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關稅戰升級或導致中國讓人民幣貶值

特朗普政府威脅對另外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人們由此再度擔心中國政府將使用人民幣貶值這一強大而危險的武器加以應對。雖然人民幣貶值將有助於抵消美國加征關稅的經濟影響,但有可能加劇中美貿易緊張形勢並且攪動全球市場。

特朗普(Trump)政府威脅對另外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人們由此再度擔心中國政府將使用人民幣貶值這一強大而危險的武器加以應對。

中美這兩個全球最大經濟體之間的貿易衝突愈演愈烈,上述威脅將使美國擬加征關稅的中國商品總額達到4,500億美元,這將意味着舊年中國對美國出口的價值5,050億美元商品幾乎全部將被徵稅。

分析人士稱,關稅戰升級最終或導致中國讓人民幣貶值,這一手段將有助於抵消美國加征關稅的經濟影響,但有可能加劇中美貿易緊張形勢並且攪動全球市場。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級研究員Brad Setser稱,如果特朗普的關稅威脅付諸實施,中國將需要考慮啲更激進的選項,允許人民幣貶值從邏輯上來看將成為中方考慮的方案。

中美威脅擬加征的關稅中哪些會付諸實施尚不確定。兩國均宣布將從7月6日起對大約價值340億美元的對方進口商品加征關稅。

貿易戰擔憂和人民幣貶值的可能性已影響周二匯市,推動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下跌0.5%,創下今年1月以來最低水平。其它亞洲國家貨幣也下跌,韓圓兌美元跌0.8%,新加坡元兌美元跌0.4%。

Jefferies Group全球外匯主管Brad Bechtel表示,人民幣貶值的風險已顯著上升。

Bechtel講:“我認為這係市場上的一個主要風險,這一風險破壞性極大;中國將針對國內市場採取保護措施。”

中國過去曾被批評操縱人民幣匯率以獲得貿易優勢,但隨着中國政府採取措施穩定人民幣匯率並且允許市場力量在決定人民幣匯率中起更大作用,這一批評之聲過去幾年逐漸消失。儘管最近有所下跌,但人民幣兌美元過去一年仍累計上漲5%。

Setser認為,目前人民幣貶值的可能性加大,因為中國能瞄準的美國商品數量較少。

中國誓言要對美國商品採取同等規模關稅舉措,以反擊特朗普的行動。但中國舊年只進口了1,300億美元美國商品,而被威脅徵收關稅的中國商品規模達到4,500億美元,這意味着同等規模的關稅反制或難以實現。

通過讓人民幣貶值,中國出口到海外的商品價格會更低。儘管此舉將有助於中國經濟免受美國關稅影響,但可能會產生嚴重的政治和經濟衝擊。

一個關鍵性的擔憂係,人民幣貶值可能重新引發一輪資本外流。中國央行曾耗費逾1萬億美元外匯儲備來遏制資本外流。2015年人民幣意外貶值之後,由於擔心人民幣匯率進一步走低,中國企業和個人開始將資金轉至境外,這放大了人民幣匯率的跌勢,並且引發了對中國經濟狀況的擔憂。

Setzer稱,如果藉助人民幣貶值來應對不斷升級的貿易爭端,可能重新引發外界對中國保持人民幣匯率穩定承諾的擔憂。他表示,貶值一旦開始,中國可能很難控制貶值幅度。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創始理事Fred Bergsten認為,中國更有可能通過減少與美國公司的業務往來進行報復。他表示,中國可能會限制政府或國內企業對美國產品的採購。

Bergsten稱,近來匯率問題出人意料地平靜,中國不會希望通過採取任何公開的行動來增加另一個引發驚慌的因素。他表示,如果中國干預外匯市場,那麼將給貿易戰開闢一個新戰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