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吉大李曉教授犀利演講:中美之爭關鍵在於誰輸得起

中國連雲港的大量鋼管

日前,吉林大學經濟學院、金融學院院長李曉教授在2018年畢業典禮上演講的文字在網上熱傳。他認為大國之爭關鍵在於誰輸得起,中國已經到了一個新的危險時刻。

李曉認為,在中美貿易爭端中,中方要與美方進行同額度回擊,在理論與實踐上都不現實的。他說,按美方數據,去年,中國從美國的進口額為1300億美元,出口額為5000億美元。在中國動用了500億後,還剩800億,美國追加2000億,中國就跟不上了。

李曉表示沒有對美貿易順差,中方經常項目順差將會大大縮小。按美國商務部統計,美國對華貿易逆差從1985年開始的6億美元增加到2017年的3752億美元,創歷史新高。這期間美對華貿易逆差總額達到4.7萬億美元。而去年,美國對華貿易逆差佔到了整個美國對外貿易逆差的將近一半。從中國來看,對美國的順差從2010-2018年,平均超過78%,有四年超過80%,一年超過130%。

他表示,“中興事件”顯示出中國同美國之間巨大的技術差距以及對美國核心技術的嚴重依賴。

在農業方面,中國對美國農產品的依賴嚴重。2017年,中國自產大豆1400萬噸,總進口9554萬噸。大豆生產非常耗費土地,產一噸大豆平均需要8畝土地。如果進口大豆都自種,要消耗7.6億畝土地,而中國農業耕地紅線是21億畝,不可能拿出30%土地種大豆。植物蛋白對人民的生活品質又不可或缺,同時豆餅豆渣等可以保障畜牧業發展。有人建議轉從巴西進口,問題是,全球大豆生產的相當大部分被幾家美國公司控制着。巴西大豆從生產、運營到銷售幾乎都是美國公司控制的。

李曉認為更為本質性的,是中方對“美元體系”的依賴。總體來看,現今的“美元體系”主要靠三個機制來運行:

“一個是商品美元還流機制。中國、日本、德國等“貿易國家”向美國出口賺取美元以後,還要將其中相當大部分借給美國。美元是世界清算貨幣、結算貨幣和主要的資本市場交易貨幣,如果不借給它,美國需要自己滿足基礎貨幣發行的話,它就會印鈔,有可能引發美元貶值。這意味一方面,我們本身擁有的美元儲備縮水,這是我們不願意看到的,另一方面美元貶值意味着我們本幣升值,對出口非常不利。所以,作為“貿易國家”的悲劇就在於,我們需要被動地維持美元匯率的穩定,盡量不讓美元貶值。也就是說,世界上最大的債權國要維持世界上最大的債務國的貨幣穩定,這是商品美元還流機制迫使我們承擔的被動責任,也是我們大量購買美國國債、公司債的原因。”

第二個機制是石油交易的美元計價機制。石油是工業的血液,美國聯合沙特等國建立了石油交易的美元計價機制。這就意味着其它國家若要進口石油必須用美元支付,因而就必須儲備美元。

第三個是美國對外債務的本幣計價機制。美國80%以上的對外債務是以自己可以印刷的美元計價的。但現實中美聯儲、財政部格外慎重的,輕易不會亂來。事實上,美國在2008年危機之後已經搞了四次量化寬鬆,釋放出大量流動性。

正是由於中國處在“美元體系”當中,不僅使得中國擁有大量的美國國債,而且基礎貨幣發行也對其產生嚴重依賴。

李曉表示,“坦率地說,近十年來,中國M2(貨幣供應量)的發行量幾乎是世界第一。我們的M2對GDP之比為2.1:1,而美國為0.9:1。發了這麼多貨幣,為什麼大家感覺不到呢?有很多原因,但有兩個原因最為重要。一是我們的基礎貨幣發行很大程度是用外匯占款來實現的。也就是央行收購企業和公司個人手中的美元,按照市場匯率再釋放出人民幣,通過這種方式把流動性釋放出來。外匯占款佔到央行釋放流動性的比例最高時達到80%以上,目前也在60%到左右。也就是說,美元儲備是人民幣發行的重要的信用基礎,這在很大程度上確保了人民幣匯率的穩定。當然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房地產擴張,使得央行釋放出來的相當大一部分流動性被房地產套住了。”

李曉說,貿易戰果真打下去,接下來的影響就會涉及到貨幣金融領域。就近幾年外匯增長狀況來看,2016年在投資領域的外匯凈收益是負440多億美元。2017年加強了外匯管制,恢復到近130億美元正值。但是今年1-5月,在投資領域中的外匯收入不足50億美元。在貿易領域的數據就更難看了。去年上半年全口徑貿易順差尚有540億美元左右,但截止到今年五月全口徑的貿易逆差將近250億美元。

李曉認為,對一般國家而言,貿易戰在經濟學上一定是雙輸的。但是對於大國而言,關鍵在於誰輸得起。國際政治競爭不是“正和遊戲”,而是“零和遊戲”。

6月11日,美國通訊委員會廢止了2015年奧巴馬政府時期制定的網絡中立法案。互聯網思維、原創技術與技術服務,所有這一切都以美國為核心。

這意味着互聯網服務提供商可以在提前告知消費者的情況下,屏蔽這些網站或者降低這些網站的訪問速度,也就是斷網。如果一旦對中國採取這種措施,銀行、交通、商業、郵電等系統可能會癱瘓。最近有一則報道,美國網絡軍已經得到國會授權,可以對網絡攻擊和盜取美國知識產權行為作出攻擊,鎖定地址後利用美國的網絡特權,即根服務器關閉攻擊者網站。現在全球的根服務器有13個,其中一個主根服務器和9個輔根服務器在美國,其餘的3個分別在瑞典、荷蘭和日本。

在G7首腦會議上川普(特朗普)提出G7國家經濟一體化,主張七個發達國家相互之間實現零關稅、零補貼、零壁壘。李曉提醒說,千萬不要以為川普對歐盟、日本和其它發達國家的貿易保護主義行為將會促使這些國家同北京堅定地站在一起,抵制美國的逆全球化行動。事實上,這些國家在知識產權問題、強制性技術轉讓、企業併購等方面對中方的指責,和美方立場完全一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