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生遇害暴露問題 中國被質疑空前危機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小學生遇害暴露問題 中國被質疑空前危機

中國廣州市公安局新聞辦公室北京時間6月29日通報,當日在番禺區大學城某高校的地下停車庫內發生一起刑事案件,一名男子持刀傷害兩人。兩名傷者經“120”醫護人員到場救治,因傷重搶救無效死亡。就在前一日,上海才剛剛發生兩名小學生在校門口遇害。這樣的慘案,最近幾個月發生的比較密集。

前不久,山東煙台一男子駕駛叉車瘋狂撞人,造成1死10傷,被警察擊斃;同樣在本月稍早啲時候,陝西西安公交車乘客被砍十人負傷;今年4月份陝西米脂發生惡性砍人事件,受害對象係米脂三中的中學生,兇手長期失業在家……這些都被認為係兇手在報復社會。同時也有,另一種因為承受不了社會的壓力而選擇自殺的行為:甘肅女孩因遭受班主任性侵長期以來多方訴求無果,最終在一眾看客的歡呼聲中縱身一躍當場身亡;寧波一中年女性在撿到兩名女孩的手機後,“勒索”兩千元人民幣,兩名女孩因無力承擔,這名中年女性當場把手機摔在地上。近期以來的種種事件,都透露出悲涼的氣氛。

上海小學生被砍事件發生後,校園周圍加強警力(圖源:Reuters)

如果講官方媒體作為宣傳機器受中國官場政治環境的影響,呈現出一種“給領導看”的狀態,那麼啲政府機構在處理引發社會高度輿論問題的處理上,表現也常令公眾失望,比如講在處理寧波中年女性摔手機事件上的處理結果,該名女性變成官方口中的“弱勢群體”;此前引發跨省追捕的鴻茅藥酒案當事人譚秦東遭遇跨省抓捕,後在各種合力的作用下走出監獄首次接受採訪結束時講的那句話,至今令人難忘,“我不會再被抓返去吧”,而事情最終以譚秦東向鴻茅藥酒致歉進入尾聲。

也難怪啲學者專家驚呼社會各個領域的專業道德普遍出現顛覆性破壞。這種“怪象”,係社會出現全方位的底線危機的表現,同時又互相影響。

客觀地講,受近來這些事件的影響,不得不承認,兇殺、對生命的漠視、啲普遍的歹意、驚恐與悲涼在社會中確有蔓延的跡象。而對生命的敬畏,不論對於政府還係普通百姓,都應係統一的律令。當下,中國社會需要做的功課太多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多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