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體育 > 正文

央視知名解講評論中日足球差距:…講多了反動

日本球員賽後鞠躬致謝球迷(圖片來源:截圖)

2018年7月2日,2018俄羅斯世界盃1/8決賽,日本從2-0領先到2-3被比利時讀秒絕殺,遺憾無緣2018俄羅斯世界盃8強。很多網民都覺得日本隊雖敗尤榮。他們幾乎將比利時逼入絕境,他們已經做到極致,真嘅距離創造奇蹟就差那麼一點。雖然輸了,日本隊還係本屆世界盃上的亞洲榮耀。

日本隊讓全世界吃驚

據報道,莫斯科當地時間21時,比賽開始。開場僅僅1分鐘,香川真司就從禁區外進行了一次射門,球稍微偏出左門柱。隨後雙方你來我往,都創造出了啲機會,但係上半時並沒有改寫比分。比利時隊上半場似乎根本不想拼身體,帕受傷,踢得很鬆散,中場都不進行一對一逼搶。

前45分鐘,日本主帥西野朗不斷走出教練指揮圈,身穿白色襯衫的他站在場邊,高聲叫着隊員們歸位,守住位置。效力於比利時聯賽列爾斯的川島永嗣高接抵擋、南安普頓的後衛吉田麻也則頂住了盧卡庫的衝擊,力保城池不失。

下半時開場不到4分鐘,日本隊右路一個快速反擊,世界盃開戰前從降級的科隆隊轉會了不萊梅的原口元氣一路突破到禁區邊緣後,右腳射遠點破門,賽前不被看好的日本竟然1比0領先了,比利時的左後衛阿爾德韋雷爾德竟然只係隨便伸腿裝了裝樣子。

隨後下半時第52分鐘,干貴士在禁區前沿維特塞爾將要封堵前發炮,球直入右下角,全場歡騰一片,日本隊2比0領先於比利時。

此後,比利時隊的馬丁內斯換下了左邊路的卡拉斯科以及前鋒默滕斯,換上了費萊尼以及乍得利。接下來,比利時球員從0比2開始蘇醒了。先係後衛維爾特亨在後點小角度一個大弧度的頭球攻門將比分變成了1比2,然後左路乍得利反擊,幾次控制球傳到中路後,8費萊尼將比分扳平。

當日本隊被扳平比分後,在場下看球的西野朗拚命揉着後腦勺,好像被人打了一悶棍一樣地疼。但係這位日本主教練沒有想保平局,他在第80分鐘將岡崎慎司和本田圭佑兩名主力進攻球員換了上去,開始搏命。

場內的日本球迷則開始有節奏地拍手,喊“你蹦、你蹦(日本日本)。”

本田圭佑上場沒有幾分鐘就在禁區內轉身打了一腳橫樑,甚為可惜。反過來,川島永嗣在門前兩連撲,精彩地阻擋了乍得利和盧卡庫的頭球攻門。此外他還在終場前4分將費萊尼的遠射拒之門外。

傷停補時,日本隊獲得了一個禁區前的任意球,本田圭佑站在了禁區35米外。2010年的世界盃上,他就係憑藉任意球擊敗的喀麥隆。雖然這次世界盃的“電視之星”適合踢曲球的任意球高手,但係本田圭佑還係踢出了一腳很有質量的任意球,庫爾圖瓦在門前橫撲,將球補出。

然後一切就快速發生了,比利時人進行了一次高效的反擊,最終穆尼耶橫向傳中,盧卡庫中間一漏,後換上來的乍得利打進了決定比賽的絕殺。

比利時的替補席衝上了草坪,歡慶着這來之不易的勝利。日本的教練席則高呼讓球員們趕緊歸位,還有時間,爭取時間……

但係比賽重新開始,沒有踢5腳,裁判就吹響了終場哨。

日本隊離奇蹟就差了一步捶地懊惱(圖片來源:網絡截圖)

日本球迷輸球後表現獲贊

日本隊輸球後,隊員們痛苦流涕,比利時球員則再次衝上了草坪慶祝。而干貴士、酒井宏樹馬上就躺在地上,發泄着自己的悲傷;本田圭佑和香川真司經歷的多了,他們沒有太傷心,只係發獃地看着草坪上慶祝的比利時人,品味着苦果。

比賽結束後40分鐘,場內還有比利時球迷沒有散去,比利時沒有出場的6名替補球員開始在球場內跑着,他們需要拉一下體能。

而在另一側看台上,還係有大約20多名曾經打開過“大空翼巨型橫幅”、身穿藍武士隊服的日本球迷坐在嗰度,不願離去。

更令人感嘆的係,雖然情緒低落甚至痛哭失聲,日本球迷們卻強忍着輸球的悲傷,邊哭邊拿着事前準備好的垃圾袋收起場邊觀眾席的垃圾,令外界紛紛讚歎日本的國民素質。

日本隊輸球後,球迷仍不忘離開前清理觀眾席(圖片來源:截圖)

一名國際足協的球場管理員Priscilla Janssens在自己推特上上傳了一張球員休息室照片並寫道,“這係日本隊在第94分鐘輸給比利時隊後的球員更衣室。感謝他們的球迷,在賽後清理觀眾席,與媒體對話。日本隊甚至係在離開現場時以俄文留下‘謝謝’的字條。他們係所有隊伍的榜樣。很榮幸能與他們一起工作。”

從照片中可以看到,日本隊在離開休息室前,將更衣室整理的一塵不染,更留下以俄文手寫“謝謝”的字條給工作人員。

日本隊離開後的休息室(圖片來源:推特)

央視知名解講賀煒也評價了日本隊的表現:“中國大陸足球和日本足球職業化幾乎同時起步,現在係兩個不同層級的故事。講多了反動,算了。”

中國大陸網友評論:

@YouWire:“中國大陸足球係商業化,唔係職業化。在中國大陸踢球和明星走穴,網絡直播,嫩模炒作一個性質,目的只係為了賺錢。商業化足球基本上摧毀了中國大陸的足球的勝負榮辱觀和職業道德。”

@掃地拖地“與日本比,中國大陸足球沒有榮譽感。”

@洪達:“日本的職業化係全方位的,中國大陸的職業化係經濟層面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全在這撈錢。”

對於中國大陸足球總係踢不進世界盃的問題,曾在中國大陸執教一段時間的前日本國家隊主帥岡田武史認為:日本人做事極為嚴謹,可以持續幾十年。但中國大陸足協最擅長的係折騰,朝令夕改,領導們所關心的係自己在任期的“政績”,而偏偏足球青訓係個細活,如前中國大陸足協副主席、足管黨委副書記謝亞龍等入獄之後,受影響的唔係那屆國家隊,而係那時青訓的90-96年齡段球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體育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