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都係他麻醉別人 有了咁一次被麻醉的經歷…他的生命從此發生質的飛躍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過去都係他麻醉別人 有了咁一次被麻醉的經歷…他的生命從此發生質的飛躍

他經歷瀕死體驗後,生命發生了質的飛躍。(圖片:facebook/ Saeed David Farman)

這位仁兄叫拉吉夫·帕蒂,係印度裔的麻醉師,多年來聽過不少病人接受手術後經歷瀕臨死亡的體驗,他都選擇一笑置之。有一次自己接受手術,才驚覺“靈魂出竅”……遇上亡父及祖先、反省過去,還去了另外空間,醒來後將其經歷寫成了書。……

好耐以前,香港片有一句廣告詞:生命無Take Two,請小心演繹。大意就係生命沒有第二次機會,請把握好自己的人生。

有位仁兄係印度裔的麻醉師,多年來聽過不少病人接受手術後經歷瀕臨死亡的體驗,他都一笑置之。有一次自己接受手術,才驚覺“靈魂出竅”……遇上亡父及祖先、反省過去,還去了另外空間,醒來後將其經歷寫成了書。

英國《每日郵報》報導了他瀕死遇先人及另外空間生命的啲細節。

拉吉夫·帕蒂(Rajiv Parti)曾經係美國加州貝克斯菲爾德心臟病醫院(Bakersfield Heart Hospital)的首席麻醉師,在25年的事業當中,他聽過不少病人敘講在手術期間經歷瀕死體驗的奇異經歷,但他總把它們當做無稽之談。

帕蒂一家五口幾次從小房換大房,名車換了一輛又一輛,還自己開了診所。除了他安排大兒子追隨自己做醫生的事不順利之外,生活幾乎完美。

2008年,51歲的帕蒂患上前列腺癌,他請了美國最好的前列腺外科醫生之一為他做手術治療,沒想到有事情唔係路,他身上留下了令他極其痛苦的疤痕組織,還有其它副作用。

兩年間,帕蒂接受了5次手術嘗試修復,但都沒起作用,就在第5次手術兩周後,他因感染而昏厥並發高燒,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能得到及時搶救,或許會死於敗血性休克。

帕蒂被妻子送到醫院,醫生馬上為他做手術,他還來不及回答“我準備好了”就已昏睡過去。然後帕蒂就感覺像坐着電梯往上升,慢慢地他意識到自己正在接近天花板,他往下看,醫生在做手術,這時,麻醉師講了一個笑話,大家都笑了,帕蒂也笑了。一會兒他好驚起來,自己在哪兒?他擔心把他搞到天花板的“東西”會讓他掉返去。最終他放鬆下來,驚喜地看着醫生和護士在自己身體上操作。他很疑惑:到底哪個係我?嗰度躺着的嗰個還係這個?我怎麼會同時在兩個地方?

突然,他的視野擴大並發生了轉換,自己還身處手術室,可同時卻又看到身處印度的家人正準備晚飯。

此時帕蒂聽到醫生講∶“這傢伙真係一團糟,他能在這兒真幸運。再給我些藥棉。”

帕蒂那時真係非常好驚:發生了咩事?我的意識會回到自己的軀殼嗎?還係就這樣漫遊?我死了嗎?他感覺就像宇航員脫離了自己的宇航服,然後發現宇航服一開始就沒必要用。

就在帕蒂開始恐慌的時候,他突然眼前一黑,之後場景一轉,他彷彿身處地獄的邊緣,可以聽到痛苦的叫聲,聞到噁心的焚燒煙味,每次他嘗試逃走,一股看不見的力量都將他向前推。有聲音以心靈感應的方式告訴他∶“你過的係物質主義又自私的生活。”他知道講的都係真嘅,自己也感到羞恥。

帕蒂來到地獄邊緣,令他反思自己的人生。他想起曾經有一個患慢性關節炎的婦女到他的診所,她非常疼痛,但這並唔係她哭泣的原因。這位女士想和他談談,告訴他她的丈夫得了肺癌,就要死了,她不知道應該點算。但當時帕蒂只係像個機械人似的給她開了止痛藥和安眠藥,並對她講:我希望能和你談,但係我還有病人在等着呢。就在地獄邊緣,帕蒂意識到自己把自己訓練成了沒感情的人,更糟的係,他只會考慮自己。

聽着下面傳來的尖叫聲,看着翻滾的煙霧,他不禁反省自己的財富係多麼的毫無意義。他羞愧無比,覺得自己改正的機會已經喪失了,隨時會被推入地獄焚燒。但係他不管怎樣還係進行了祈禱。

帕蒂講∶“神啊,給我另一個機會,請給我另一個機會!”此時他最沒料到的人出現在他眼前,係他已故的殘酷專制的父親,儘管樣子比去世時年輕了30歲的,他還係立即認出了自己的父親。父親拉着他的手,像牽着一個小孩一樣把他帶離地獄邊緣。然後用手臂擁着他,安慰他。這係他記憶中父親第一次深情地觸摸他。

帕蒂儘管已經53歲了,還係好驚父親會打他,就像童年時多次經歷的那樣。就在這時,他一次逃學時被父親用板球拍暴打的情形真實回放,而他卻正在從父親的視角看待這一切:父親自己成功的夢想破滅了,打帕蒂係因為不能容忍看到帕蒂浪費生命。他發現父親的思想中沒有恨,只有好驚,父親唯恐他不能好好抓住機會將來上大學。帕蒂終於明白,父親的專制係源於愛。帕蒂看進父親的眼睛裏,堅硬的心被愛融化了。而且帕蒂也第一次感受到,父親從前也飽受祖父虐待。

父親告訴他講∶憤怒,通常不只係單一的事件,係從父親傳給了兒子。假如你懂了,你可以停止它,可以選擇不動怒。單純的愛,就係宇宙間最重要的事。

帕蒂當時就想如果還有機會還生,一定要專註於愛,打破家族的憤怒遺傳鏈。

場景一轉,帕蒂與父親走進隧道,裏面滿係他們的祖先,祖父告訴帕蒂“愛最重要”。之後祖父就與父親雙雙消失。

帕蒂走到隧道半途,人生就如走馬燈般重演,自己一生經歷的事情歷歷在目,細節都看得清清楚楚,從孩童時姐妹給他糖塊,到被母親的愛包融着,等等。並且他再次收到心靈感應傳來的信息:簡單的瞬間係最重要的,所有的瞬間就係記憶和教訓,這一切構成了你。

帕蒂接近隧道終點時,感到了亮過太陽一千倍的光吸引着自己輕飄飄地向光明接近,但他不感到恐懼,然後有兩個發著光、半透明的人形出現,漂浮在他上方,他感到了強大的能量,他被告知,他們係天使聖拉斐爾(St Raphael)和天使聖邁克爾(St Michael)。兩個天使又帶着他去了啲地方,最後進到“光明”中時,帕蒂感到自己被純愛包裹着,他想自己係和宇宙在一起。

天使聖拉斐爾(巴洛克時期西班牙畫家巴托洛梅·埃斯特萬·牟利羅畫作)(圖片:wikimedia commons)

接着帕蒂收到信息:你需要再睇吓你的人生,反思你要做的改變至為重要。並且告訴他,他註定要做一個靈魂治療師,幫助有問題的人,如癮君子、抑鬱及有長期痛症的人。

帕蒂不記得自己和“光明”待了多長時間,只記得出來的時候很快、很突然,他掉進了白霧,感到眼睛刺痛就閉上了眼睛,等他睜開眼睛的時候,他已經在恢復室里了,心臟咚咚跳着,呼吸急促。

這時麻醉師問他:點樣,還好嗎?帕蒂告訴他自己經歷的事,還把他講的笑話一字不落地告訴他,然而他借故離開了。帕蒂還把自己的經歷告訴為他做手術的醫生,最後他也借故走開了。人們對帕蒂敘講親身經歷的反應,與當初其他病人對帕蒂講時帕蒂自己的反應一樣,總可以找出各種理由來解釋一番,或係心裏想“我不聽你胡講了”。

帕蒂康復後,面對同事的不解,辭去了醫院首席麻醉師一職,賣掉所有名車及大宅,搬入只有以前一半大小的房子。而他的所有決定都得到了妻子的支持。他還出版了自己的書《Dying To Wake Up》。他後來也知道了聖拉斐爾係治療師的天使,聖邁克爾係人們的保護者和開門的天使。

帕蒂也認識到他犯了自己父親對待自己的同樣錯誤,把自己的幸福觀強加在了大兒子頭上,因此他鼓勵已經在上醫科三年級的大兒子選擇自己喜歡的事業,從而曾經好驚他的大兒子也和他有了更親密的關係。

帕蒂現在正係在做經歷瀕死體驗時知道註定要做的事,他開闢了新的事業,通過沉思打坐和其他替代方法治癒病人。

過去他讓人們“睡着”,今天他要把他們喚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