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當年中共嗰啲空前絕後的面子援外工程

零下幾度的天氣,長城路邊「下象棋」的「村民」過於緊張,以至於美帝大部隊經過,竟然緊張得不敢抬頭打招呼……在十三陵,居然有穿着新毛衣的孩子們拿着極為罕見的相機互相拍照,腰裡還揣着收音機!這尼瑪的道具簡直跟馮小剛電影的廣告植入一樣,都有點不符合劇情需要了,尼克松夫人也覺得不可思議,尼克松講了一句:給我們看的……

餓死事小,面子事大。對於要面子這件事情,我們中國人一向都係非常專業的。

公元605年,即位不久的隋煬帝動用了兩百萬民力,在十個月內建成了奢華無比的東都洛陽。為了營造萬邦來朝的盛世景象,隋煬帝邀請了西域諸國、吐谷渾、突厥各部落首領來開“洛陽峰會”。

胡人千里迢迢的來,當然不能讓人家看“隋朝夢”治下的寒磣。按照隋煬帝的要求,洛陽的定鼎門大街被開闢成露天大戲場,五萬名樂工在呢度通宵達旦表演各種節目,持續了半個月。東都的市場被整飭一新,連賣菜的店鋪里都要鋪上地毯。胡人免費吃喝取拿,不收分文,朝廷私下買單。為了亮瞎胡人們的鈦合金狗眼,隋煬帝還命令用絲綢將路旁的樹木纏起來,赤裸裸地炫富。

但係偏偏有啲胡人不能愉快做朋友,沒有很好的理解隋朝的核心價值觀,心直口快地問陪同的隋朝官員:“你們國家我看有很多草民連衣服都穿不上,為咩不用這些絲綢給他們做衣服?”官員竟無言以對。

隋煬帝弒父殺兄,不合法的權力來源亟需啲合法的證明,所以想要顯擺的心情係可以理解的。但係能不能繃住面子就很難講。我們只知道他no zuo no die,死得很快。

比起隋煬帝綳面子,明朝的皇帝們才係有始有終,發揚光大。明王朝一向以恢復華夏的功業自居,自認上國,萬物皆備於我,外交上明確奉行“厚往薄來”。朱元璋專門定調,“貢奉之物不必過厚,存其誠敬可也。”只要你承認自己係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自然有厚禮相送。

比如朝鮮使臣前來,用幾根人蔘的代價,換回“白金二千兩、文綺表裡二百匹、紗羅絨錦五十匹、馬廿匹”,這種人傻錢多、一本萬利的買賣,當然必須要打破頭去爭取。朝鮮思密達們覺得要求三年一貢的周期太長了,積極要求一年一貢,琉球國甚至因為爭取不到一年一貢的最惠國待遇大為煩惱。更離譜的係日本人,各個諸侯競相派出朝貢使團來撈錢。1532年大內氏和細川氏派出的使臣在寧波相遇,為了爭奪朝貢的排位,大打出手,來華朝貢儼然已經成為你死我活的大生意。

外國使團真金白銀,滿載而歸,大明朝皇帝的面子倒係足了,苦了的管財政的戶部。有一段時間被掏空了,發不出官員們的工資,只能把東南亞各國進貢來的蘇木、胡椒等唔抵錢的特產抵扣工資,也不知道明朝的公僕們天天用蘇木煮飯,吃胡椒度日係個咩狀態。

但這種朝貢外交和我朝的援外比起來又只能係小巫見大巫。1961年,面對“人相食”的慘況,撐不住的我朝從加拿大緊急進口了一批糧食。但恰好“中國人民的老朋友”阿爾巴尼亞前來求援,沒點東西給,這“共運領袖”的夢想邊個來應和?於是運送那一批救命糧食的貨船在海上就掉頭直奔了阿爾巴尼亞。

阿方代表希地對中方講:“在中國,我們看到了饑荒。可係,我們要咩中國就給咩……我感到很慚愧。”這有咩慚愧呢,古巴的切格瓦拉同樣在大饑荒的1960年 訪問中國大陸,慷慨的給了6000萬美元的“貸款”,周恩來還特別提醒格瓦拉,這錢“可以經過談判不還”。格瓦拉同志能夠那麼瀟洒的全世界打游擊,每一槍都係中國人民墊背啊。

除了阿爾巴尼亞前後拿走100億真金白銀外,實際上當時慷慨饋贈的國家還有:柬埔寨、尼泊爾、緬甸、馬里、烏干達等等,合計22國,又先後拿走40.28億——這前後的140.28億係個咩概念呢?1960年稻穀全國統購平均價格每百斤才不到7塊錢。也就係講,援外的金額可以買一億多噸糧食!1960年《中共中央關於壓低農村和城市口糧定量標準的指示》規定,農村口糧每人每年300斤以下,豐收地區每人每年400斤……一億噸相當於6.67億人一年的標準口糧!援外的錢別講救活那餓死的4千萬人,就係全國人民啥都不幹,也能吃上兩年。

1972年尼克松 訪問中國大陸,歷史的老劇本又增加了很多新內容。為了不讓萬惡的美帝窺探情報,所有機關、學校等單位要延長正常的學習和工作時間,未經特殊批准,任何人不得在8點鐘前收工或放學回家。於是,出現了美帝車隊大日間經過北京時,大街上空無一人的奇景。

同時,為了展現物美價廉的社會主義,有關部門專門從全國調來了大量的雞鴨魚肉蛋菜,一律半價,堆滿了商場往日空空的貨架,群眾們被要求穿上新衣服排隊買菜。美帝去兒童醫院參觀,所有躺在床上兒童都換上新衣服,新玩具,連醫生護士都換上新白大褂,讓美帝見識一下生病係多麼愉快的一件事情。聽講尼克松要參觀長城後,為了避免大雪影響美帝觀瞻的熱情,北京出動了100多輛洒水車,80萬群眾連夜掃雪,從釣魚台一直掃到烽火台。尼克松對大雪一夜之間就消失極為震驚,慚愧的對中方人員講,這事兒在美國他辦不到……

但即便劇本寫得如此之周詳,還係有群眾演員因為沒有看過《演員的自我修養》,導致出現了破綻。比如零下幾度的天氣,長城路邊“下象棋”的“村民”過於緊張,以至於美帝大部隊經過,竟然緊張得不敢抬頭打招呼……在十三陵,居然有穿着新毛衣的孩子們拿着極為罕見的相機互相拍照,腰裡還揣着收音機!這尼瑪的道具簡直跟馮小剛電影的廣告植入一樣,都有點不符合劇情需要了,尼克松夫人也覺得不可思議,尼克松講了一句:給我們看的……

周恩來得知後面子終於沒繃住,跟尼克松講,“我們有些部門就係喜歡搞點形式主義”——雖然講掃雪係他布置的。這也從側面講明,綳面子這種事情其實跟拍電影一樣,係技術性極高的工作,對於表演的任何一個環節的要求絲毫不能放鬆。

當然,和後來的停工停產,限行斷奶比起來,似乎當群眾演員也唔係太壞的事情。都係死跑龍套的,受點苦累,理所當然。

實際上講到底,古今中外,外交成效如何,無外乎實力和道義。有力有道,天下王之;有力無道,天下叛之。有道終有禮,無道終無力。所謂的面子,都係人給的。萬邦來朝的迷夢,不過係自欺欺人的皇帝新衣。嗰啲綳出來的面子——不管你係把絲綢纏在樹上還係藍色抹在天上,終究不過係徒增笑柄,貽笑萬年。

2014.11.14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