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家屬感恩之行——709三周年探望江天勇律師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709家屬感恩之行——709三周年探望江天勇律師

我們站在台階上不動,等着他們動手。但係他們也不動,四周的警察就係盯着我們。我們試探着下台階,走到路邊,趕快拉揸车門鑽進去,我們才鬆了一口氣。我們看嗰啲警察和便衣,他們好像也鬆了一口氣,散開了。三個家庭主婦來到監獄想給「罪犯」江天勇存錢,竟然被搶手機,被這些警察護衛,看起來江天勇的能量讓監獄的管理者膽戰心驚啊!

到監獄探望江天勇律師,係我們此次感恩之行的最後一站。

這三年來,許許多多的人讓我們心懷感激。這次受行程所限,探訪的係曾幫助過我們現身陷囹圄的律師。感恩會在我們的生活中持續落去。

2018年7月5日上午10點半,我們來到了位於新鄉的河南省第二監獄。從大門的鐵柵欄望進去,就看見了裏面的緊閉高聳的大鐵門。想到江律師失去自由被關在裏面,又聽講他被強迫服藥記憶力衰退,又係帶着手銬腳鐐會見老父親。他一定受了很多罪,我們的心裏難受起來。

回想起2016年11月21日上午,我們幾個朋友在咖啡館等他。約好的見面時間過去了一个钟,他的手機還係打不通。大家心裏又緊張,口頭上又互相安慰,幻想着係他睡過頭了?

那一天,係極其難熬的一天。直到第二天確認,江律師被失蹤了。

王峭嶺記得709中李和平被帶走之後,江律一直催她寫東西,催她開始為丈夫呼籲。她顧慮重重,寫了,修改了,就係不肯發。因為她知道一旦發出去,生活就會跟過去完全不一樣了。江律師知道她的顧慮後,尖銳的對她講:你的生活已經不一樣了!除非李和平回家。你現在做的,就係幫李和平回家!

江律師的“生活已經不一樣了!”刺激着王峭嶺,也敲醒了她。“我的丈夫李和平之一”,就係她在跟江律師對完話之後,痛下了決心,手顫抖着,點的發送鍵。

王峭嶺講,很多時候,江律師如果講:好,這事情係你的事情。你做決定,慢慢考慮吧。無論怎樣,我都支持。如果他這樣講,會讓人心裏舒服。但係,於營救丈夫無益處。所以他始終在我們身邊,不怕拒絕、不斷遊說,讓我們做了很多我們本來不敢做的事。

三年來的經驗證明,只有家屬堅定地站在最前面,律師更有空間有所作為。而家屬只要在法律的框架裏面,係可以依法維權的。

很多家屬不擅長寫文章,但係他會一遍遍催促,一遍遍講寫文章對營救丈夫的幫助。有的家屬因為被國保嚇唬,不敢跟律師同行接觸,江律就和別的律師一起挨家挨戶的探望。有的家屬很好驚,很冷淡,江律師絲毫不在意。

我們記得第一次上門看珊珊時,係709發生了五個月的時候。同行的還有幾位律師。到了珊珊家,看見她挺着大肚子,我們才知道,謝燕益被抓的第二天,珊珊才確定自己懷孕了。珊珊一講嘢,眼淚唰地流了下來......

那天之後,江律用拜託商量的語氣跟王峭嶺講:珊珊這個情況,唔係要做咩事的時候,而係要從抑鬱的裏面走出來。否則對胎兒不好。請你跟別的家屬一起,多來探望她吧。我們明白,律師都係男性,實在不方便頻繁去拜訪家屬。後來,峭嶺、文足、桂秋、麗麗包括舒向新律師的太太,都去過珊珊家探望她。

現在看來,江律師做的好像都唔係大事。連他被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這個罪名成立時,檢方提供的證據都係:他幫家屬修改文章。

他推動和鼓勵着家屬們,站出來為自己的親人呼籲。

家屬們現在都還係安全的,但係他卻因幫助709家屬而判刑。

我們已經走進了會見服務中心。進門的右手邊有張桌子,桌子上放了個牌子:會見身份初審。桌子後面坐着個中年警察,用保溫杯慢悠悠地倒着茶水。峭嶺講我有個朋友被關在呢度,我諗看望他。這個中年警察張口就講:朋友不行!他伸出右手往背後一指:自己看。

我們做為江律師的朋友,係不被允許會見、存錢存物的。這就係河南省第二監獄監獄的規定。

我們無可奈何,但係還係嘰嘰喳喳的講了一會兒,好像出氣似的。

當我們走出會見服務中心時,突然發現和進來時不一樣了。看見門外左右兩邊各站了四個制服警察,身上別著執法儀。還有四個滿臉橫肉的男人,假裝聊天,不時地瞄我們。我們被他們圍在當中。

我們有點緊張了,趕快把進門之前便衣搶手機的事也一起發給朋友了。

服務中心的警察也都站在玻璃門旁邊,從裡邊盯着我們。

我們站在台階上不動,等着他們動手。但係他們也不動,四周的警察就係盯着我們。我們試探着下台階,走到路邊,趕快拉揸车門鑽進去,我們才鬆了一口氣。我們看嗰啲警察和便衣,他們好像也鬆了一口氣,散開了。

三個家庭主婦來到監獄想給“罪犯”江天勇存錢,竟然被搶手機,被這些警察護衛,看起來江天勇的能量讓監獄的管理者膽戰心驚啊!

江律師,務必保重身體,一定要活着走出監獄啊!

李文足

王峭嶺

劉二敏

2018年7月5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