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華人:邊個係英雄烈士?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一華人:邊個係英雄烈士?

法定的抗日力量,如X路軍,新X軍,卻在中華民國國軍大量犧牲的同時不走上正面戰場,反而躲避責任,擴充自身力量。更有甚者,與汪精衛聯絡以求與他妥協甚至合作的,如潘漢年,更係犯了通敵之罪。而制定政策且令潘漢年去執行的,則係真正的罪魁。

最近頒佈的“英雄烈士保護法”第二條:“國家和人民永遠尊崇、銘記英雄烈士為國家、人民和民族作出的犧牲和貢獻“。在呢度有國家,有人民,有民族,卻沒有政黨。從字面理解,其立法基礎應係國家民族利益高於政黨利益。由此延伸應係只有為”國家、人民和民族作出的犧牲和貢獻“的人才配被定為英雄烈士,而為某一政黨的利益而死的則不算。在這樣的框架下,英雄烈士的名單應由不同政黨共同提出認定,確認後再加以執行。為確保此法的公正,此立法應排除認何由單一政黨認定的名單。

抗日戰爭係中華民族歷史上最近的一次抵禦外族的戰爭。無論係在正面戰場,還係在隱秘戰場,抗日戰爭的主要承擔者係當時國民黨所領導的中華民國國軍。在無數的抗戰將領中,知名的至少包括如下之人:張靈甫,王耀武,廖耀湘,鄭洞國,杜聿明,孫立人,薛岳,戴笠,白崇禧,李宗仁,等等,等等。這些人一係在1949年之前死於黨派之爭,一係在1949年離開大陸,一係在1949年之後被關進政黨之監獄。但他們都有一共同之處,即至少在1966-1976年之間,這些人的名字在大陸的公開出版物中受盡詆毀,侮辱,與誹謗(李宗仁除外)。

國民黨所領導的中華民國國軍係法定(legitimate)的抗日力量。使自己成為此力量的一部份同時也意味者要承擔這樣的名分所包含的義務與責任,即走上正面戰場面對日軍。如果一方面要求這樣的名分以便獲得軍費(如X路軍,新X軍),同時卻拒絕走上正面戰場以逃避責任,從法理上講這係犯罪,從道義上講這係卑怯,從民族上講這係賣國。因為它在客觀上消弱了自己,助長了敵人。汪精衛被華人所譴責且定罪並非因為他出賣國土,而係因為他的方式與行為。而法定的抗日力量,如X路軍,新X軍,卻在中華民國國軍大量犧牲的同時不走上正面戰場,反而躲避責任,擴充自身力量。更有甚者,與汪精衛聯絡以求與他妥協甚至合作的,如潘漢年,更係犯了通敵之罪。而制定政策且令潘漢年去執行的,則係真正的罪魁。

美國前總統林肯(Abraham Lincoln1809–1865)1863年在葛底斯堡演講中(The Gettysburg Address),在講到死去的士兵時講到(大意):雖然係我們把這些英勇犧牲的士兵們安葬在他們為之流血的戰場上,但係我們必須承認,係這些英勇犧牲的生命,而唔係我們,使得這塊土地變為神聖。相對於他們的付出,我們所講所做的無法有絲毫的加減。(We are met on a great battle-field of that war. We have come to dedicate a portion of that field, as a final resting place for those who here gave their lives that that nation might live. It is altogether fitting and proper that we should do this. But, in a larger sense, we can not dedicate— we can not consecrate— we can not hallow— this ground. The brave men, living and dead, who struggled here, have consecrated it, far above our poor power to add or detract)。在呢度,“英雄烈士“的名分得到了真正的認可與升華,擁有了它應有的內涵與分量。應為這些死去的士兵係在為廢除奴隸制而戰,為《聖經》中的神所定的最基本的法則,人人生而平等而戰,而唔係為某一政黨而戰。

因為排除了一黨之狹,所以不但死去的士兵得到了應有的英名,他們留下的親人也得到了顧念。正如林肯在他的第二次就職演講中所講(Second Inaugural Address):只有係非之念係在神的引導之下,人才能對人不懷惡意,心存悲憫,惠國益民(原文)”With malice toward none, with charity for all, with firmness in the right as God gives us to see the right, let us strive on to finish the work we are in, to bind up the nation’s wounds, to care for him who shall have borne the battle and for his widow and his orphan, to do all which may achieve and cherish a just and lasting peace among ourselves and with all nations.“

相比之下,在大陸筆者曾親睹一位原國民黨抗戰老兵風燭殘年,孤身潦倒,乞憐於市。毛澤東之畜類行徑,當負何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華夏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