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冉沙洲:中南海外交困局原因何在?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周六(6月2日)抵達北京,展開和中國的第三輪貿易談判。周日談判結束時,雙方並未發表聯合聲明。(ANDY WONG/AFP/)

上月下旬,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赴俄羅斯出席24日在聖彼德堡舉行的第22屆國際經濟論壇,並訪問白俄羅斯。媒體報導,王岐山隨後還將於6月訪美。這就是說,王岐山擔任國家副主席3個月就先後出訪俄、美兩個大國,其外交重要角色的擔當十分引外界關注。

雖然說王岐山赴俄羅斯出席聖彼德堡國際經濟論壇,但其實他赴俄的重頭戲是見俄羅斯總統普京。俄羅斯一位專家稱王岐山訪俄另有棘手使命。那究竟是個什麼樣的“棘手使命”呢?

路透社給出了答案。在微妙而緊張的中美貿易談判期間,5月19日,路透社引述美國官員的消息報導說,北京正在考慮一個依靠大規模進口美國液化天然氣(LNG)減少美中貿易逆差的方案。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也告訴ABC,商務部長羅斯將研究美國可以顯著增加出口的一系列領域,包括能源、液化天然氣、農產品和製造業產品。此外,美國財長姆欽也告訴福克斯新聞,美國期待在未來三到五年看到對中國的農產品出口增加35%到40%,對中國的能源出口翻番。這意思是,中方將從美國進口價格便宜許多的液化天然氣及其它能源產品了,而不必再從俄羅斯進口高價液化天然氣及其它能源產品。

如果中方從美國擴大能源進口,就必然會影響到中方與俄羅斯關於進口液化天然氣合約的執行,進而影響到中俄戰略夥伴關係。王岐山此番訪俄,就是要同俄羅斯總統普京委婉表達來意。這大概就是俄專家所說的“棘手使命”。

不過,比起赴俄的使命,王岐山還有一個更大的使命,那就是6月赴美國訪問。其實,如何平息由美國總統川普發起的貿易戰,這才是王岐山赴美的使命。自川普向中共發起貿易戰以來,中共感覺遭遇了美國有史以來最不好對付的總統。

這場貿易戰,從進入2018年川普開始放風起,到目前為止,中美貿易進入到第三輪談判,跡象顯示,真正的貿易戰現在才開始。回顧前段時間,其實算不了什麼貿易戰,只能說川普對中共小試牛刀,試試中共的底線。幾個月以來,川普迭出奇招,越戰越勇;而中共外強中乾,且戰且退。中共自“改革開放”以來,沒有一個美國總統像川普那樣,對中共沒完沒了地一路窮追猛打。所以,王岐山早早地就開始注意到了這位川普總統,在中共十九大前的一次與美國金融界精英會晤時曾問道:“川普是一個偶然的現象,還是一個趨勢?”這個問題是中共高層普遍感覺困惑的問題。王岐山問這個問題,或許表明,他從那時起就知道他將要擔任新的角色。也或許,王岐山對擺平中美關係,對搞定美國總統川普,信心滿滿。

外界早就聽說王岐山要統領一個超級外交部門,協助習近平把控中共外交,香港嶺南大學亞太研究中心主任張寶輝稱,在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統管全域的同時,“王岐山的任務可能是將習近平的理念變為相關政策”。王岐山是習近平倚重的人,據傳王岐山具有各方面的才能和經驗,尤其懂金融、經濟,在美國又有廣泛的人脈關係,因此認為王岐山是解決中美貿易摩擦的不二人選。有報導稱,王岐山今年3月在中共兩會擔任國家副主席後,就開始正式介入中共的外事活動,並出謀劃策,主導工作。

王岐山最早公開介入中共外交,據外媒報導,是隨習近平、劉鶴秘密會見美國駐北京大使布蘭斯塔德。此外,還親自接見了美國政要,為中美貿易談判打通美方高層管道做準備。

3月24日,由中共國務院主辦的一個高層論壇開幕,王岐山在論壇外與部分外企高管會了面。阿波羅引述港媒《明報》的報導稱,王岐山並非論壇與會者,不過當局安排他和多名與會的外企高管見了面。這些外企多為美國公司,與王岐山會面的商業巨頭包括Google行政總裁皮猜(Sundar Pichai)、IBM公司董事長、總裁羅睿蘭(Virginia Rometty)、美國著名私人股權投資和投資管理公司黑石集團董事長蘇世民(Stephen Schwarzman)、線上支付Paypal聯合創始人蒂爾(Peter Thiel)、波音公司董事長及總裁米倫伯格(Dennis Muilenburg)等。

就在王岐山會見美國商業巨頭的當天,大陸法制網刊發標題為“美多家商業巨頭反對對華加征高額關稅”的文章,文章提到蘋果、谷歌、耐克等商業巨頭簽署請願書。這篇中共官媒的報導顯示,王岐山召集美國商業巨頭,目的是希望通過美國多家商業巨頭簽署請願書來干預川普政府的決策。這大概是王岐山統領中共超級外交後試圖平息美中貿易戰而採取的第一個舉動。但是,此後並沒有更多相關報導顯示他的這一項干預行動有所斬獲。

此外,王岐山或許又採取了一個硬碰硬的行動。在川普發出對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25%的懲罰性關稅的指令後,作為報復,中共宣布將對美國50億美元、106項商品包括大豆在內的多項農產品加征25%的關稅,試圖以此影響美國農場主選民,向總統川普施壓。但中共的這一有可能導致豬肉和食用油漲價的報復性措施遭到了全球的恥笑,稱這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中共怎麼也沒有想到,華府在不足1日的時間內便宣布,決定額外對價值1,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加上前面的500億,共有價值1,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被加征懲罰性關稅。川普在聲明中表示,中國損害美國農夫和製造業的生計,卻不改善自己在貿易上的不當行為,甚至以不公平的手段報復美國,決定下令美國貿易代表向價值1,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這時中共似乎才明白,川普對中共這是要動真格的了。

試圖以影響美國農場主選民向總統川普施壓的做法表明,第一,如川普所說,中共損害美國農夫和製造業的生計,卻不改善自己在貿易上的不當行為,甚至以不公平的手段報復美國,這表明中共既無公正原則,又無道德底線;第二,缺乏智慧,手段低級。

第二輪談判結束後,當中共還沒有從戰戰兢兢的狀態中完全走出來,第三輪中美貿易談判便開始了。在第三輪談判即將展開之前,有一場前戲,即白宮在5月29日突然發出一份聲明,將對中國商品及投資採取301措施;同時在白宮網站上羅列了中共的種種罪狀,表示將在6月15日前發佈針對中國500億美元商品加征25%關稅的最終產品清單,6月30日前公布對華技術投資和加強技術出口管控的限制措施。

川普在這場曠日持久的貿易戰中,向中共高高舉起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並沒有急於劈下來,而是採取打打停停、停停打打的策略。時而盤馬彎弓,引而不發,時而殺聲震天,搴旗斬將,顯得縱橫捭闔,進退自如,遊刃有餘。川普的這種打法,令中共覺得難以琢磨,明顯感到極度的不適應。外界看到,王岐山作為經驗“老道”、閱歷豐富的前中共高層領導人,新任的中共外事委員會委員及國家副主席,完全無法通過關係影響川普政府的對華戰略,完全無法改變中共在這場貿易戰中最終失敗的命運。

事實上,對於這場貿易戰誰勝誰負,外界早就有定論。

在這場貿易戰還未正式打響之初,中共一開始就錯估了形勢,低估了對手,高估了自己。事實證明,決定這場貿易戰勝負的,不是靠王岐山豐富的閱歷和老道的經驗,也不是靠王岐山在華爾街眾多的商業巨頭和前白宮官員,更不是靠中共慣用的陰謀詭計、鬼蜮伎倆。

川普對中共發起的貿易戰,究其根本,是一場正義與邪惡的大戰。我們看到,除了王岐山在背後作決策指揮,劉鶴這個兩次赴美深造的高層智囊成了挂帥人物。當然,如果是兩國的正常貿易協商,劉鶴出面倒也是無可厚非的,但面對一場註定失敗的對決,將劉鶴推上戰場,這真是為難劉鶴了。因為面對中共長久以來處心積慮造成的巨額貿易逆差,絕不是劉鶴這個學術專家所能應對的。面對美國連年巨額貿易逆差,面對中共屢屢偷盜美國高新技術和強制美國投資商轉讓技術,正確的處理方法是中共高層有所擔當,與美國總統川普面對面地解決中美兩國之間存在的問題,而不是讓劉鶴出面撐場。中共高層不敢直面川普,說明中共膽怯。面對這場正義與邪惡的對決,中共在心理上已被美國打敗了。

這不禁讓我們想起了王岐山當年的反腐“打虎”。那時,王岐山出現在電視螢幕上的時候,人們似乎隔着電視都能感覺出他身上的肅殺之氣,令一眾貪官、淫官不寒而慄。雖然不能說是縱橫捭闔,但那也是一呼百應,指哪打哪,於是就有了“寧見閻王不見老王”的說法。雖然外界對習王反腐“打虎”充滿質疑,但老王拿下的畢竟都是中共罪惡累累的貪官、淫官。據報導,王岐山過去5年,在反腐“打虎”運動中查處了約150萬中共黨政官員,可謂戰績卓著。而現在,雖然有人將王岐山轉任國家副主席稱作“華麗的轉身”,但人們看到,自轉行搞外交後,尤其在同美國人打貿易戰的過程中,王岐山不再像過去反腐“打虎”那樣駕輕就熟,得心應手,相反處處感覺力不從心。所以此刻人們在電視螢幕上看到老王的時候,已失去了往日的光環與自信。這是為什麼?因為反腐“打虎”佔據了中國大陸的輿論高地,令受夠了中共欺壓的老百姓感到解氣,於是老王就有一種“打虎”英雄的良好感覺。而“華麗轉身”後的老王,背後受世界上最邪惡、最無恥、最腐朽的中共政權的捆綁,而面對的卻是代表着普世價值和世界正能量的美國。當正義對決邪惡,高下立現,相形見絀。

王岐山應對中美貿易戰未能令中共逢凶化吉,而在處理其它外交事務方面也未見起色,甚至搞砸了鍋。有報導顯示,習近平在北京、大連兩次接見曾經跟中共翻臉的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與印度總理莫迪在武漢會面,以及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突然訪問日本,等等,或許都是王岐山擔任中共超級外交的統領後所作出的決策部署。據說,這些外交大動作既能把朝鮮當一張牌來狠狠制約川普的貿易戰,又能改善中共與日本和印度的關係。但此後沒有相關報導顯示這些大動作既制約了川普打貿易戰,又破壞了美日關係或美印關係。相反,由於中共攪局朝核問題,引起了川普更大的反彈,致使中共在解決朝核問題上有可能被邊緣化。

川普在貿易戰中屢屢佔得先機,贏得主動,不是因為川普有三頭六臂,而是因為川普佔領了道德高地;王岐山在轉任國家副主席負責外交事務、處理中美貿易戰中屢屢失利,局面尷尬,不是因為老王能力不行,而是因為老王此刻扮演的角色被邪惡的共產幽靈箝制。

在本文還未截稿之際,大紀元傳來了中美貿易第三輪談判的結果,報導稱: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周六(6月2日)抵達北京,展開和中國的第三輪貿易談判。周日談判結束時,雙方既無發表聯合聲明,也沒有透露細節。這顯示,中美第三輪貿易談判重回了第二輪貿易談判時的情形。這或許預示著老王6月的訪美將十分艱難曲折,其重大使命註定難以完成。中南海的掌權人若真想突破困局,唯有破開中共的枷鎖,為中國帶來體制性的突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