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當我身穿旗袍約見美國議員的那一刻

孫常珍(右二後)一行與參議員麥克·李(Michael Lee,左四)在他的辦公室合影留念。(本人提供)

為了這次的約見,我特意穿上了旗袍。我,一個70多歲的來自中國大陸的老人,要約見美國參眾兩院的議員們。

孫常珍在議員辦公室門前。(孫常珍提供)

6月中的這一天,天氣不算太熱,隨着人流,通過安檢,我站在了寬敞明亮的議員辦公大樓的大廳里。

孫常珍步入美國參議院辦公樓。(孫常珍提供)

那一刻,我的眼中有些發潮。在美國,每個州只有兩個參議員,國會內共有100個參議員。而我,要給他們講述我的遭遇,讓他們聽到我的心聲。

過去的一幕幕

18歲時的孫常珍。(孫常珍提供)

我年輕時上山下鄉,嫁給了黑五類的兒子,中年離婚、喪子,四十多歲就一身病,心情抑鬱,基本處於等死狀態。1997年修煉法輪大法後,讓我有了重生的感覺。不但身體健康了,最讓我開心的是,我放下了許多生命中不能承受的怨恨的心,掀開生活嶄新的一頁。

1999年4月10月,孫常珍(中)在北京首體參加集體煉功。(孫常珍提供)

“滴水之恩將湧泉相報”,這個道理我是懂得的。1999年中共打壓法輪功後,我不肯說違背良心的話。

之後,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家裡的電話被監聽了。一天晚上,5個便衣警察以查水表交管理費的名義敲開我家樓下的大門,在他們去我家抄家抓人的時候,我神奇地走脫了。從此我開始了10個月的流離失所的生活。

在北京,我和朋友們租房住在一起。2000年6月19日的凌晨2點多,還在睡夢中,我們的房門被撬開,20多個警察用槍指向我們喊著“不要動”。

我和朋友們被抓到拘留所,關在鐵籠子里,連廁所也不給上。我認識的一個小夥子被警察用大皮鞋把十個腳趾都踩得黑紫黑紫的,他右腿很久都無法彎曲,走路只能一瘸一拐的橫著挪。他是個善良的人,從來也沒有打過人,更沒有被別人這樣打過。他疼得滿頭大汗,對我說:“阿姨,真是生不如死呀!”

警察把我們身上的錢全部搜走,用手抖著那些票子,得意地對我們說:“這錢不是你們的。”這些錢,大概有一萬元人民幣。

2001年5月,我被非法判了勞教,送進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被關押的人稱這裡是“人間地獄”。

被稱為人間地獄的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網絡圖片)

沒有尊嚴的日子

在進入調遣處的當天,所有人被剝光衣服,我們就這樣赤條條、一絲不掛,光天化日之下,在露天的大院子里待了一整天,或站或蹲。

調遣處的房子很小,一個十幾平方米的地方要住十幾個人。在這裡,吸毒賣淫的人可以睡床上,法輪功學員被迫擠著、睡在地上很小的一塊地方。

我們白天被迫出去干苦力活,卻不讓洗澡。大夏天一個多月下來,身上的衣服都硬了,連內褲都不讓洗,每個人身上都臭哄哄的。

每天的早晨,我都欲哭無淚。

按照裏面的規定,一個隊10幾個人總共只有5分鐘洗漱和上廁所的時間。吸毒人員搶在前面,像我這樣的老人根本沒有時間洗漱上廁所,長時間下來,牙齒壞了,好多天不能大解。

一個多月後,我又被轉送到了北京新安女子勞教所五大隊。第一關就是不準睡覺。不“轉化”的人不許進寢室,我被迫站在水房裡,一站就是六七天。

經過看守所和調遣處的折磨,我臉上幾乎沒有什麼肉,下頜骨的鏈接很弱。因為過於睏倦,一次打哈欠,下頜骨就脫臼了,整個下巴掉了下來,那個負責轉化我的人也不向警察報告。就這樣,我在疼痛中度過了整整一個晚上。

第二天,他們找來了一個不懂行的醫生,給我接了半天,把我的嘴裏都摳爛了,也沒有把我的下頜骨裝上。後來又來了一個大夫,可能他用力氣太大,把我的韌帶給拉傷了,雖然這次是裝上了,可是只要一動下巴還會掉下來。

他們逼我寫不再修煉的《保證書》,還讓我罵法輪功。我不會罵人,說不會寫,勞教所就給了我一份寫好的,逼着我簽字,那上面的字句不堪入目,真是不堪入目。

我的經歷已經令人髮指。不過,因為我有女兒在海外,勞教所對我還是有所顧忌的,怕我女兒會追究。對於沒有海外關係的人,他們則肆無忌憚。聽說,有的人甚至給送到“沙漠里的集中營”里永遠消失。

外孫女的話

在來見參議員之前,我已經見過我們州的一個眾議員。因為走錯方向,我還比預約的時間遲到了20分鐘。我當時有些忐忑不安,畢竟和普通人約會遲到20分鐘也是很失禮的,何況要見一個忙碌的眾議員。沒想到,那個眾議員居然還在等我們。聽了我的遭遇,他的表情變得凝重,他竟然用中文對我說,聽到我的故事他感到很抱歉。他用雙手握住我的手,表示他一定會關注這個話題。

雖然時間過去這麼久,每次和議員們哪怕是簡單地講述我的經歷,那種刻骨銘心的痛楚,依然讓我控制不住地落淚。想到馬上要見到的參議員,我努力鎮定着自己的情緒。

……

在見參議員的過程中,發生了一個令我意想不到的小插曲。當時我們正在和參議員的助理說話。另一個助理把我的外孫女叫到參議員身邊,11歲的外孫女對參議員說,我的外婆在中國大陸因為煉法輪大法被迫害,還有很多法輪大法學員在中國大陸被迫害,“我有一個願望,請你幫助制止在中國大陸的這場迫害。”

孫常珍的外孫女(右)在和參議員麥克李(Michael Lee,左)對話。(本人提供)

我看到參議員彎下身子,認真地聽外孫女說話,連手勢都和外孫女的一致。聽完外孫女的話,參議員對外孫女說,他剛剛發出了一封支持法輪功的信,他也會一如既往地支持法輪功的,因為他的祖先也是受迫害的。(參議員支持信鏈接)

這個場面讓我非常感動,我很難想像在中國大陸,一個位居高位的大官能對一個小女孩彎腰說話,並且如此鄭重地回答了她的問題。這個畫面,讓我看到了人性,看到了人的善良,看到了希望……

孫常珍(中)與參議員見面後很開心。(孫常珍提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