講到激動處一抬手一挑眉,自然得好像是家裡親戚嘮家常,只不過換了個時代背景而已。

《海上花》里的人,講的大多是上海話。祖籍江蘇的劉嘉玲,是整部戲中口音最地道的演員,人物神韻也抓得最准。

電影里三個女主角,侯孝賢也給了她們不同的性格和氣質。劉嘉玲演的周雙珠性格圓潤仁厚,處事淡然不驚,同樣通曉人情冷暖。

侯孝賢一直具有這樣的眼力,他總是能揀到最適合角色的演員,電影一拍起來,她們在鏡頭裡演的其實都是自己。

周雙珠身上的特質,也符合人們對劉嘉玲的認識。類似的大氣沉穩的角色,她後來也演了不少:

《無間道2》里為救老公忍辱負重的黑幫大姐大;《好奇心害死貓》里猜忌多疑,設計害死小三的正妻;《讓子彈飛》里為安身立命,甘願委曲求全的縣長夫人,都是成熟精明、熟稔世事的形象。

《讓子彈飛》

2013年,劉嘉玲主演的《過界男女》入圍了戛納電影節的一種關注單元,她在影片里飾演了一個被丈夫拋棄的香港闊太,也憑藉電影獲得了大阪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

這個角色的台詞只有很少一部分,很多時候需要靠內心戲支撐着整體的情緒。劉嘉玲把她當做一直在期待的表演機會,也把自己曾經的經歷,以及身邊朋友的經歷投射到這個女人身上。最終她賦予角色一種接近於真實生活的狀態,用一出出不張揚於表面的隱忍的心理戲,演繹出人物從驕傲到崩潰的過程。

在同輩女演員大多隱退的當下,劉嘉玲依然活躍在公眾的視野中。最近幾年,她在接受採訪時,經常被問到年齡和心態的問題,好像媒體比她更關心年歲可能帶來的各種潛在危機。

也許人們已經習慣性地認為,這個年紀的女演員就只能去演一些媽媽輩的配角。所以說,國內女演員面臨的年齡“歧視”,也多少源於觀眾的選擇和認知。

但劉嘉玲對女演員年齡的偏見,似乎永遠處於一種免疫的狀態,她說:“不要被年齡限制了想像力。”她也切身地進行着不同的嘗試和挑戰。

比如兼顧製片人和主演,在港片《以青春的名義》里親自提攜具備潛力的新人演員;比如去演舞台劇,加盟秦沛、謝君豪參演的懸疑話劇《奪命證人》,換一種方式磨鍊演技;再比如繼續踏踏實實在演戲中尋找突破,她在今年下半年,有《狄仁傑之四大天王》《阿修羅》和《半生緣》三部作品面世,都是類型各異的角色。

《以青春的名義》

其實,劉嘉玲大可選擇去過一種不用那麼拼,看上去更加閑適舒服的生活,畢竟她完全有資格坐享過往歲月和經歷給她優待,如此一來,也不必承擔新失敗和新挫折的風險。

但好像,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我就是不想學別人去隱居,我要跟着我自己的感覺和個性走。”

相反,她希望的是能在有限的時間裏,多去體驗,不要留下太多的遺憾:“一生只是一瞬,我希望,在有限的生命里,讓自己更加的充實和飽滿。”

劉嘉玲似乎也並不害怕失敗,她說“失敗沒問題的”,也參悟出了“人生是有好,也一定是有壞的”這番心態。聽上去很坦蕩,也很勇敢,而這份勇氣,是她早年闖蕩香港時一點一點積累起來的。

劉嘉玲剛去香港時,因為出身 大陸她沒少受到當地人歧視,也沒少吃過苦。

當時香港和大陸社會有着截然不同的環境,劉嘉玲初到香港,常被媒體詬病土氣。不光這點,語言不通的她還要每天苦學粵語,每周三天大聲讀報紙,大聲唱粵語歌。到了第二年,她就能用流利的粵語自如對白了。

劉嘉玲最初到劇組實習的時候,每天睡不到四小時就起來開工,碰到危險的動作戲也都得親身上陣。不過,自稱“很能吃苦”的她,咬牙堅持下來了。

就這樣她從底層的路人演起,到有了台詞,再到成為配角,最終無線還沒畢業就修煉成女主。劉嘉玲說:“和我同年代的女演員,她們從出道就受到極大的保護,而我恰好是被放養的。”

可能是因為這段放養經歷,才塑造了她現在自信強大的性格。

劉嘉玲說,“我是一個非常喜歡冒險和接受新鮮事物的人”,也期待看到,她能繼續藉著這股不甘疲倦的勁頭,孵化出更多有趣優質的作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桃桃淘電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