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楊寧:中共海外大撒錢 國人卻壓力山大

中共希望通過買留學生和建立孔子學院,達到輸出其軟實力的目地。其目地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可以達成,尤其在孔子學院在歐美遭到質疑和抵制後,尚需兩說,但與中共對國內教育的投入相比較,中共的居心倒是的確讓人相當懷疑了。

(周行 攝影)

近一段時期,有三件事引起了不少國人的注意,而它們背後所涉及的巨額資金更是讓中國人瞠目結舌。

第一件事是5月24日,非洲國家布基納法索宣布與中華民國斷交。海外時事評論家陳破空隨後刊文披露,早在去年1月,中共就企圖以500億美元的出價利誘該國與台灣斷交、與中共建交,而它不為所動。但一年後,中共得償所願,唯一的解讀是中共對該國的出價加碼了,布基納法索最終臣服於金錢之下。至於具體加了多少,外界不得而知,但如果以500億美元這個數字為參考,攤派到13億中國人民頭上,那就是人均負擔39美元,即258元人民幣。

不僅如此,中共自蔡英文出任總統以來,已經挖走了多美和普林西比、巴拿馬、多米尼加、布基納法索4個台灣邦交國。陳破空表示,如果以500億美元的平均收買價計算,中共挖走這4個國家,共耗費2,000億美元,攤在中國人民頭上,那就是人均156美元,即人均1,031元人民幣。

未來,如果中共想要收買台灣所剩的18個邦交國,至少需要付出9,000億美元。加之已付的巨額資金,中共前後要支付11,000億美元,近乎相當於中國全年國民生產總值GDP的十分之一。

問題是,老百姓們知道花了這麼多錢嗎?而如此大撒錢的結果是,中共似乎是得到了面子,但實際上是既輸了面子也輸了里子。這些被買來的邦交國,一旦有一天錢沒到位,可是說翻臉就翻臉的。曾經就有非洲留學生直言不諱地說:“如果中共不給錢,誰和它好啊?”

第二件事是日前有公眾號披露這樣一則消息:“教育部撥款:小學4.1億,高中12.2億,給亞非留學生33.2億——中國花大價錢買留學生。”隨即中共官媒《環球時報》在5月25日撰文“闢謠”,稱“數據是真實的”,但是“誤讀”。誤讀的原因是教育部的預算,是針對下屬機構包括直屬高校附屬小學、附屬高中的撥款,不是針對全國所有小學、高中的撥款,而留學生“大部分在教育部直屬高校”。

筆者不太清楚世界上有多少個國家是由政府出巨資資助眾多的海外留學生,包括本科、碩士、博士,而且是如此的大手筆。公開資料顯示,中國政府獎學金還有一些其它項目,如長城獎學金項目(面對發展中國家)、中國-歐盟學生交流項目、東盟大學組織項目、太平洋島國論壇項目、一帶一路獎學金等。如2017年,中共政府就提供了2萬名“一帶一路獎學金”名額,僅此一項支出就應近10億。

此外,據筆者所知,申請拿到中共政府獎學金的外國學生非常容易,與申請歐美高校獎學金的難度不可同日而語。而且,一個重要區別是歐美高校的獎學金大多與政府無關。說中共“買留學生”並不為過。而另一方面,筆者看到的卻是很多中國家庭節衣縮食,花巨款供孩子去國外讀書,其中極少數的才能拿到獎學金,本科學生基本沒戲。

除了“買留學生”,中共每年在海外投資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也是花費不少。截至2017年底,全球146個國家(地區)共建立了525所孔子學院和1113個孔子課堂,這些學院的成立費用和管理、任課教師的薪酬,基本是中共當局買單。

2010年,美國傳統基金會外交政策研究中心主任Helle C.Dale在World Affairs雜誌7-8月合刊上發表一篇《全力以赴:中國展現魅力》(All Out: China Turns on the Charm)中提到這樣一件事:在當年美國國會的一次聽證會上,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資深成員參議員Richard Lugar指名要求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解釋,為何中國能在美國開辦60個文化中心,而美國在中國卻沒有類似的機構。克林頓表示,中共政府在美國正在做的事情,美國政府沒有同樣財力在中國做到:“每個孔子學院啟動費用需要100萬美元,每年運營費用超過20萬美元。美國政府在預算上沒有中國政府這樣的大手筆開支。”

按照“每個孔子學院啟動費用需要100萬美元,每年運營費用超過20萬美元”來計算,525所孔子學院和1113個孔子課堂需要多少資金?單單每年運作就需要近20億美元。

中共希望通過買留學生和建立孔子學院,達到輸出其軟實力的目地。其目地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可以達成,尤其在孔子學院在歐美遭到質疑和抵制後,尚需兩說,但與中共對國內教育的投入相比較,中共的居心倒是的確讓人相當懷疑了。

第三件事是馬哈蒂爾日前當選馬來西亞總統後,宣布取消籌建中的新加坡至吉隆坡高鐵項目,並重新談判東海岸鐵路。這兩個曾由馬國前總理納吉極力推行的超大型計劃,資金都來自中共。根據報道,新馬高鐵項目造價為170億美元,而東海岸鐵路項目計劃投資約為140億美元,主要資金由中國進出口銀行以貸款的形式注入。

除了上述兩個項目屬於中共提出的“一帶一路”計劃外,中共還在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尼泊爾和緬甸等亞洲國家以及東歐國家,投巨資或擬投巨資興建基礎建設項目。不過,該計劃目前屢屢受阻,多國對中共說“不”。正如陳破空所分析的:“所謂中國(中共)模式,根本行不通,一出國門,就是見光死。”

一個問題是,中共哪裡來的這許多資金?又是買邦交國,又是買留學生,輸出軟實力,又是推動經濟擴張……與之相對的是,中國人的生活依舊是壓力山大。貪污腐敗仍舊沒有解決,房價依舊是居高不下,看病難、上學難依然沒有解決,空氣污染、水污染、食品安全問題依然沒有解決,貧富差距持續擴大,掙扎在死亡線上的貧困人口依然生活在絕望之中……

如果中共將買邦交國、買留學生,建立孔子學院、資助他國的巨額資金,投注到接近中國的民生問題上,又會怎樣呢?可惜,這樣的如果只能是如果。因為中共的邪惡本質決定了,它絕不會真正地為人民的福祉考慮,而只能是以壓榨百姓為己任,所謂的“為人民服務”從其建立那一天開始,直到今日,依舊是一句謊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