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為中興反制?北京突襲國際三大芯片巨頭 或罰80億刀

正值中美貿戰硝煙瀰漫之際,中共反壟斷機構突襲國際三大存儲巨頭駐華辦公室,並繼續審查高通併購案。分析認為,中共此舉與美國封殺中興通訊有很大關聯。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6月2日抵達北京,準備與中方進行新一輪的貿易談判。陸媒澎湃新聞6月2日晚間報導,羅斯下午率團抵達北京釣魚台國賓館,中美雙方進行了小範圍高層磋商,6月3日舉行正式磋商。

存儲3巨頭遭中國反壟斷調查或罰80億

陸媒6月2日報導,中共反壟斷機構5月31日派出多個工作組,分別對韓國三星、SK海力士(SK Hynix)、美國美光(Micron)三家公司,位於北京、上海、深圳的辦公室展開突襲調查和現場取證。

早在2017年底,中國反壟斷機構就已約談過存儲第一大巨頭:三星。當時,存儲器(DRAM)正經歷破紀錄的七季連漲,給下游企業和消費者帶來巨大壓力。

韓媒曾披露,今年2月份,中共發改委再次約談三星,要求三星控制內存產品價格,並優先向中國企業供應內存。

據集邦諮詢提供的數據,2018年第一季度,被中共反壟斷組織突襲的三巨頭:三星、SK海力士、美國美光,在DRAM產業的市佔率分別為44.9%、27.9%、22.6%,合計共95.4%。

其中三星第一季度芯片業務運營利潤達到創紀錄的約680億元人民幣,佔總利潤的近75%。

業內分析稱,三星和SK海力士業績向好,主要得力於主營存儲芯片市場需求強勁。這與美國封殺中興通訊有很大關聯。

記者根據美光、三星、海力士財報統計,2017財年,三家公司的半導體業務在中國營收分別為103.88億美元、253.86億美元、89.08億美元,總計446.8億美元,同比2016財年的321億美元增長39.16%。

此次中共動用行政力量調查上述三家存儲巨頭,被指為國內相關企業開拓市場掃除一定阻力。

值得關注的是上述三大存儲巨頭遭突襲之際,路透社6月1日說,中共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表示,仍在審查高通收購恩智浦價值440億美元的交易。

目前,這筆總值達440億美元的交易已獲得8個國家的通過,但還需要中共最後決定性的一票。

知情人士稱,這筆交易是否獲批,取決於中美貿易談判進程,以及美國政府對中興通訊的解禁。

陸媒21世紀經濟報道稱,如果考慮從2016年至今的市場行為,以2016-2017年度銷售額進行處罰,那麼罰金將在8億美元-80億美元之間。

美國對中美關係的戰略定位全面轉向

麻省理工(MIT)斯隆學院教授黃亞生髮文指,川普對華的強硬態度得到了共和黨和民主黨兩黨的較為廣泛的支持。作為川普的最主要政敵之一、民主黨麻省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在面對中國貿易問題上時,也選擇和川普站在一起。

有大陸自由學者在BBC上發文指,中共在中美貿易博弈中,做出兩大誤判:其一是中共未理解川普“美國優先”政策的國內背景,過於看重他身為商人的“交易”特點,而輕視他履約及守護美國文明的決心和意志;其二是中共忽視了美國整體民意的大轉變。而中共在外交上“親俄疏美”,進一步強化美國對中共的負面形象。

美國白宮去年12月18日發表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首次重新定義了美國與中共的關係:中共被定義為美國的“戰略競爭者”。

有華府專家認為,這份報告正確定位了美中之間的關係,是對中共擴張的積極應對。

有經濟學者分析認為,如果是“戰略夥伴關係”,這意味着中美共同發展,而共同發展意味着中國的發展對美國是有利的。現在把中共定義為“戰略競爭對手”,這意味着中國的發展、擴張等,都危害著美國的利益。

中美貿易衝突的根本是中美之間的制度衝突

黃亞生5月29日在其博客發文說,其實,中美貿易衝突的最根本的起因是中美之間的制度衝突,而不是技術衝突。美國更加擔心的不是技術的崛起,而是中國技術崛起背後的制度。

然而,一直以來,中共強調“加強黨的領導”,其黨組織不僅滲透到中國的外企,甚至還強迫外國公司建立黨支部,早已引起這些外企的擔憂和撤離。

香港政治評論員練乙錚教授在《紐約時報》的文章中直言,中國經濟在這種黨組織的體制下,永遠不可能是自由地發展,而是按照黨的意志運營。

有白宮資深貿易官員告訴媒體,美國政府希望用301條款箝制中共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基於未來的科技領先地位,外界認為,中美雙方都不可能在未來科技發展較量上鬆口。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