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上報主筆室:習近平的老祖宗留下什麼

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後來看,被划出去的「老祖宗」土地也從來不少,舉其犖犖大者,諸如1962年《中朝邊界協議》,將長白山53%領土主動送給朝鮮;1999年《中國和越南陸地邊界條約》,把中越戰爭中灑滿中國士兵鮮血的雲南老山和廣西法卡山劃歸越南;1991年的《五一六協定》,中國更是放棄自元帝國所有的外興安嶺以北,烏蘇里江以東,庫頁島,共150萬平方公里,原來這些都是「別人的東西」?

1962年《中朝邊界協議》,中國將長白山53%領土主動送給朝鮮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會見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時表示,在涉及主權和領土完整問題上,中國的態度堅定明確,“老祖宗留下來的領土,一寸也不能丟,別人的東西我們一分一毫也不要。”這句話聽起來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公道,不過問題當然在什麼是“老祖宗留下來的領土”?又何謂“別人的東西”?台灣西藏新疆是嗎?南海是嗎?關於這個大哉問,最近出版的一本新書《殖民之後——台灣困境“中國”霸權與全球化》(衛城出版),對於後殖民主義世界與中國概念的拆解,極適合回應上述的問題。

這本書由甫過世的土耳其裔的美國杜克大學歷史學博士德里克(Arif Dirlik)所著,他在書中對於“中國”概念的形成有諸多精彩的論證,書中提到:

“‘中國’為一虛構概念且是來自西方的發明,這看法明顯抵觸具實證傾向的民族主義史學主張,後者會不顧真實時空脈絡,硬將‘中國’的起源推溯至有人類在該地區居住之始,並主張該地區的疆域與歷史皆為‘中國’所有。………即便我們認為‘中國’的歷史前身似乎可以包容‘中國’這個詞的近代意涵,也不代表這個意涵在過去都通用,更沒有代代相傳而成為某種政治或意識形態傳統,甚或是民眾政治意識中的一部分。”

“傑出的客家學者兼外交家黃遵憲則寫道,‘考地球各國,若英吉利、若法蘭西,皆有全國總名,獨中國無之。’20年後(1900年),梁啟超更說,‘吾中國有最可怪者一事,則以數百兆人立國於世界者數千年,而至今無一國名也。’‘中國’不是這個國家的名字,這個國家尚待命名。”

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就在梁啟超說完這話後十年,“中國”就成為這個國家的國名,把這個地區不斷變異的多國、多中心體系的政治體制整並在所謂“中華五千年歷史”里,不僅可以用這“五千年歷史”對外攻略,也可以此壓抑任何地方的分離主義,成為習近平所言:“老祖宗留下來的領土,一寸也不能丟”的基礎。

不過,所謂“老祖宗留下來的領土”究竟是哪個老祖宗呢?我們現在所認識的中國,其實是元明清三個王朝對外侵略與整並出來的結果,在這之前的一千五百年,中國相繼出現二十多個分裂政體,即便是元明清三朝也各有不同的版圖領域,其中面積最小的明朝,根據柏楊在《中國人史綱》里提出的:“中國版圖到明朝的時候,跟紀元前二世紀秦王朝大小一樣,比現在的版圖,要小一半。”忽略漢人建立的明帝國,卻以外族滿人建立的清帝國視為“老祖宗土地”,其根據何在?

即便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後來看,被划出去的“老祖宗”土地也從來不少,舉其犖犖大者,諸如1962年《中朝邊界協議》,將長白山53%領土主動送給朝鮮;1999年《中國和越南陸地邊界條約》,把中越戰爭中灑滿中國士兵鮮血的雲南老山和廣西法卡山劃歸越南;1991年的《五一六協定》,中國更是放棄自元帝國所有的外興安嶺以北,烏蘇里江以東,庫頁島,共150萬平方公里,原來這些都是“別人的東西”?

回到被中華人民共和國視為“核心利益”的台灣。可能也被習近平視為“老祖宗”的大清帝國雍正皇帝就曾在1723年說過:“台灣地方,自古不屬中國,我皇考聖略神威,取入版圖。”即便以大清統治台灣的212年計,同時期大英帝國也統攝了美國、加拿大、澳洲,英國可以此聲稱擁有三地的主權嗎?若以現今2300萬台灣人多為華人來主張台灣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亦同樣荒謬,中國會認為同樣華人居多數的新加坡也是他們的嗎?迄今有九成藏人的西藏又如何是中國領土?更何況,這個把習近平思想寫入憲法的共產黨政權,未曾有一時一日統治過台灣。

德里克把這種伴隨着記憶與遺忘的發明民族國家過程稱之為“命名的政治”,他更引用哥倫比亞大學歷史系教授單國鉞的說法,提醒外界不要把中國的“中國特質”視為理所當然,還要問“中”與“國”是如何及何時變成“中國”的?這些歷史學家的苦心孤詣其實只是在提醒人類不要犯錯,“民族國家不是以順應道統或天意為其正當性主張的根基,而是以組成國家的人民之意志為其正當性來源。人民不再只是臣民,而是‘國民’。”

這個說法,如果要從中國的老祖宗找智慧,只有孟子所言的:“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與之稍稍接近。明白了這些道理,誰是誰的老祖宗,老祖宗又留下了哪些土地給你,又有什麼重要性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