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王健死前異象環生 他得到足夠暗示後選擇自殺?

海航董事長王健5日在法國意外身亡,引發全球矚目。時事評論員橫河分析認為,王健在得到足夠的暗示之後,選擇了自殺。事實上,在王健身亡前諸多跡象顯示他正在承受巨大的壓力。

海航集團(簡稱,海航)7月6日公告,該集團董事局5日選舉陳峰兼任集團董事局董事長。海航集團前董事長王健於3日在法國普羅旺斯的Bonnieux遊覽時墜亡,終年57歲。

在海航管理團隊中用“M”(Manager的縮寫)後綴的數字劃分等級。王健位居M15,這一級別僅他一人,在他之上,只有M16的陳峰。在他們之下,只有董事局副主席譚向東,是M12。

在海航內部,陳峰對王健是直呼其名,叫“王健同志”。而王健叫陳峰“陳總”。

據報導,王健是在法國博尼約村的最高處小教堂附近爬牆時跌落的。圖為博尼約村的遠景

海航董事長王健7月3日在法國南方風景勝地離奇墜亡引發的猜疑不斷,生前最後專訪王健的中國經濟周刊周四披露了至今仍未發表的內容,報道形容王健受訪時“笑容難掩焦慮”,“深切不安”,甚至反問媒體:“有人害你搶你,你給不給?”。

王健提高了音量說:“做企業很難,好也不行,壞也不行。好,有人來搶你,壞,有人害你。如果別有用心的人來害你、搶你。你給不給?你告訴我怎麼辦?”

圖為谷歌衛星圖顯示博尼約村頂小教堂,王健在此意外身亡。(Google Map)

從博尼約村警察局到事發現場僅距離約1.7公里。(Google Map)

外界紛傳海航發家與王岐山關係密切的問題也被認為是海航被捲入權斗的一種表現,對此,王健也斷然回應:“如果說攀附任何一個權貴,海航也不可能活到今天。你看那些攀附權貴的企業,有活着的嗎?不可能!”

法國電台Francebleu7月3日報導提到,當地警察對陪同王建的人員以中文進行錄口供,由王健的隨行翻譯人員做翻譯,並還提到王健的太太於7月4日趕到當地。

時事評論員陳破空6日在美國之音分析,黨認為它要抓住一切,包括抓住經濟命脈。這樣的大背景下海航這樣的公司難逃被黨抓住的命運,當年你們也是通過90年代的朱鎔基改制,國營變私營,你們都撈的盆滿缽滿,那麼今天對不起,黨要收回來了。

收歸黨有的過程中,王健的壓力就來自這裡,最後不管是他主動選擇還是被動選擇,還是意外也好,反正這件事有這麼個大背景。

北京日報曾指出,事發前一個月,王健曾向朋友透露,自己家族有心臟病史,近日壓力很大,心臟不太舒服,血壓也不穩定,之前曾動一次心臟手術。

外媒稱海航董事局主席陳峰5月30日突然暴斃。隨後該消息在網上流傳。(網頁截圖)

5月31日,西班牙媒體《西班牙機密報》(El Confidencial)報導說,海航創辦人之一陳峰5月30日突然暴斃,但當天海航集團就闢謠說:“有關公司董事局主席陳峰去世的媒體報導完全是錯誤的。”

沒想到一個月後,走的是海航另一位創始人王健。

以上幾件事都發生在王健死亡之前。橫河在6日的美國之音政論節目中表示,王健在得到足夠的暗示之後,選擇了自殺,也不排除別人給了他葯,讓他興奮了翻牆。各種各樣的說法都可以理解,但和習近平整頓這個大背景有關。

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在水一方”表示,海航深陷債務泥潭,之前正在大規模出售資產償債,工作壓力大。從王健死前接受採訪時的談話看,他心情極度低落,對他的財產深感擔憂。他有家族心臟病史,還剛動過心臟手術,這種身體條件,還要助跑上牆,更顯的不尋常。牆距報道是1.2米高,另一面是有10多米,因為危險,一般人都不會爬到牆上去。他還要助跑上牆,更像是不打算活了。如今他死了,他的股份就都歸詭異的、新成立的、在美國的慈航基金會了。

橫河表示,近年來海航對外收購的大手筆引起很大關注,又在政治漩渦中,和幾家大民營企業相比,海航是非常特殊的一個公司,是關注的焦點。

在這個關鍵時刻,王健死了,人們很難相信這是自然死亡。另外,理由也很可疑,聽說是為了拍照,一個57歲的人還助跑、跳牆,這也很可疑。

2017年6月,海航、萬達、安邦、復星四家民營公司涉嫌轉移資產到海外而被中共點名,隨後大陸銀行奉命掐斷了對這幾家公司的貸款。隨後海航、萬達等均開始大肆甩賣海外資產,尤其今年海航加快了甩賣資產海外的腳步。

橫河表示,把中共作為一個有生命的活體來看,他是不能允許各個權貴集團不斷分贓,把資金捲走,導致中共本身造成經濟危機。就是說國家可以發生經濟危機,全民可以經濟危機,但是中共本身不能。

如果到了這一步,他也會採取一定措施的。對於這些公司的整頓,就是中共以某種方式來自保。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