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甘肅19歲美女遭班主任猥褻 投訴無門跳樓亡

甘肅省慶陽市一名19歲女生遭到班主任猥褻,在投訴無門後選擇跳樓自殺。此事件引發輿論關注,但中共官方媒體對此集體噤聲。

6月20日下午,慶陽市19歲女生李某奕在當地某百貨大樓8層的玻璃幕牆外意欲跳樓自殺。傍晚7點半左右,消防員營救失敗,李某奕從高樓墜下身亡。

大陸媒體報導,李某奕正在讀高三,她曾遭班主任吳老師猥褻,被“吻嘴咬耳朵撕衣服”,女孩向其他老師、檢察院求助,都沒得到幫助,女孩萬念俱灰之下選擇跳樓討要公道。跳樓現場樓下不少人圍觀鼓掌鬨笑。

據救援視頻顯示,一名消防員抓住女孩的一隻手,拚命喊“抓住!抓住!”,結果女孩卻拚命掙脫……脫手的那一刻,消防員嚎啕大哭,撕心裂肺……。

報導說,這名消防員當天剛領完結婚證。因為沒能救下女孩,陷入自責不能自拔,精神已瀕臨崩潰,甚至不讓妻子靠近。

據每日人物報道,李某奕的家屬在網上公布了她寫的控訴狀。2016年9月5日,李某奕在休息室遭到吳某厚猥褻。因為羅老師要取值周筆記回到休息室,吳某厚才放手,李某奕得以離開。

在控訴狀中,李某奕表示自己在第二天找了心理輔導室的老師,輔導室的段老師自作主張安排了吳某厚向她道歉。吳某厚向她表示了歉意,稱是“糊塗,一時衝動”。李某奕也給父親打了電話,在校外診斷出了抑鬱症。她曾兩次服安眠藥自殺被救回。

李某奕家屬提供的慶陽市西峰區檢察院的《不起訴理由說明書》顯示,李某奕控訴的吳某厚摸背、脫衣服、咬耳朵等行為,公安機關未補充到相關證據,其抑鬱症與吳某厚行為的直接因果關係亦無法界定。因此,檢察院認為吳某厚不構成犯罪,將其處以十日的行政拘留。

李某奕的堂哥告訴陸媒記者,李某奕在後來嘗試過換學校繼續學業,但是仍感覺無法繼續學業,只好出去找工作了份賣衣服的工作,上班地點就在她墜落的百貨大樓。李某奕的堂哥表示,自己的叔叔每月都會帶堂妹去北京治療,堂妹嘗試了兩次自殺後,叔叔一直睡不好,生怕早起發現堂妹偷偷吃安眠藥沒反應了。

此事件引髮網路輿論關注,不少網民在譴責中共公檢法放縱惡行的同時,消防部門未事先鋪救生氣墊等不專業施救措施受到網民指責。

“慶陽女孩跳樓事件終於曝露出某些檢察部門的常見套路。有些執法者,生怕擔責任,視案件為燙手山芋,想盡辦法出手,能推就推,能躲就躲,生怕惹麻煩。”“法律縱容壞人,好人只能死,滅亡吧!”

“這個社會已經畸形到什麼程度了,叫好的,慫恿的,報應都會來,你們都等著,報在你們身上,報在你的子女身上。”“好心酸的哭聲,不怪你,你儘力了,女孩,願你去到一個乾淨的世界,那些冷漠無情的圍觀者會有報應的!”

近年來,大陸各級學校的老師、教授、導師性侵、強姦女生事件不斷被曝光。

今年1月1日,美國硅谷華裔女博士羅茜茜,實名舉報北航教授陳小武性騷擾學生。同一天,大陸論壇知乎上也有爆料,一名自稱北京對外經貿大學的在校女生,自爆被學院教授猥褻及長期性騷擾。

2017年12月19日,南昌大學畢業女生張某、謝某報案,共同指認在校期間,被南昌大學某學院副院長周某多次猥褻、性侵。同年5月,北京電影學院一女生爆料,在北影讀書期間,曾遭到班主任的父親性侵。2016年,北京師範大學學生康宸瑋發佈北師大性騷擾調查報告,其中實名舉報該校一副院長下迷藥、性騷擾多名女生。北師大確認從2007年以來,性騷擾事件發生過60起。

就在去年11月,北京市朝陽區管庄紅黃藍幼兒園(新天地分園)虐童事件被曝光,令各界輿論震驚。據媒體披露,一些孩子不僅在幼兒園遭到老師用針扎的虐待,甚至睡覺前被老師喂可疑藥物,更有孩子遭到猥褻。

中國少年兒童文化藝術基金會女童保護基金髮布的數據顯示,僅僅在2016年一年中,媒體公開報導的14歲以下兒童性侵案件為433起,平均每天曝光1.21起,相比較2015同比增長了27.35%,其中女童比例為92.42%。

而這些僅是基於公開報導的數據。由於中共極權的政治因素造成大部分性侵兒童案難以被公開。

對此,時事評論員程曉容認為,中共的統治從一開始便以無神論取代生命對神的尊崇,一點一滴地泯滅幾代人的良知善念,蠶食著整體社會道德。人們不可避免地陷入了惡性怪圈:有毒食品、環境污染、暴力兇殺、好人受迫害、惡人逞狂;人們眼睜睜地看着:冷漠殘暴取代了仁義關愛、虛假頹敗取代了誠信自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