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人生最大的懶惰 係唔去主動改變而放任自流

切身感受到的一件事:

公司樓下附近有一家賣早餐的小店,店主係一對年近五十的夫妻,唯一的服務員係他們廿幾歲的女兒。每天八點多到達這家店時,通常店裡會有三到七八個人不等,我每次固定要一碗豆腐腦和一根油條。

按常理講,三個人服務咁幾個客人應該很輕鬆。

但係,從我進店點餐到豆腐腦和油條擺在桌上,起碼要等七八分鐘,點了包子的人就更慘,最多的甚至要等十幾分鐘。不過係盛一碗豆腐腦、端一根油條的事,只有兩個人的夫妻店也沒咁慢,他們為咩如此拖拉?

因為一家三口都在干別的,“服務客人”只能抽空進行。

店主通常在門口炸油條。沒錯,直到客人進門他才開始炸油條。從一小團麵粉到被揉成麵糰再到下油鍋煎炸成形,中間過程起碼四五分鐘吧?

店主老婆通常在包包子。沒錯,現場包現場蒸。顧客問有包子嗎?她只能回答:稍等一下,還有幾分鐘就出鍋了。從包餡兒到蒸熟,中間過程起碼七八分鐘吧?

店主女兒算係真正的服務員,盛豆腐腦、豆漿、收拾桌子這些事都係她干,此外還要給客人煮餛飩,每件事都做的蜻蜓點水一樣,收拾過的桌子客人全部要自己再擦一遍。

來買早餐的返工族都係趕時間的人,每次要等咁長時間,讓我非常煎熬。

但更讓我反感的係,店主老婆經常一邊幹活一邊充滿怒火的嘮叨,不乏很多耳熟能詳的髒話。店裡的環境也讓我不敢多看,怕影響胃口。

我為咩唔去其他店?因為這家店的環境已經算係周邊不錯的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網上看到的一個段子,估計很多人也看過:

一個在公司忠心耿耿工作了廿年的人,看到新來不久的同事加薪了,也跑去跟老闆要求加薪。老闆講:“你先給我一個給你漲工資的理由。”

這哥們講:“新來的員工才沒幾年經驗都漲了,我都有廿年的經驗了。”

老闆講:“你唔係有廿年經驗,你係一個經驗用了廿年。”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相信每個人都身邊都有很多這樣的案例,他們日復一日的重複着手上簡單而繁瑣的工作,遇到不順就大肆吐槽、罵髒話,把一切問題都推給別人、推給制度。

他們,從沒有想過從自己身上、從身邊的小事中打開一個突破口,改變現狀。

假如你問他們:“你為咩不想想別的辦法解決這些問題,讓一切變得好起來呢?”

他們肯定反問你:“我難道還不夠努力嗎?我都已經忙的焦頭爛額了,還要怎麼諗計?我又沒有兩雙手,怎麼讓情況變好?”

用手,而唔係用腦解決問題,係他們最大的問題。

而所有問題又可以歸為一個問題,那就係——懶。

比如早餐店的夫妻,他們完全可以計算出每天大概有幾多客人,能賣出幾多包子油條,咩時候人最多。根據這些統計結果,他們只需早起一或兩個小時,提前準備好當天所需的大概數量的包子和油條,客人來了,至少有一個人能全心全意照顧客人、收拾桌子等。

而這,係其他所有早餐店正常的、最基本的幹活方式吧?

結束營業之後,兩個人收拾工具之類,留一個人打掃餐廳衛生。只要每天稍微清理一下,每月甚至每個季度大掃除一次,地板就沒有那麼厚厚的油垢和污點,玻璃門就不會看不清外面的街道,桌椅就不會讓人不想坐低去,牆壁就不會讓人看了影響胃口……

如果做到這些,不敢講會有咩神奇的改變,但至少有兩點可以肯定:

一、店主老婆不會因為一邊要包包子,一邊又被催促趕快上包子而爆粗口。

二、因為環境乾淨而願意來呢度吃早餐的人會多一點。

但係,沒有人去統計每天有幾多客人,也沒有人提早起床幹活,更沒有人在結束營業後打掃一下餐廳。因為每個人都“很忙、很累”,沒工夫也沒心思去考慮這些。

在他們心裏,抱怨係一回事,作出改變係另一回事。

他們從未想過要讓現狀變得好一點,或者講從不相信現狀會變得好一點。

對於眼下的生活,他們跟很多人有着完全一樣的想法:

就這樣吧。

第二個例子中的那位老員工心態跟早餐店一家係一樣的。

你完全可以想像到他每次工作的心態和狀態:按照要求完成任務,絕不多做一點。

如果你問他為咩不把有些順手就能完成的事也做了,他一定會告訴你:“我就拿咁點工資,憑咩要干那麼多?嗰啲工資比我高的人乾的活比我還少,我已經夠意思了。”

你再問:“但係你多做一點,表現再好一點,能力就會逐漸增長,到時候老闆才會給你漲工資啊。”

他肯定會咁告訴你:“老闆怎麼可能看見,他都不怎麼來公司,我乾的活都到最後被別人拿去邀功了,漲工資的係別人,我咩好處也撈不着。”

永遠把工作看成係為別人幹活,而唔係自我增值,係特別讓人佩服的一種心態。

把工作年限等同於工作經驗和能力,因此要求必須擁有相應水平的薪水。

這個謬論就這樣成了多數人冠冕堂皇的提出唔好臉要求的最佳借口。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人生,有如登山。

起初,大家都踩着一樣的步伐,從山腳下一起出發。

慢慢的,有人加快了速度,有人選擇了崎嶇的小徑,有人搭上了便車。

但係有一部分人,既沒有加快速度,也不敢冒險走小徑,更沒有機會搭便車,甚至連前進的方向都沒有調整。他們邁着同樣的步伐走咗幾十年,其實都在原地踏步。

他們講:“我才不想爬到那麼高,走到那麼累,山下的環境挺好的,我就喜歡呢度。”

但他們沒看到的係:遠處的洪水正在洶湧而來,只有爬上山頂才不會被淹沒。

而他們對這一切毫無察覺,要咩未來,要咩更好的生活,別鬧了。

就這樣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360do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