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川金會後美中貿易休戰?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率領美國代表團2018年6月3日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與中共副總理劉鶴率領的中共代表團進行貿易談判

過去近一周,川普總統將針對不公平貿易的矛頭轉向美國最重要的啲盟友,也將關注焦點從不斷緊繃的美中貿易爭端帶到七國集團峰會。外界仍在焦慮地觀望,箭在弦上的關稅會否成為全面貿易戰的開端。當世界目光集中在美朝歷史性的首腦峰會時,貿易觀察人士對川金會能否成功尤為關注。他們認為,新加坡峰會的結果將會影響到川普的關稅決定。

川普總統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加坡進行歷史性會晤前夕,華盛頓自由派經濟智庫加圖研究所的貿易專家丹尼爾·艾肯森講:“如果新加坡美朝峰會有積極的成果,那麼川普將有理由講,習(近平)幫了忙,然後就會撤回。”

艾肯森所指的,係撤回此前川普宣布將對價值500億美元中國大陸進口商品加征的25%的懲罰性關稅。白宮在本月初商務部長羅斯前往北京談判前,突然宣布將在6月15日公布最後的徵收關稅商品的清單,並在短時間內開始實施。

雖然有分析揣測,白宮的用意係以此施壓,為羅斯贏得更多談判籌碼。但羅斯的北京之行仍然沒有帶回中方的具體承諾。如果雙方在6月15日前無法談攏,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將會發佈最終徵收關稅的中國大陸商品清單。那也意味着中共將會報復。

貿易代表辦公室在針對中共強迫美國公司轉讓技術進行基於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款的公平貿易調查結束後,決定以關稅懲罰中共在貿易上的不當行為。美方最初宣布價值500億美元的關稅清單後不到半天的時間,中共隨即公布了對同等價值的美國進口產品加征25%關稅的商品清單。那份清單中包括美國出口到中國大陸的頭號商品大豆。中共的報復性關稅威脅在美國國內引發憂慮。川普雖然承諾將儘力維護美國大豆種植者的利益,但除了可能有負面效果的出口補貼外,很難在短時間內幫助大豆種植者揾到新的買主。

川普隨後表示將對額外價值1千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但至今尚未公布商品清單。中共因為沒有購買那麼多美國產品,因此無法在數量上進行關稅報復,但可能會通過其他方式回應。

貿易代表辦公室日前舉辦的301聽證會上,各方舉證者表達了對關稅的擔憂。他們擔心自己的經營會受到關稅和報復性關稅的影響,失去競爭力。

那次延長到3天時間的聽證會的證詞,可能作為對徵稅商品請單進行調整的依據。

中共對此意外決定回應時威脅,一旦美方實施關稅,雙方的一切交易都將作廢。

但外界對於北京所講的交易所知不多,儘管中方表示希望通過購買更多的商品縮小美中巨額貿易逆差。美國舊年進口超過5000億美元的中國大陸商品,中共進口美國商品的價值1300億,雙方貿易差額達到3,750億美元。

北京方面講,中共不追求貿易順差,美國與中共的貿易逆差係國內儲蓄率低的因素造成的。這也係美國主流經濟學界較常見的對貿易逆差的解釋。但川普總統和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認為,導致美國巨額貿易逆差的原因係中共在貿易上的不良行為,包括竊取和強迫得到知識產權,對美國公司進入中國大陸市場設限等。

川普對中共在貿易上的強硬姿態,贏得美國各界的支持。但他的關稅手段卻沒有同樣多的喝彩。貿易和產業界認為,關稅會導致對方報復,也無助於川普達到迫使中共改變其在貿易上的不當行為的目的。

川普總統加征關稅的做法在國會也引起很強大的反對聲音,其中包括來自他所在的共和黨的議員。除了擔心報復,今年的中期選舉也為川普的貿易政策造成壓力。美國的農業部門在中共的關稅報復中首當其衝,而川普2016年勝選很大程度上有賴於處於美國中西部農業帶的選民支持。

加圖研究所負責貿易政策研究的專家艾肯森講,他和很多人一樣,對川普政府在貿易上的做法感到疲倦。他講自己總在想,川普總統或許在貿易上有自己的一套辦法,他把貿易當作零和遊戲,他願意冒風險。但係,艾肯森認為總統在貿易上也有許多不理性的做法,沒有表現出會儘力讓經濟和他的基本面免受不利影響。

艾肯森講:“他的關稅和(對方的)報復將對他們造成負面影響。很難講會發生咩事。”

商務部宣布減輕對中興制裁,被視作係美方以這家中國大陸第二大電訊器材商為籌碼,換取中共在貿易方面讓步的舉措。在官方正式宣布前,路透社報道已經透露了這個交易。同時,華爾街日報還披露了中共提出願意在今年內購買700億美元以能源和農產品為主的美國商品的消息。但中方至今沒有對這個數字加以證實。

此前曾經有過中共表示願意在兩年內購買2000億美元美國商品的講法。但這個被指並不現實的講法被中共官方否認。

在過去三輪談判中,中方都沒有就購買更多美國商品做出具體的數字和時間上的承諾。彭博通訊社的消息來源講,中國對700億美元的也不願以合同形式進行承諾,因為中方希望要更具靈活性的承諾。該報道講,中方願意承諾的係買250億美元美國貨。但這與川普總統所講的中共在2年內多購買2000億美元美國商品,以此削減巨大的美中貿易赤字。

中興交易似乎預示着中方或有承諾。但至今只有來自國會的強烈的反對聲。兩黨議員中都有人反對總統減輕對違反禁令並撒謊的中興減輕懲罰,擔心將不利於美國國家安全。

中興因美國商務部的出口禁令面臨絕境。這也曝露出中共在技術領域仍受制於美國。中興係中國大陸第二大電訊器材生產商,在世界也排名第四,居華為、愛立信和諾基亞之後。分析認為,中興對中共雄心勃勃的產業計劃“中國製造2025”有重要作用。這個產業計劃意在讓中國大陸在人工智能、電動汽車和5G通信網等未來新興產業中佔據領先地位。這個產業計劃也引發了美國和歐洲的疑慮,認為中共對公司進行補貼將會造成不公平的競爭局面。

中興對與習近平力推的一帶一路計劃也有重要意義。紐約時報的一篇報道講,中興通常在這個戰略計劃中扮演在技術上打前站的角色。

紐約時報的報道還指出,有數萬僱員的中興如果倒閉,數萬人頃刻間失業,對於執政的共產黨將會造成巨大的壓力。中共擔心大量人失業可能導致群體事件,成為不利於它統治的不穩定因素。

美國商務部決定給了中興一條生路。中興在6月8日和美國商務部所簽的一個協議中同意交付14億美元,其中包括10億美元罰款和第三方代管的為期10年的4億美元保證金,並雇獨立協調人員代表美國政府對中興進行合規監督。中興還保證在30天內對其董事會和高層管理進行重組。

周二,市值192.8億美元的中興公司表示它將在禁令解除時恢復在港深兩地的股票交易。美國宣布禁止向中興公司出售美國產品後,中興的股票價格應聲暴跌了39%。

同一天,國會參議院一個兩黨議員小組同意在年度國防授權法案中加入一項修正,旨在逆轉川普政府給中興生路的交易。不過這個法案還需要經由參議院和眾議院投票通過後,最後由川普總統簽字才能生效。

星期天,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在福克斯電視新聞網上談到當局對中興的處理時講,這係美國對中共表現出的善意。

納瓦羅被視為對華貿易強硬派。這位前加州大學經濟學教授曾著有《致命中國》等書。他在節目中講:“總統這樣做係他對中共主席在啲更重大的努力方面展示出的啲善意表達個人感謝的一種方式,例如正在新加坡發生的事。”

中興交易後,美中貿易話題被川普與盟國的口水戰推至台後。相對的沉寂意味着咩?周日,美國財經電視CNBC節目採訪Cresset財富顧問公司的首席投資官傑克·阿布林時,這位投資人對美朝首腦峰會寄予和艾肯森同樣的期待,將其成敗視為美中貿易戰的風向標。

阿布林講,中共定位在美國向朝鮮就去核施壓的不可取代的一個資源,使它能在對付任何貿易威脅時將其用作籌碼。

如果談判失敗,美國會有行動。阿布林講:“但係,如果談判失敗,或者有些失望,我認為嗰啲關稅就會放回到桌面上了。”

川普總統在與金正恩會面後,感謝了中共所提供的幫助,儘管有人提到中共過去兩個月在執行聯合國和美國禁令時有鬆懈跡象,川普總統講,“那沒咩。”

川普對中共的感謝和對其執行禁令不利輕描淡寫,係否意味着關稅將被擱置一旁?再過一天,或許就有答案。按照貿易代表自己設定的期限,該辦公室最晚將在6月15日宣布最終實施關稅的進口中國大陸產品的清單。

但係,即便這些關稅不會實施,中共同意為削減巨大的貿易不平衡而購買更多的美國貨,也只係避免了近期可能的一場貿易戰。美中貿易中的陳疾尚未治癒,中共在技術上表現出的引領全球的雄心,而因其體制而使其可能構成的全球性威脅等新的問題不斷浮出,美中貿易爭端或難以解決,更可能係長期間歇性地突出甚至爆發。

許多不同意川普關稅策略的人認為,美國應對中共的正確的有效做法係,和嗰啲同樣對中共貿易行為不滿的國家結盟,在多邊貿易機制內對中共提出挑戰,迫使它改變貿易不當行徑。

但係,川普總統過去一周在七國集團峰會前後對盟國在貿易上的抨擊,已經引發可能因此導致盟國疏離的擔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