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法媒:中國「老大佬」監控的運作方式 北京被劃分成3萬多塊

近年來,中國政府還大量投資人工智能以監視民眾。全中國範圍已安裝了1億7千多萬監測視頻,其中2千萬配備了人臉識別系統。中國政府大肆宣揚,在裝備了監控設備的區域,犯罪率大幅下降。不過報道最後指出:像中國公布的許多統計數字一樣,相關信息不可能得到驗證。

《費加羅報》刊出一篇該報駐京記者的報道,揭示了中國加強部署監控團隊並以人臉識別系統覆蓋全國的做法。該報記者指出:2012年底習近平掌權以來,中共當局不斷加強對社會的監控,利用“群眾”發揮情報員的作用。同時在全國範圍布控包括人臉識別系統在內的監測視頻。報道介紹了各監測團隊的運作模式。以北京為例,中國首都劃分為3萬3千大塊,約有85萬名自願擔任安保工作的志願者,根據官方媒體披露的信息,這些志願者中的一部分人每月可獲得300至500元人民幣的報酬。這些志願者在中共幹部、警員或居委會職員的協助下展開工作,他們的主要任務係識別一切可能威脅當地安全的可疑人員並報警。

《費加羅報》記者指出:在北京,當局的耳目們特別關注來自外地或國外的勞工,他們也分外注意與毒品、賣淫或非法宗教活動有關的各種跡象。不過,他們還有一個協調社會事務的使命如:解決鄰里糾紛、關注公共服務設施的正常運營,注意係否有漏水或亂扔垃圾現象、火災風險以及紅白喜事等等。

《費加羅報》引述中國政治學家Chen Daoyin的觀點解讀了中國政府的做法指出:隨着經濟的開放,過去的設備已不再有效,中國共產黨打算重新創立一套系統,監控居民的行動。報道指出:政府當局擔心社會動亂,因此而對潛在的異見人士實行監控,將各種危險扼殺在萌芽中。對政府而言,這套受到毛澤東關於“動員廣大群眾”理論啟發的行動十分可貴。曾在突發事件中起到國重要的作用,例如在新疆或西藏問題中。

《費加羅報》報道指出:實際上,中國對民眾的監控做法由來已久。早在宋朝時期就已建立了一套系統,至18世紀清朝時期得到普及。後來,到了毛澤東時代,中國的工人及職員則受到各自工作單位的監管。與此同時,出現了家屬委員會。

近年來,中國政府還大量投資人工智能以監視民眾。全中國範圍已安裝了1億7千多萬監測視頻,其中2千萬配備了人臉識別系統。中國政府大肆宣揚,在裝備了監控設備的區域,犯罪率大幅下降。不過報道最後指出:像中國公布的許多統計數字一樣,相關信息不可能得到驗證。

另外,《回聲報》今天在不同版頁刊出多篇與中國話題相關的報道。首先,該報披露了馬來西亞前總理納吉布涉嫌該國國營基金一馬來西亞發展公司(IMDB)貪腐事件影響到中國的消息。報道指出:當地政府剛剛做出決定:凍結中國投資的220億美元。吉隆坡質疑一家中國銀行在掩蓋犯罪規模過程中所起作用。

《回聲報》還在另外兩篇報道中刊出分析文章,闡述了中國夢的興起及美國夢衰落的觀點,並對中國如何在世貿組織問題上欺騙了美國和歐洲進行了分析。報道指出:2001年,美國與歐洲紛紛天真地認為,中國打算走向市場經濟並將遵守世貿組織規則。然而,近20年後的今天,他們發現受了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法廣RFI流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