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蘭胖子:拒絕遺忘 係我們給這個民族安裝的一個殺毒軟件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呼蘭胖子:拒絕遺忘 係我們給這個民族安裝的一個殺毒軟件

端午節,天佑寫了個帖子,告訴大家我小時候沒吃過粽子。帖子發出後,轉發並不高,因為這種話題很難引起共鳴。為咩很難引起共鳴?主要係由於年輕人對我們這些上年紀的人的飢餓回憶沒興趣,他們不能想像我們那時為咩吃不飽;而我這個年齡段或者比我年齡大的人,政治正確者太多,見到這種帖子都會自動過濾的,因為他們知道回憶嗰個年代係錯誤的行為,會影響到他們的升遷、生意乃至生存狀態,為咩要給自己惹麻煩呢?所以,到我臨睡覺之前,帖子點擊不過四千而已。

然而,即便係咁個既不敏感,又引不起大家共鳴的帖子居然在我睡覺的時候被刪除了。這個帖子為咩被刪除?可能跟現在的大環境有關。現在有一種非常弔詭現象,那就係:不許妄議文革,不許講文革不好

因為我的文章告訴了大家嗰個年代其實係個飢餓的年代,這就讓某些對嗰個年代懷有特殊感情的人不爽了。他們不想讓人們知道,文革的時候老百姓係吃不飽的、係沒有書看的、除了樣板戲係沒有其他電影看的......為了讓現在的年輕人以為那係個激情燃燒的歲月,為了讓大家相信下鄉知青可以在知青點讀很多當時屬於大毒草的禁書,為了讓年輕人以為文革時期人們的工作像現在參加娛樂節目一樣輕鬆,為了讓人們不想起牛棚、五七幹校這些詞語......刪除天佑的回憶文章也就係他們的防禦動作了。

不允許人們回憶,這其實係一種控制手段。如果不過濾人們的記憶,奴化和征服就不可能完成。大家小時候都學過一篇課文《最後一課》,這係都德的文章。當年的德國為咩不允許被佔領區的孩子學習法文?其實就係想讓呢度的孩子通過忘記自己的母語而忘記歷史,從而達到洗腦的目的

當年的德國人這樣做過,日本人在朝鮮和東北也咁做過。

語言係歷史和真相的載體,不讓你學習這種語言,其實就係拆除人們的記憶

記憶係人類的本性,或者講,人係一種懷舊的動物。那麼,在這個時代,某些人不可能不讓我們講漢語,但係他們可以從歷史課本中、從互聯網上,刪除某一個時期的真相,從而達到他們的目的:控制我們。

生活閱歷,係一個人的記憶;歷史傳統,係一個國家的記憶。

人總係在犯了錯誤,吃盡了苦頭後才會懊悔,意識到自己當初就應該如何如何,如果他記住了教訓以後就可能不重蹈覆轍,但係,如果他對錯誤沒有記憶,他還會在一個地方重新摔倒;

國家也一樣,一個國家的人民如果集體遺忘某段歷史,國家就會三番五次的陷入黑暗跌入內鬥的深淵,直到生靈塗炭才可能揾到正確的方向。

現在,有人將中國的所有記憶都保存成"盛世"格式,而對黑暗時代,譬如文革,關於這場災難係如何開始的,如何結束的,最後的結局係咩,甚至係人們在嗰個年代在吃咩,穿咩都有意迴避,這就不僅僅係簡單的歷史過濾了,這係強迫人們遺忘。

遺忘可能會給世界帶來災難的,聖經《啟示錄》中把人類的恐怖景象象徵為"饑荒、戰爭、瘟疫、死亡"四位魔鬼騎士,其實,我覺得,應該還有第五位魔鬼騎士,那就係:遺忘。

事實上,從作為人類發源地的"新月沃地"到"鄭和寶船",從邁錫尼文明到瑪雅文明,人類歷史上因為集體失憶而導致的黑暗年代數不勝數。

阿倫特就曾將"黑暗年代"歸因於制度和權力,他講:"如果公共領域的功能係通過公開的空間,以使人類事務可被光照亮,人們於其中能夠以其言行展示他們;而當這些光明被制度的高牆和無形的權力遮蔽,真相不僅得不到顯現,反而被人以真理的名義抹殺,這時黑暗就無所不在。"

不允許回憶,實際上就係對民眾的強姦;不允許記憶,實際上就係要把民眾變成奴隸。只係很多人茫然不知而已。

在我們的大腦里,遺忘從不缺席,這也係人類在前進的時候會出現彎路的原因。

但係,記憶卻像係一個殺毒軟件,給我們提供前進的安全保障。對於前進道路上未知的病毒,我們不可能提前預料。

但係,殺毒軟件的最大功能就係將已知的病毒的特徵與危害加入病毒數據庫及時更新,以此作為攔截和清除病毒的可識標本。

電腦里有了這個病毒庫,就可以立即感知嗰啲曾經造成危害的病毒,並且毫不猶豫地將它們清除或隔離。

但係,如果有人改寫病毒的特徵,甚至將某些病毒從數據庫里刪除,我們的電腦就危險了。

一個民族也係如此,一個民族就像一台巨大而繁複的電腦,他也有自己的殺毒軟件,這就係它的歷史。

如果一個民族對自己真實的歷史一無所知,那就像係沒裝殺毒軟件的計算機一樣,總有一天,曾經造成過巨大傷害的病毒會死灰復燃,讓這部電腦運算不靈甚至係徹底死機。

我們這個民族,有着太多致命的短視,還有着太多自取滅亡的行為,遺忘就係其中之一。

我們太善於遺忘了,我們太善於在盛世的幻象里自嗨了,而遺忘往往會在我們的周圍豎起高牆,將我們變成別人的囚徒,而我們卻茫然不知,這係非常令人可悲的事情。

《最後一課》里有這樣一句話:"亡了國當了奴隸的人民,只要牢牢記住自己的語言,就好像拿着一把打開監獄大門的鑰匙。"學這篇課文的時候我真嘅理解不深,而現在,我忽然覺得一個被人強迫忘記歷史的民族其實就係一群亡國奴。這群亡國奴現在組成了一個運算不靈的運算系統,這個系統本來就只等於386,跟最先進的計算系統還有很大距離,而現在,又有人拆去了它的病毒防禦模塊,這個系統未來會遭遇咩?

人可以通過思考、選擇或者行動改變命運。我們係咪可以通過記憶,給我們的民族加上殺毒軟件?

我們的"恐懼"係因為我們不"自由",那麼,我們係咪可以通過戰勝恐懼去爭取自由?用記憶來堅持自己的良知,用記憶來反抗某些人對我們記憶的篡改和刪除並對他們亮出的中指,我天佑亮了,還有人跟上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微信公眾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