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五四運動「火燒趙家樓」之曹汝霖 律師生涯思維縝密為民伸冤不亞於從政經歷

曹汝霖在中國近代史上可謂赫赫有名,五四運動“火燒趙家樓”燒的就係他的家。曹係晚清留日學生,畢業後入清廷商部、外務部工作,參與對日交涉,在晚清即有親日之名。民國後,曹汝霖出任袁世凱政府外交次長,全程參與了“廿一條”的談判和簽約,後來又在段祺瑞內閣中擔任交通和財政總長,經辦對日“西原借款”,曾被國人斥為賣國賊。

這係作為官員的曹汝霖,也係人們一般印象和記憶中的曹汝霖。其實曹氏還有一個身份大家可能不太熟悉,有的甚至還一點兒都不知道,那就係作為律師的曹汝霖。

曹汝霖當律師係民國開國以後的事兒,新政府成立了司法部,制定了律師條例,規定法庭訴訟可以請律師。已辭去政府職務的曹汝霖申請律師證書,律師在當時係個新鮮事兒,也很少,他的編號係民國第一號。

在日本留學時,曹汝霖曾就讀於東京法學院,該校畢業生大多在法律界任職,當時很多法官都係曹汝霖的同學。為了避嫌,曹盡量減少和他們交往,即使見面“亦決不談訟事”。據曹氏回憶,當時“各省法官亦蔚成風氣,絕不聞有受賄情事。此種風格,直維持到北方政府終結為止”。曹汝霖記述的這種情況與我們印象中的北洋政府截然不同,也屬一家之談,值得研究者重視。

曹汝霖當律師不久便接了一樁特殊的離婚官司,講這樁離婚官司特殊係因為一方當事人係個太監。原來當時一位退休出宮的老公公羨慕正常人的幸福生活,於是便花300兩銀子買了一個“妻子”。這位太監“娘子”名叫王月貞,她嫁給老太監不過係權宜之計,辛亥革命後王氏帶着金銀細軟離家出走,並將老太監一紙訴狀告上了法庭,堅決要求解除婚約。王月貞聘請的律師,正係辭職下海的曹汝霖。

王月貞背棄諾言卷財而逃,為當時的主流社會所不容,但曹汝霖卻巧妙地為她打贏了這場官司。原來在法庭辯論中,曹汝霖認為買賣人口在前清就係非法,更何況在民國,如果要求王氏還回300兩銀子,就等於認可人口買賣合法,所以銀子不必還;再講王月貞帶走的財物大都係其個人首飾等私人用品,屬於夫妻婚後的合法財產,如果以此為理由不許他們離婚,便與共和體制以及民國法律精神相悖。最後審判官接受了他的辯護意見,曹汝霖初出茅廬就大獲成功,連他自己都沒料到。

曹汝霖“成名”後,平津一帶都知道北京城出了個侍郎律師(曹在前清曾任外務部左侍郎),“曹氏律師事務所”從此門庭若市。有一次曹汝霖到保定出庭,當地人聽講後都想一睹風采,審判廳旁聽席上人滿為患,甚至連過道里都站滿了人,據講其粉絲大都係保定法政學堂的學生。

曹汝霖回到旅館,見旅館裏也張燈結綵,大書“歡迎曹大律師”的字樣。晚飯後曹出庭散步,見院子里跪滿了一群喊冤的鄉民,原來鄉民不懂法律,告狀過了上訴期,於是來求曹大律師為其伸冤。通過這件事,曹汝霖認識到普及法律知識的重要性,回京後他向大理院建議,鑒於鄉民不通法律,在法官宣讀判詞後,應大聲向當事人講,你們如果不服,應在法定期內上訴,過了廿天即不能上訴。此間如果當堂聲明不服,也算上訴,事後可再補遞呈狀。後來大理院根據曹汝霖的提議通告各級法院一律照此辦理,此亦曹氏一功也。

民國二年,袁世凱欲重新啟用曹汝霖主持對日外交,便召其入府談話。袁對曹講,何必做律師呢?律師不就係以前的訟師嗎?曹汝霖正色回答道:“律師與訟師絕對不同,律師根據法律保障人權,訟師則歪曲事實,於中取利。”後來袁又問曹汝霖做律師收入如何,曹講每月2000元左右,當時此數約為政府總長薪金的兩倍,袁沉吟良久才以嚴肅的口吻對曹講:“你們年輕人不應只圖安樂,應該替國家效力。”話已至此,曹汝霖無法再推脫,只好答應出山擔任外交次長一職。

實事求係地講,曹汝霖的職業律師生涯雖然不長,卻相當出彩。如果繼續幹下去,他的個人命運肯定會改變,中國近代史的軌跡也極有可能因此而改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