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泰國遊船傾覆 「身邊漂着屍體 我從他們背包拿水喝」

7月5日,兩艘載有127名中國大陸遊客的船隻突遇特大暴風雨發生傾覆。據最新通報,中國大陸遊客共有78人獲救、16人遇難、33人仍失聯,搜救工作仍在進行之中。

7月7日,一位事發後落水,在海面漂浮一夜終獲救的中國大陸遊客譚昕妍回憶,原本自己被困在船艙內,已放棄掙扎,後幸運地被海水從艙內卷出。當晚一直努力游向岸邊,但當時風很大,始終不能上岸。實在沒力氣就喝口海水告訴自己再堅持一下,直到第二天上午十點多看到有船隻過來。

“當時海水已經沒過頭頂”

新京報:事發當時你都看到了什麼?

譚昕妍:當時風颳得特別厲害,船一直在往左邊傾斜。我和同伴在船艙里,可以看到水位都漫到玻璃上了,這也是當時我們為什麼選擇不出船艙,出去的話特別不方便。直到外面很大聲的呼喊我們的時候,正準備出去,那個玻璃就碎了。

我們視頻:你是怎麼從船艙里逃出來的?

譚昕妍:船往左傾,我在另一側。水進來之後,我嘗試用頭去撞另一側玻璃,但是沒成功。感覺自己快死了,就不掙扎了,當時海水已經沒過頭頂了。幸運的是,我後來從被拍碎的破窗戶里,被海水卷出來了。

我們視頻:海面上當時是什麼樣的情況?

譚昕妍:因為嗆了一段時間的水,當時我在很用力地呼吸。一開始能看到很多人,有在我附近的,也有在遠處的。感覺周圍有東西,就立刻抓住。記得當時我有抓住兩個人,兩個男的,一個三四十歲,一個五六十歲。能聽到他們一直在那裡喘氣,然後過了一會就沒聲了。再到後面我也不知道自己漂到哪裡去了,就可能看到人家的包之類的,是從我面前漂過去。

我們視頻:原本和你在一起的同伴呢?

譚昕妍:昨天(6日)晚上,獲救之後潛水教練告訴我她遇難了。其實當時我不是很擔心她,因為她沒有像我那樣放棄掙扎。出事的時候,教練在下面組織救人,我還以為她已經跟教練一起,想着她怎麼還不來救我。也是後來才知道她沒有從哪個窗口逃出去。

“感覺把這輩子的泳都游完了”

我們視頻:在海面漂浮着能辨別出方向嗎?

譚昕妍:後來我就漂到了一片不知名的海域,能看到小島,想自己游上岸。但是當時風很大,每一次離那個小島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就會被那個海浪給沖回來,然後就一直在海面上毫無目的在那兒游。但是不管我游多久,永遠就只能看到小島的三分之一,當時心裏就真的只能求菩薩了。

我們視頻:當時身體狀況如何?

譚昕妍:還好,也不會覺得餓,就是會有一點害怕。每次覺得自己可能真的活不下去了,就會想到爸爸媽媽,他們肯定會特別傷心,就是靠這一點堅持下去的。然後就是一直在游泳,如果實在沒體力就喝一口海水堅持。覺得過了好久,發現身邊有個女孩,她有一個背包。當時人已經沒有呼吸了,她包里有瓶水,就喝了一點點。

我們視頻:天黑下來之後害怕嗎?

譚昕妍:害怕。不過我就告訴自己,一定不能睡覺,因為如果睡覺的話,可能嗆了水就死了。還好也不會很困,就是有時候划了一會有點累,就漂浮一下。盡量朝着有燈光的地方游。

我們視頻:現在身體好些了嗎?

譚昕妍:還好。就是感覺把這輩子的泳都游完了,再也不想參加這些極限運動了,比如說浮潛、深潛這些。以前覺得這些挺好玩的,但是見過死亡之後才知道生命原來這麼渺小。那時候在海里還想,如果這次得救了以後,對爸爸媽媽一定要好一點,然後多孝順他們,愛惜自己的生命。

遇難者手機里的數十條家人信息和未接電話

當地時間7日14時許,救援人員發現一具女性遇難者遺體,身上掛了一個裝在防水袋裡的手機沒有受損,上面還有數十條家人的信息和未接電話。

當地時間7日上午9時許,新京報記者隨泰國當地救援隊出海。當地時間14時許,一具成年女性遇難者遺體被打撈皮筏艇轉移到運輸遺體的軍艦上。記者看到,這名遇難者脖子上用細繩掛了一個手機,手機裝在橙色防水袋裡。

隨後,泰方救援人員按亮手機屏幕,首頁顯示了數十條信息和未接電話。於是讓懂中文的翻譯嘗試根據來電回撥過去,但因手機有密碼無法解鎖,後又裝回防水袋,跟隨該遇難者一起裝入屍袋,因長期泡水面目變形,暫無法辨認該遇難者身份。

現場照片可看到,屏幕顯示時間為7月7日14時34分,下面有數條“王京某”的微信消息,以及數十條未接來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河南都市頻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