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楊十郎:中國脖子下的自由增加了 脖子上的自由減少了!

——大國背後的陰暗與脆弱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每年公布的有影響的一百部書、影響世界的一百種報紙、一百首歌曲,很少有中國的。我們基本上不能入圍。我們把趙本山推向美國,以為可以博得彩頭,哪知收穫的卻係吐槽。正像拉豐登寓言所講的:本想燒一隻精妙的花瓶,結果卻成了糟糕的瓦罐。美國人以低俗、下流、蔑視人權(以殘疾人、肥胖人、有生理缺陷的人、缺少教養的農民為諷刺對象)拒斥之。

大國背後的陰暗與脆弱

今日中國儼然一個超級大國。人口約14億,國土面積近一千萬平方公里。外匯貯備幾萬個億(美元)。經濟實力超過日本居世界第二。軍力正在日漸壯大,航母、第四代戰機亮相、洲際導彈更新、核潛艇等等等等都令世界刮目。但正如謝淑麗教授2007年出版的《中國:脆弱的超級大國》(牛津出版社)所言:崛起的中國即使可以看作美國之後的另一個超級大國,卻係脆弱的。

我們的經濟係“增量大,存量小;製造多,創造少;GDP(總量)多,平均少”。如果拋開經濟世界排名,中國經濟究竟有多厚重,國人心中有數。

我們這“脆弱”自個兒卻不自知,中央台經常在播出中國取得軍事上一個小小的進展時愛用“美國緊張”“美國恐懼”等詞語。我們不過僅僅能在尚未形成戰鬥力的航母甲板上起降艦載機,美國有十幾膄航母,美國緊張何來?我們的某型號的戰機或導彈僅僅試飛或試射成功,有豐富實戰經驗的美國恐懼何來?我們不敢正視我們與美國還有十幾廿年的差距呢!

一方面我們在駁斥“中國威脅論”,一方面我們又在炫耀自個兒並非了不起的成功。

誠然,中央電視台有十六個頻道,一天廿四小時不停歇地向全世界播放,且有環球英語電視新聞台,CCTV NEWS,100多個國家也能收到該頻道的節目,但又能怎樣呢?用原新聞出版署署長、國家出版局局長柳斌傑的話講:在國際上,我們的輿論還沒有與我們國家作為一個政治大國、經濟大國相稱的影響力、公信力、講服力——一出國門你就會感到中國的文化,中國的新聞,中國的聲音很少,而且有一點還係負面的。正面的很難走出國門,很難進入國際社會。

世界大事還係美國講了算。諾姆·喬姆斯基就寫有一本書《美國講了算》。呼萬歲的係中國人,喊紅旗飄萬代的係中國人,叫緊跟緊跟的也係中國人,表忠心的還係中國人。

我們生產了很多電視機,出口了很多電視機,但我們不生產思想。近幾十年來國際論壇上、語言海洋中有幾個中國的新概念?恐怕很少。有的不過係“中國大媽”(搶購團)、“二奶”、“三奶”、“辣妹”、“辣媽”、“剩女”、“跳樓價”……如此等等。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每年公布的有影響的一百部書、影響世界的一百種報紙、一百首歌曲,很少有中國的。我們基本上不能入圍。

我們把趙本山推向美國,以為可以博得彩頭,哪知收穫的卻係吐槽。正像拉豐登寓言所講的:本想燒一隻精妙的花瓶,結果卻成了糟糕的瓦罐。美國人以低俗、下流、蔑視人權(以殘疾人、肥胖人、有生理缺陷的人、缺少教養的農民為諷刺對象)拒斥之。

中國政府的財政收入相當大,但教育、醫療所佔生產總值得比例卻非常低:中國為百分之3.8,印度為百分之19,美國為百分之21.5,日本為百分之33.3,。中國的失學、輟學兒童世界第一,中國每年有100萬五歲以下兒童死亡。據保守估計中國每年失蹤兒童總數20萬左右,能找回的只佔百分之0.1。中國一個大學生(四年)所花費用相當於一個農民家庭不吃不喝41年的勞動所得。敢與俄羅斯比么?俄羅斯從幼兒園到研究生費用全免。就連最窮的朝鮮從小學到大學費用都由國家承擔。。

中國行政費佔財政收入比率係世界最高的。德國為百分之2.7,埃及為百分之3.1,印度為百分之6.3,加拿大為百分之7.1,俄羅斯為百分之7.6,中國為百分之30——中國的行政費中包含着一筆巨大的“行黨”費用。1998年財政部部長助理劉長琨講:漢朝八千人養一個官員,唐朝三千人養一個官員,現在四十個人養一個官員。據《南方周末》2014年12月18日“時局”版:“幹部超編超配,一直係這兩年巡視工作中發現最為突出的問題之一。”以廣水市法院為例,這些超編人員許多係靠關係安置進法院的,有的吃空餉,一直在外做生意,工資照領不誤。“目前,法院在崗員工兩百多人,但有審判資格的只有八十人。”結構腐敗可見一斑。

據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研究室特約研究員王鈞鋅在“新聞1+1”節目中透露:中國公款吃喝、公款出國、公車開支一年達9000億,如果把這項費用用於教育、公共衛生投資就會改變尷尬的現狀。

“記者無國界組織”2月12日發佈的全球新聞自由度報告,中國在180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第176位,列倒數第五,僅高於敘利亞、土庫曼、北韓和厄立特里亞(台灣排名第51位)。中國係關押記者最多的國家,並採用各種手段限制信息流通。

中國脖子下的自由增加了,脖子上的自由減少了!脖子上的管制係30年來最嚴的:設置言論和出版禁區,目的在於泯滅真相、系統地纂改歷史,黨報黨刊帶頭批判普世價值和憲政制度,鼓吹《中國不高興》,大搞“金盾工程”“綠壩工程”。脖子下則紙醉金迷、花天酒地,引進人體宴,及時行樂,應有盡有,徹底鬆綁。

不只作為名義上的大國,應該作在世界上發揮實際作用的大國;不單關注國際大事還得實際參與國際大事,解決國際大事。當“9,11”世紀恐怖大案發生時,當天全世界的頭號大報都在頭版頭條報導,只有中國例外,《人民日報》等頭版仍然係我們領導人的行蹤。“ISIS”極端組織恐怖氣焰囂張之時,諸多大國投入了空軍轟炸,中國本該藉此檢驗一下自己多年來無空戰經驗的空軍能力,參與其中,但中國方面卻默然以對。

大象在非洲的生存出現了危機。“1979年非洲有大象130萬頭,現在已不足40萬頭。如果趨勢持續,非洲大象將在十年到廿年內滅絕。”這係《南方周末》2013年11月14“環境”版的報導。中國係“殺戮背後”的最大買家。據國際野生貿易研究組織(TRAFFIC)的調查數據:“在全球,平均每天有兩名中國人因攜帶象牙而被捕。”(同上報)又據《南方周末》2015年1月8日“環境”版報導《非洲大象偷獵,離中國有多近——對話聯合國副秘書長阿奇姆·施泰納》:“過去四年,中國象牙價格漲了三倍”,“盜獵者把象牙賣到中國,價錢係其他地方的十倍。在肯雅北部,一根象牙的價錢可以等同於一個沒有特別技藝的工人15年的薪水,或者係護林員1年半的薪水。”中國已毫無疑義成了屠殺大象的幕後罪魁。

我們的影視媒體,借多個明星之口宣傳:“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但在中國行政管理能力如此低下的態勢下,面對大象的“血牙”,我們只能任憑國際社會指斥。要係蒲松齡再世,他也許會仿《促織》辛辣悲凄之筆寫一篇《血牙》,以大象的哀嚎來控訴中國精美而價值昂貴的牙雕。大國,世界第二經濟大國,你該動用傳統的紹興師爺之筆準備一篇狡猾的辯護詞吧!

講到“大國”,這個脆弱的超級大國,我又不得不再講幾句。香港不過係那麼小小的一塊彈丸之地,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它一無軍隊,二無外交大權,三無能源自給——就係淡水、蔬菜都仰仗大陸。但我們咁大的一個大國卻絲毫沒有顯出一個大國的風度來。硬要在2017年港人選特首咁一件小事上與港人過唔去,又食言“高度自治”,又折扣“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硬激起“佔中”風波,實在有失大國風範。比起昔日稱日不落的大英帝國,敢讓蘇格蘭作獨立與否的全民公投,既顯出王家的貴族派頭又展示了大國風度來,中國真還係太小家子氣了。

(有刪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