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共產主義黑皮書》:波蘭大屠殺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一部分 蘇聯的暴力、鎮壓和恐怖(49)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

1939年8月24日,得知前一天斯大林的蘇聯與希特拉的德國簽署了一項互不侵犯條約,全世界都感到震驚。該條約的宣布,對世界很多地區造成巨大衝擊。這似乎是國際關係的一大轉變,但公眾輿論對此毫無準備。當時,很少有人意識到,兩個表面聲稱信奉如此對立意識形態的政權何以能連結在一起。

1939年8月21日,蘇聯政府中止了與8月11日抵達莫斯科的英法代表團之間的談判。該代表團本希望締結一項條約,倘若德國對所有三方中任何一方採取敵對行動,就讓三方都參與進來進行互助。自那年年初以來,以維亞切斯拉夫.莫洛托夫為首的蘇聯外交官們,就日漸遠離與法國和英國締結協議的想法。莫斯科懷疑,這兩國準備簽署另一項慕尼黑協定來犧牲波蘭,從而讓德國人得以在東方自由行動,不受約束。蘇聯與法、英的談判糾纏在無法解決的問題上,停滯不前,特別是蘇聯部隊過境波蘭的許可問題。此時,蘇聯與德國各級代表之間的聯繫卻出現新的轉折。8月14日,德國外交部長馮.里賓特洛甫(von Ribbentrop)提出赴莫斯科,與蘇聯締結一項重大的政治協議。次日,斯大林接受了這個提議。

8月19日,經過1938年底開始的一系列談判,德國和蘇聯代表團簽署了一份看上去對蘇聯極有前途的商業條約。當晚,蘇聯接受了馮.里賓特洛甫的提議,允許其訪問莫斯科,簽署已在莫斯科制定並預先發往柏林的互不侵犯條約。這位被臨時賦予特別權力的德國部長,於8月23日下午抵達莫斯科。當夜,互不侵犯條約簽署,次日公之於眾。它為期10年,並立即生效。該協議中最重要的部分,概述了東歐地區的勢力範圍和兼并問題,顯然一直保密。蘇聯否認這份秘密協議的存在,直到1989年。根據該秘密協議,立陶宛落入了德國的掌控之中,愛沙尼亞、拉脫維亞、芬蘭和比薩拉比亞將歸蘇聯控制。以何種形式維持波蘭國家主權的問題,則懸而未決。但很明顯,在德國和蘇聯對波蘭進行軍事干預後,蘇聯後來收復了1920年它在《里加條約》下失去的烏克蘭和白俄羅斯領土,連同盧布林(Lublin)和華沙兩省境內、“從歷史上和民族上來說屬於波蘭的”領土的一部分。

這項條約簽署8天後,納粹軍隊進軍波蘭。一周後,波蘭的抵抗力量全部被擊潰後,在德國人的堅持下,蘇聯政府宣布,意圖佔領根據8月23日秘密協議其有資格佔領的領土。9月17日,紅軍進入波蘭,借口是援助因“波蘭國家解體”而處於危險之中的“烏克蘭和白俄羅斯血盟兄弟”。蘇聯的干預幾乎沒有遇到什麼抵抗,因為波蘭軍隊已幾乎完全被摧毀。蘇聯俘虜了23萬戰俘,其中包括15,000名軍官。

在波蘭扶植某種傀儡政府上台的想法被迅速放棄了,德國與蘇聯就邊界確定問題展開談判。9月22日,邊界沿華沙的維斯瓦河(Vistula)划出,但在9月28日馮.里賓特洛甫訪問莫斯科後,它進一步向東推進到布格河(Bug)。為了換取這一讓步,德國同意將立陶宛納入蘇聯控制範圍。對波蘭的瓜分,讓蘇聯得以吞併18萬平方英里的廣大領土。那裡擁有1,200萬白俄羅斯人、烏克蘭人和波蘭人。11月1日和2日,經過一場公投鬧劇,這些領土隸屬於蘇聯的烏克蘭和白俄羅斯共和國。

到此時,NKVD對地區的“清洗”已經啟動。首批目標是波蘭人,他們被作為“敵對分子”全體逮捕和驅逐。面臨風險最大的人是地主、工業家、店主、公務員、警察,以及因在1920年蘇波戰爭中服役而被波蘭政府獎勵一塊土地的“軍事定居者”(osadnicy wojskowe)。根據古拉格特別聚居地部門保存的記錄,1940年2月至1941年6月,來自1939年9月被蘇聯接管的領土的38萬1,000名波蘭平民,作為“特殊移民”被放逐到西伯利亞、阿爾漢格爾斯克地區、哈薩克斯坦以及蘇聯其它偏遠角落。波蘭歷史學家給出的數字要高得多,認為約有100萬被放逐者。1939年9月至1940年1月對平民進行的逮捕和放逐,則沒有確切的數字。

對於較晚時期,檔案文獻包含有三大波逮捕和放逐潮的證據。這三波逮捕和放逐潮發生於1940年2月9日和10日、4月12日和13日,以及6月28日和29日。在波蘭邊界與西伯利亞、哈薩克斯坦或北極地區之間,車隊返程要花兩個月時間。至於波蘭戰俘,1941年夏,23萬人中僅82,000人還活着。波蘭被放逐者中的人員損失也極高。1941年8月,在與波蘭流亡政府達成協議後,蘇聯政府對1939年11月以來被放逐的所有波蘭人給予特赦,但38萬1,000名“特殊移民”中,僅24萬3,100人倖存下來受到特赦。共有逾38萬8,000名波蘭戰俘、被拘禁的難民和被放逐的平民,受益於這項大赦。數十萬人在前兩年死去。很多人被以他們是“蘇維埃政權頑固不化的敵人”為由而處決。

後者中包括,1940年3月5日貝利亞在給斯大林的一封絕密信件中,曾提議射殺的25,700名軍官和波蘭平民。該信件稱:

“大量的波蘭軍隊前軍官、波蘭警方和信息部門前官員、民族主義反革命黨派成員、被公正揭穿的反對派反革命組織成員、叛徒以及其他很多人,蘇維埃制度所有不共戴天的死敵,目前正拘押在蘇聯NKVD掌管的戰俘營,以及西烏克蘭和西白俄羅斯地區的監獄裏。

“被囚禁的軍官和警察仍企圖從事其反革命活動,並正在煽動反蘇行動。他們都熱切地等待着獲釋,這樣可以再次積极參与反蘇維埃政權的鬥爭。

“烏克蘭西部地區和白俄羅斯的NKVD組織,已經破獲了一些叛亂的反革命組織。波蘭前軍官和警察一直都扮演積極角色,領導著這些組織。

“叛徒和那些侵犯國家邊界的人中,包括眾多被認定屬於反革命間諜組織和抵抗運動的人。

“14,736名前軍官、官員、地主、警察、監獄看守、邊境定居者(osadniki),以及情報特工(information agent)(其中逾97%是波蘭人),目前被拘押在戰俘營。列兵和士官都不包含在該數字中。他們中有:

295名將軍、上校和中校

2,080名指揮官和上尉

6,049名中尉、少尉和在受訓的官員

1,030名軍官和警察士官、邊防警衛和憲兵

5,138名警察、憲兵、監獄看守,以及情報員

144名官員、地主、神父和邊境定居者

“除上述情況外,還有18,632名男子被拘押在西烏克蘭和西白俄羅斯地區的監獄裏(其中10,685人是波蘭人)。他們中包括:

1,207名前軍官

5,141名前情報員、警察和憲兵

347名間諜和破壞分子

465名前地主、工廠經理和官員

5,345名各種反革命抵抗運動成員和其他各種分子

6,127名叛徒

“由於上述所有人都是蘇維埃政權不共戴天和不可救藥的敵人,蘇聯NKVD認為有必要:

1.下令蘇聯NKVD在特別法庭上對以下人員作出判決,以便施以最高刑罰,由行刑隊執行槍決(原文以大寫字母表示):

a.14,700名前軍官、官員、地主、警官、情報員、憲兵、特種邊防警衛,以及拘押在戰俘營的監獄看守。

b.11,000名各種反革命間諜和破壞組織成員、前地主、工廠經理、波蘭軍隊前軍官、官員,以及被逮捕並關押在西烏克蘭和西白俄羅斯地區監獄中的叛徒。

2.下令在被告缺席和未提出特別指控的情況下,細查個人檔案。審問的結論和最終的判決應以如下方式呈現:

a.蘇聯NKVD戰俘事務理事會為戰俘營所有在押個人出具的一份證明。

b. NKVD烏克蘭分支和白俄羅斯NKVD為所有其他被捕者出具的一份證明。

3.由三人組成的一個法庭應對文件進行審查,並作出判決。這三人是[弗謝沃洛德.]梅爾庫洛夫([Vsevolod] Merkulov)、[博格丹.]柯布羅夫([Bogdan] Kobulov)和[伊萬.L..]巴什塔科夫([Ivan L.] Bashtakov)同志。”

1943年4月,德國人在卡廷森林發現一些包含被處決者屍體的萬人坑。幾座巨大的墳墓被發現含有4,000名波蘭軍官的遺體。蘇聯當局試圖將這場大屠殺歸咎於德國人。只有在1992年鮑里斯.葉利欽(Boris Yeltsin)訪問華沙之際,俄羅斯政府才承認,對於1940年對波蘭軍官的大屠殺,蘇聯政治局負有唯一責任。#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