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熱貼:范冰冰哭都沒用了 在政治面前她已不重要!

崔永元范冰冰後悔都沒用了,在政治邏輯面前,他們已不重要

崔永元撕范冰冰係看上去像係娛樂圈的一場黑天鵝事件。

范冰冰在輕佻地發那條"武月很開心"的微博時,不會想到崔永元會公開陰陽合同;

崔永元在范冰冰的挑釁中公開陰陽合同時,不會想到它會颳起如此猛烈的風暴;

馮小剛、劉震雲,還有無數娛樂圈的大腕、資本市場,不會想到一場個人恩怨會成為娛樂圈黑暗世界的一次危機……

係的,本來概率極低,但又破壞力極大,不可預測,難以防禦。

這正係黑天鵝事件的特徵。

可係,很遺憾,出現的係灰犀牛,而唔係黑天鵝。

美女作家米歇爾·渥克在《灰犀牛:如何應對大概率危機》這本書講:

危險的到來很少係出其不意的,總係事前發出各種各樣的警示信息,讓人識別,做好防範準備。可憐的係,這一次次的機會,都被錯過了。於是,真正的危險就隨之而來了。

早在崔永元之前,其實就已經有了各種各樣的警示了。但在娛樂圈賺大錢、逃稅的這幫人,頭腦上、心理上都深陷這個利益結構中,看不到危險的來臨,好像並沒咩事。

但政治邏輯、社會邏輯,都不再支撐他們這樣玩落去。

在國稅總局發話,無錫稅局要來查之後,范冰冰突然就可憐了。

她一改發聲明保留"法律權利"的高姿態,淚水漣漣地給崔永遠打電話道歉,講她不知道《手機》電影對崔永元傷害的事實,那時她還小呢。然後,崔永元誤解她了,發"武月很開心"的微博係跟劇組簽了合約,開拍的時候她必須發一個微博,她就選擇了咁一個微博。

崔爺呢?在武月小姐的哭聲中,馬上就心軟了,便向她和馮小剛的老婆徐帆、劉震雲的女兒道歉,講不想拖累她們,同時講曝光那份陰陽合同唔係范冰冰的。

他還安慰范冰冰,"沒事,你唔好怕,我們也經常被人查,我們基金會有時被人一查查好幾個月呢。"

看得我為善良的人着急。

崔永元雖然"不相信范冰冰不知道",但在他內心裏,相信了范冰冰很可憐。係啊,"一個女孩子,有個演員夢,打拚咁多年,真嘅不容易……"

小崔應該不知道IMC心法所揭示的:真自我有一種漏洞,名叫"道德壓力",假自我有一種實力,名叫"裝可憐"。

假自我要祭出"裝可憐"這種實力,已經係在玩了用社排的位置碾壓、攻擊、心計、耍賴等實力之後,最後的一招了。它擺明了就係衝著真自我在道德壓力上的漏洞而來的,而這幾乎係任何善良者的死穴。

范冰冰祭出這種實力了,沒想到,在崔永元身上,一擊即中。

范爺威武!

好,支持,娛樂圈有希望了!

其實分析范爺"武月很開心"的微博到底係咩意思已經有點侮辱人的智商了。用語言-心理分析輕輕一看,就知道跟劇組簽約要發微博發的也應該係你現在的狀態,語言的主體係你范爺本人,而唔係"武月"。這點小伎倆就唔好來秀了吧。

但崔永遠本來充滿憤怒的心理能量,似乎已經消耗殆盡。

係的,他本來就只想針對馮小剛、劉震雲,本來只係私人恩怨,並沒有揭開娛樂圈黑幕的偉大抱負。但馮小剛、劉震雲一直不理他,心理能量的發泄變成了個人的表演,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而在這個時候,范冰冰的輕佻挑釁,終於讓他揾到了把心理能量傾泄出去的目標。

不得不講,馮劉二位,深通心理博弈之術,把假自我玩出了一個很高的境界。我諗採訪一下,兩位係從哪位大師那兒學來的?

可以看出,馮劉對崔永元的了解,遠遠超出了崔永元對他們的了解。甚至崔永元對自己的了解,都還不如他們。

十五年前的那一個算計,勝負早分。

崔永元在發泄了憤怒,而又引發了他原本想像不到的風暴後,他的內心世界已經完全變了。

•一方面心理能量發泄完,沒咩力量了,包括現在對馮劉的恨,已不如當初。

•另一方面,捅咁一個大漏子,唔係他原來頭腦-心理注意力的方向,超出了他的意料,他也懵了,並沒有心理準備去應對娛樂圈黑幕咁一個複雜局面和其中的風險。

•還有,范冰冰的裝可憐,擊中了他的真自我的漏洞。他只能一方面下不來台地表示要配合稅務機關,另一方面則陷入了內心糾葛,北京日報講他已"萌生退意"。

可係,無論怎樣,局面已經唔係崔永元范冰冰們所能控制的了。

本來這也係遲早的事。

崔永元范冰冰們,不過係已經發生和將要發生的社會變局中的啲符號性人物而已。

為了把這場灰犀牛事件揭開得清楚啲,我諗先講一下政治和娛樂的關係。

政治係一種社會運作,為了某些人的利益,它要按某些方式玩落去,好玩不好玩都得這樣玩。違背它規則的人只能出局。

要保證權力秩序和所分配的利益,"政治"至少會生產出一種公共產品:壓抑。無論係內部還係外部的人,不用掏錢都能免費分享。所以你看到有啲官員因為"抑鬱症"自殺了。至於社會氛圍係咪壓抑的,每個人都能體驗。

這就係維持政治運作所產生的社會心理後果。裝一下學術13叫"社會心理成本"。

如果壓抑變成大規模的社會問題,每個人都有心理問題,抑鬱,狂躁,神經兮兮的,會怎樣?他們還有幾多心理能量,幾多歡樂用來注入到"政治"這架機器中,維持它的運轉呢?至少要讓人有力氣喊好威武支持中國有希望了啊。

另外,同樣非常重要的係,如果在壓抑的氛圍中,人們把心理能量用在思考政治該如何玩點算?可以讓人把心理能量轉移到別處去,可以讓他們頭腦上失去這樣想的能力,即白痴化嗎?

可以啊!只要請出一種社會機制就可以。

商業也係如此。如果CBD白領下了班都不輕鬆娛樂一下,第二天如何恢復精力把心理能量用在公司業績上呢?

政治(還有商業)所請出的這種社會機制,它的名字叫娛樂。

它負擔有這樣的崇高使命:

1.讓人受壓抑的心理能量得到無害的發泄,重新恢復活力,以便繼續為政治、商業的運作作出應有的貢獻;

2.讓人感覺生活還係美好的,政治、商業的壓抑不算咩;

3.讓人不用去思考,弱化頭腦功能,扮演好政治和商業指定給的角色。

這係基礎的崇高使命,更崇高的使命係:娛樂還要承擔宣傳功能,要讓人在娛樂中被洗心,進行政治認同。

既然娛樂的使命咁崇高,那它當然也係,而且必須做成一個產業。2017年,中國泛娛樂業的總產值係4800億元。

娛樂和政治在社會運作上儘管有這樣一個關係,但畢竟它們都有自己的運作邏輯,有自己獨立的利益。它們也係會有衝突的。

娛樂係哄人開心的,理論上,哄人開心的領域係關注者最多的。

而越低俗的事情,人越喜歡,也越開心。

另外,娛樂和政治一樣,也需要造魅,會有一尊尊偶像。

於是,娛樂和政治就有衝突了。

•第一個衝突,係關注的衝突。你們都關心這個明星哭了嗰個小鮮肉笑了,邊個還來聽領導的重要講話?領導的講話還有沒有重要性了?

•第二個衝突,係話語權的衝突。明星的粉絲動不動就係幾千萬,放個屁都一呼百應,擁有非常強大的社會動員能力,這置領導的權威於何地?還拿領導當領導不?

•第三個衝突,係價值觀的衝突。你們一天到晚宣揚的全係社排、拜金、出軌、吸毒這些腐朽的資產階級價值觀,這係在打HX價值觀的臉嗎?講好的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我竟然把它背完了,不禁對自己的記憶能力感到驕傲和自豪)在你們這些有影響力的人身上沒有看過,這係在傳播"正能量"嗎?

•第四個衝突,結構性利益的衝突。本來政治和娛樂係兩個領域,沒有利益衝突,但如果社會貧富差距大,如果無數人對明星的天價片酬充滿怨言,如果體制無論係無力還係無意解決社會貧富懸殊,如果恰好明星的天價片酬有黑幕而叫國家的嗰個人又缺錢……那就有結構性利益的衝突了。娛樂圈在利益分配上的黑幕,以及逃稅的"陰陽合同",那就成了一個突破口。

從這幾年來的政治邏輯上看,對娛樂圈一直在從外部進行"約束"。

2016年

王寶強和馬蓉出軌離婚的事,蓋過了奧運頭條,被央視猛批。

2017年

32位一線明星充分發揮他們的話語權,做了HX價值觀的廣告。

2018年

主流媒體批某些娛樂明星扭曲社會價值觀的聲音比以往猛烈得多,批的已經不僅僅係本山趙大叔似的低俗了。再加上整治快手、今日頭條,在整個社會氛圍中,"HX價值觀"從不能觸碰的底線到對明星的一種規範了。

以上,對應第一、第二、第三個衝突,用葛蘭西的話講,都係要從娛樂圈那兒獲取"文化領導權"。

那麼文化領導權通向咩?它又係咩的前奏?

答案在2018年3月那兩個會議里開始揭曉。

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一分為三,"新聞出版"和"電影"劃歸ZXB進行管理。

崔永元馮小剛范冰冰,還有華誼兄弟、唐德影視的背後,都閃爍着兩個字:電影。

新聞出版劃歸ZXB的邏輯就不用講了。電影劃歸ZXB係咩意思?用Five-Mao們的話講,背後在下一盤咩樣的大棋,可以讓邊個嚇尿?

顯然下的係這樣的大棋:把電影做成一種既宏揚主流價值觀又具有國際文化競爭力的產業,輸出"中國價值觀"。電視宏揚主流價值觀沒問題,但要具有國際競爭力,就憑嗰啲神劇和哄粉絲開心的節目,那還係算了吧。

電影要具有這樣的功能,需要資本,需要市場,也需要有助於拍出"好電影"的遊戲規則。其中,最重要的,就係明星的"天價片酬"的惡劣影響。它從2016年就被央視、人民日報等揭批,但當時主要還係針對電視劇,而到2017年,則指向電影了。一幫"老臘肉"加入對"小鮮肉"的討伐,更係把這個問題提了出來:在這種土壤中要拍出有國際競爭力的好電影,那還係算了吧。

跟電影有關的娛樂圈需要"整頓",恐怕並不僅僅係很多人的"共識"。看不到它劃歸ZXB後會迎來一次遊戲規則的改變,一個人在政治覺悟上應該係不合格的。

所以,在對應第一、第二、第三個衝突的事情發生了之後,關於結構性利益的衝突這個問題提上議事日程,不過係個時間問題。這係政治邏輯運作的結果。

本來時間肯定會推遲的。但崔永元引爆了社會邏輯,因此提前了。它打亂了節奏,給所有相關方都出了一個難題。

范冰冰等明星通過各種方式(陰陽合同、在東陽、無錫、霍爾果斯等註冊公司等)避稅逃稅唔係我在呢度關心的問題。這些在行業內眾所皆知的事情既沒見到被稅務查處也沒見到曝光於大眾視野,合理的推測係穩住資本、考慮社會影響和防止市場被突然破壞的需要。我們必須承認政治邏輯和社會邏輯係不一樣的。但當負面影響小於正面評估時,該來的總會來,灰犀牛一直存在。

沒想到崔永元曬出6000萬的陰陽合同後,把這一點給挑明了。

灰犀牛在不遠處,突然擺出加速的姿態,似乎要朝娛樂圈的黑暗世界衝過去。

對貧富懸殊、明星逃稅的社會不滿已經被激發出來,主流宣傳機構已經發話了,國稅總局不能裝沒看到。地方政府再考慮資本,考慮對本地的稅收影響,也不能沒有一個交代。更何況,這年頭,地主家也沒有餘糧,而娛樂圈陰陽合同的背後,邊個知能查出幾多錢呢……

崔永元內心煎熬,而范冰冰後悔了。但他們已經不重要。接下來的時刻,已經不屬於他們,而係屬於政治和娛樂這兩個領域的博弈,屬於政治邏輯和社會邏輯的碰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石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