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面對的雙重陷阱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中國經濟面對的雙重陷阱

中國經濟自貿易戰陰霾密布後壞消息一浪接一浪,先係出入口數據比預期差勁,接着係大陸股市快速轉勢下跌,上證指數從3200點不到兩星期就跌至2800點左右的水平。最矚目的係人民幣不斷轉弱,兌美元從6.5水平來個八連跌後已跌近6.7這個近期低位,還有可能跌至7算水平。人民幣不斷下跌既反映資金可能外流,也會對倚賴出入口的中小企造成壓力,因為這意味匯兌損失加大,出口收入下降,入口成本上升,原已資金緊絀的企業不易熬得過去。

美冀遏中國高新科技發展

正由於中國經濟前景轉壞,向來一面倒吹捧大陸經濟的分析員與投行也開始轉口風,有的更指中國經濟於兩大陷阱夾擊中,不易克服。所謂兩大陷阱係指“Thucydides Trap”(中美爭雄)及“中等收入陷阱”(Middle income trap)。這些分析也許有點跟紅頂白的意味,但不能算沒有根據。

“Thucydides Trap”係個相當古老的政治比喻,原本係形容古希臘年代雅典與斯巴達兩強的宿命性對決,後來被一再應用到其他歷史爭雄情景中如一次大戰前德國冒起挑戰英國霸權引發決戰。近兩年則有哈佛學者Graham Allison套在中美關係上,認為中共冒起挑戰美國霸權可能引發兩者激烈角力以至爆發衝突。

當前美國總統特朗普採取對中國的種種貿易戰措施雖然唔係槍炮威嚇,但遏制中國經濟及科技發展,防止美國在經濟及科技上的主導地位削弱係彰彰明甚的考慮。當中對中興通訊的懲罰措施(包括派駐美國人員監察係否有違規),限制中國企業對美國科技產業的投資都明顯係要阻礙、拖慢中國在高科技產業的進展,令中國政府的“中國製造2025”規劃難以實現。

特朗普個人或許沒有刻意視中國為戰略對手,但科技優勢正正係美國霸權的重要組成部份;而他身邊重要幕僚包括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等明確意識到中共的威脅,力主對中共採取強硬態度,全力在高科技產業上設限。可以講,今次中美貿易戰大加關稅及要求中國減少對美出口雖然成為焦點,但真正戰場其實在高科技,在於如何長期卡壓中國的高新科技製造實力,美國政府包括特朗普以後的政府大有可能視之為長期政策,甚至進一步加強。

未來一段長時間中國跟美國雖然不致陷於有“硝煙”的交鋒,但貿易、科技上的角力將長期困擾雙方關係,講中國陷入某種程度的“Thucydides Trap”不能算錯。

另一個陷阱係“中等收入陷阱”,指的係發展中國家經歷一段時間的快速發展,特別係GDP升破人均約三千美元後無以為繼,出現種種停滯、經濟及社會動蕩,無法維持原本的快速增長。最典型的例子係南非及巴西這些金磚國家,她們都曾一再係經濟之星,投資者的寵兒,好像有希望擠進發達國傢俱樂部。

可原來她們的快速經濟增長只靠資金大量流入,某些礦產價格飛升,實質經濟效率及生產力沒有大升,官員貪污更蠶食了大部份經濟增長,令國民難以分享成果。而投資者及基金很快發現她們回報欠佳及經濟效率低下,從調入資金改為大幅走資,引發金融及經濟危機,經濟榮景登時變為衰退。

更糟的係,金融、經濟危機很快激化政治矛盾,形成政治危機,反過來妨礙經濟復蘇。金磚國家很快變回爛銅,她們的經濟則在這樣的循環兜轉,原地踏步。

經濟換軌 GDP增速隨時放慢

以經濟體積看,中國係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人均GDP也比巴西、南非等高一截。但中國同樣處於經濟換軌的過程,過去粗放式倚賴大量基建投資,大量運用他人科技成果(省卻研發費用)的模式已無以為繼。此外,勞動人口增長已大幅降低,未來需要提升經濟效率,科技實力及個人消費才能維持經濟持續增長。可在人口快速老化,投資回報下跌,開拓市場越來越困難的情況下,加上美國及其他國家開始收緊對中國的科技轉移,限制中國企業對外投資。轉軌的過程困難重重,隨時令GDP增速大幅放慢,走上跟巴西、南非類似的停滯陷阱並不奇怪。

中國經濟顯然正踏進雙陷阱的困境,未來一段長時間壞消息肯定比好消息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