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一個人真正成長的4個跡象

...

1

當我開始懂得

每個人都有為了生活拋棄自尊的時候

以前看《紅樓夢》,不理解三進大觀園的劉姥姥。

當時看着一個老態龍鐘的老人扮丑自嘲討大戶人家的歡心,看着她高聲喊道“老劉,老劉,食量大似牛,吃一個老母豬不抬頭”,只覺得這個老婆子甚係煩人,為了幾吊銀錢和幾口吃食,連臉面都唔好了。

等到後來的某一天,才發現其實每個人都有為了生活拋棄自尊的時候。

記得有一回,爸爸帶我去赴一個飯局。

那時雖然年紀小,可從小隨爸爸在各種酒局飯局中遊走從不怯場,也就全然沒放在心上,只係在飯桌上自己玩自己的,根本不管爸爸在講咩。

就在大家觥籌交錯酒菜正酣的時候,忽然聽到有人對着爸爸喊:

“老張,來,你把這酒幹了,今天這項目就成了,夠意思吧!”

爸爸那時一句話沒講,默默地站起身端起了酒杯。

嗰個平時在家呼風喚雨人人敬畏的爸爸,在這一刻像個服務員一樣陪着笑臉,端着酒杯恭敬和桌上各位李總王總一一敬酒。

從那次過後,我再也沒有和爸爸去過他的飯局,因為實在不忍心看他為了給家人討生活,低三下四的樣子。

多年前的傲嬌和無知,終於在經歷世事後,屈服於生活和現實,這唔係有心計城府深,而係我漸漸明白,要唔係為了一家老小的溫飽,邊個又情願彎下曾經挺直過的腰?

在韓劇《請回答1988》中有一句台詞:

當我懂得了這個道理之後,我終於明白哪些以前根本無法理解的事。

我終於明白,為咩送餐小哥能在半夜的街頭失聲痛哭;

我終於明白,為咩烈日炎炎還有清潔工在揮汗勞作;

我終於明白,為咩拾荒者圍着垃圾堆翻上半天;

我終於明白,為咩我不能承受的苦他們卻甘之如飴。

因為我終於懂得每一個人,都有不容易的時候。

這大概就係一個人真正成長的第一個跡象。

2

當我能夠承受最好的

也能接受最壞的時候

在第37屆香港金像獎的頒獎典禮上,80多歲高齡的楚原導演獲終身成就獎時發言,面對人生的順逆之境曾坦然講道:

“人生大概都係失意倍多如意少,我曾經打破過香港最賣座電影的記錄,一夜之間老闆給我工資漲了10倍,每個人都講我係香港最幸福的導演。十幾年後,我的戲不賣錢了,想拍新片也沒人給錢,那時候人們又講我係邵氏公司最難堪的導演。”

“人生”這兩個字,就係“歡聲”“淚盈”四個字砌的,沒咩奇怪的。

任何人無論你昨天多風光,無論你昨天多失意,聽日天亮的時候,你一樣要起身做回自己繼續生活落去,因為聽日總比昨天好,這就係人生。

1960年,因執導《可憐天下父母心》而成名。

到了70年代,楚原的導演事業推向另一個高峰,1973年的《七十二家房客》當年叫好又叫座,票房高達560多萬,除了成為當年票房總冠軍,更打破了嘉禾與李小龍壟斷票房的局面。

然而時運逆轉,後面拍出來的影片大多毫無成績,只好參演TVB客串路人甲。

老爺子回首往事時,不過係侃侃而談如清風拂面,無論係曾經的萬丈光芒,還係後來的寂寥失落,都係坦然面對一笑而過,就像他講的那樣:

管他天下千萬事,閑來輕笑兩三聲。

...

想起高考那年,知道自己的成績唔係很理想,從考場出來見到來送考的爸爸也沒怎麼講嘢。

父子倆騎着一輛電動車在車流中艱難地向前挪着,那時爸爸突然講起他的故事。

他15歲就出來打工,和村裡的師傅學水電搞承包,那時候師傅出來早見過的世面廣,經常和爸爸講一句話,出門在外,熱飯要能吃三碗,冷飯也要吃三碗。

後來,爸爸的那位師傅也確實如此,早些年憑藉從事建築業發了大財,人人登門拜訪前呼後擁。

因為事業上的啲變故起起落落,當年一起追隨他的老夥計盡皆散去,而他始終沒有放棄,最後憑藉幾個新的項目東山再起再創家業。

爸爸解釋講:

人生在世,咩情況都會發生,最重要的係你對待事情的心態,不管係好的還係壞的,都能有連吃三碗的本事和底氣。

這樣的本事和底氣,會讓你面對人生的變化自生出一種柔然而堅韌的彈力。

如果不曾經歷嗰啲讓你苦痛的過去,你何以擁有讓你自傲的輝煌?

如果不曾擁有嗰啲讓你自豪的成就,你何以度過生命最後的平凡?

一個人最難得係能承受生命里最好的一切,也能接受嗰啲最壞的安排。

這大概就係一個人真正成長的第二個跡象。

3

當我慢慢學會和自己和解的時候

前段時間被電影《後來的我們》刷屏,很多人在為故事裡的男女主人公唏噓不已的同時,卻很少有人知道電影之外的故事。

講起劉若英,不得不提另一個人的名字,那就係她的老師陳升。

陳升係劉若英的授業恩師,從她入行學唱歌開始,大家都明白在奶茶心目中陳升不僅僅係師父。

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一個已為人夫的中年,他們之間註定係一場沒有結果的守望。

奶茶對陳升這份愛默默堅持了15年,也曾堅持,也曾卑微,最後她終於選擇和自己和解了。

如今的奶茶,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婚姻,有了自己的事業和成就。

就像電影里講的那樣:

人生沒有如果,時光也不會倒流,後來的我們都難免經歷“遺憾”,後來的我們也都學着放過自己。

或許人生的選擇從來沒有好壞之分,只看你如何和自己和解。

王爾德講:

“一個人再富有,也無法贖回他的過去,我們能做的只係與自己的過去握手言和。”

今年從深圳回到了武漢,其間去母校拜訪了曾經的大學老師,老師還係那麼循循善誘一針見血,所談所言都能鞭辟入裡發人深省。

最後,我問了老師一個問題:

“老師,如果我這一生都沒辦法去改變自己的階層,我又該如何自處?”

而後,我們彼此沉默良久。

老師緩緩地講:“你要學會和自己和解。”

《霸王別姬》中有句台詞講得好:

“一個人,有時候得學會自個兒成全自個兒。”

人生從沒有容易走的路,只有自己想走的路。

如果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選,就選擇那條自己最喜歡的路去走。

沒有人能預測結局看透未來,我們能做的只有過好當下,與自己達成和解。

人生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慢慢學會和自己和解的時候,至少你還能擁有一二分快樂恬淡。

這大概就係一個人真正成長的第三個跡象。

4

當我終於變得越來越溫柔的時候

這些年,看着身邊的朋友開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看着以前的同事做到了追求已久的成績,看到了小時候經常欺負自己的伯伯開始變得佝僂着身子,看着自己慢慢變成一個凡事只看利弊不看對錯的人。

曾經一度以為,對這個世界越來越冷漠,我就係成長了。

後來發現其實並唔係,真正的成長,係對這個世界越來越溫柔。

當我遇到一個需要認識的新同事時,我不再係算計利益計較輸贏而係真心和對方做朋友。

當我遇到生活里無公義的社會事件時,我不再係作旁觀者而係儘可能伸出正義的手。

當我遇到從沒有遇見的突發情況時,我不再係手足無措而係冷靜下來尋找解決方案。

當我遇到拎着袋子翻着垃圾的拾荒者時,我不再係滿臉嫌棄而係發自心底的同情對方。

誠如《無問西東》中為國犧牲的沈光耀所講:“這個世界缺的唔係完美的人,而係從心底給出的真心,正義,無畏與同情。”

著名翻譯家、教育家傅雷先生,也曾給海外留學的兒子寫信道:

親愛的孩子,人的一輩子都在高潮低潮中浮沉,唯有庸碌的人,生活才如死水一般。或者要有極高的修養,方能廓然無累,真正的解脫。

只要高潮不過分使你緊張,低潮不過分使你頹廢,就好了。太陽太強烈,會把五穀曬焦;雨水太猛,也會淹死莊稼。我們只求心理相當平衡。我相信你會逐漸學會這一套,越來越堅強的。

真正的長大,唔係海嘯狂風來勢洶洶,唔係地裂天崩措手不及,而係平凡世界裏的瑣事過後,無風無雨的一天,你突然抬頭那一下忽然發現,爸爸的花兒落了,而你終於明白你的人生要怎麼過,你的未來該怎麼做,你該把你寶貴的溫柔給邊個的時候。

這大概就係一個人真正成長的第四個跡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富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