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傅申奇:中共只有在兩種情況下會平反六四

——也談六四

中共最高層可能不止一次的做過沙盤推演,參照平反四五運動的模式平反六四,但最終只能放棄。因為鎮壓四五運動有黨內的一個集團背負起了罪責,而鎮壓六四隻能由中共本身來背負罪責。中共背負不起,更背負不起反人類罪的罪名。中共的決策者們很清楚:平反六四將是撬動中共一黨專政槓桿的支點,他們不可能提供這個支點!

六四屠殺已過去二十九年,很多人仍然不斷提出“平反六四”的訴求。據報道國內有“興華會”在街頭張貼標語要求“平反六四”,報道沒指明“興華會”是在一地區還是在多地區同時張貼標語。

嚴格說來,從中共的角度來看,鎮壓六四沒有錯,沒有平反一說。因為到過天安門廣場、聚集在廣場的人們,不論政治訴求是平和的還是激進的,都是反黨。廣場上最大公約數的訴求是:民主、自由、法制。並且是以大規模的群體示威製造壓力的方式逼迫中共對話和接受這些訴求。毫無疑問他們這是否定中共獨裁的挑戰行為,是否定中共一黨專政統治秩序的行動。如果中共不鎮壓,那就不是中共了。但動用軍隊血腥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平民,這就逾越了人類文明的底線,這就犯下了反人類罪。那麼中共究竟會不會平反六四?

我想中共最高層可能不止一次的做過沙盤推演,參照平反四五運動的模式平反六四,但最終只能放棄。因為鎮壓四五運動有黨內的一個集團背負起了罪責,而鎮壓六四隻能由中共本身來背負罪責。中共背負不起,更背負不起反人類罪的罪名。中共的決策者們很清楚:平反六四將是撬動中共一黨專政槓桿的支點,他們不可能提供這個支點!倒過來說,反對陣營的許多人,不是出於認知,而是出於策略,提出平反六四的訴求,希望這是動搖中共統治的觸發點。這是一個解不開的死結。

我以為中共只有在兩種情況下會平反六四,一、中共決策者有一點良心發現,像趙紫陽晚年被囚禁中反思到的那樣,為避免現存秩序一旦失序後的大動蕩,讓理智的社會平衡力量有成長的空間。這意味着高洪明先生所說的:“為六四事件平反之日,就是中國執政黨官方放棄領導一切或曰壟斷一切的特權之時,就是中國執政黨官方和平轉型之時。”另一種情況就是二、社會危機和統治危機達到了臨界點,中共垮台已成定局,為了減輕罪責,獲得更多的社會寬容,臨終前做一個姿態。

可以肯定,如果中共現在主動平反六四,有可能在未來的憲政體制下繼續存活,至少可以在社會民主黨之類的名義下繼續存活。而如果只是臨終前的表態,那中共的命運只能是被取締,被禁止存在,其罪魁只能等待被審判的命運。

因此,我們要為“興華會”在國內張貼標語提出平反六四的訴求點贊,期待更多的人們以有力的警示推動中共主動平反六四。如果實現第一種可能,那是國家之大幸,民族之大幸。但我對此並不樂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