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爭奪話語權 輸出中共模式 中共影響歐美和亞非方式大不同

在北京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廳堂里,有表現“鄭和下西洋”和高速列車的美術裝飾品(2017年5月14日)

中共通過“銳實力”來操控或影響另一個國家的政治引發美國和西方越來越多的警覺和關注,也引發了越來越多的討論。中共如何試圖影響世界的?是通過“軟實力”還是“銳實力”?中共又到底希望達到何種目的?

分析人士指出,在世界的不同地方,中共似乎有着不同的目標。在歐美,中共最大的目標應該是爭奪話語權,為中共的政權建立合法性;在非洲等發展中國家,中共是希望輸出中共的發展模式;而在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中共已經接近兩國的政治核心,希望將兩國納入自己的勢力範圍。

在美國和歐洲:為中共政權的合法性爭奪話語權

在美國智庫史汀生中心星期四(5月31日)舉行的一場有關“中國的‘軟實力’和‘銳實力’”的研討會上,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共力量項目負責人葛萊儀(Bonnie Glaser)說,中共目前在美國所做的大多數應該屬於“公共外交”的部分。

“中國現在所從事的多數活動應該還是屬於傳統的‘公共外交’領域的做法。這些外交的工具,基本上所有國家都有使用,美國也一樣。他們的目的是影響。針對某個問題,教育和勸說外國觀眾,並試圖提升該國的國家形象。”

葛萊儀認為這種通過“公共外交”手段所帶來的“影響”與政治“干預”不同。她說,干預是通過“腐敗”、“高壓”等手段“不合法”、“不透明”地試圖影響另一國的輿論。

葛萊儀所定義的“政治干預”應該是西方一些學者提出的“銳實力”。“銳實力”最先由總部在華盛頓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研究員提出,專指中俄利用“顛覆、欺凌和壓迫”的手段,來影響目標國家的政治和輿論環境。“銳實力”有別於“軟實力”。“軟實力”是通過吸引和遊說,來影響他人選擇的能力。

她認為中共在美國進行的這些“公共外交”手段有兩個目的:第一,為了加強中共政權的合法性,第二也是為了削弱民主的合法性和影響力,為輸出自己的模式做輿論準備。因此,並非沒有危險性。她說,美國應該要求中共在美國的“公共外交”必須透明,並加強相關方面的立法和執法等。

葛萊儀還透露,美國國務院已經投入資金調查研究中共“公共外交”在東亞和美國的影響力,而她本人對這兩個項目都有參與。

葛萊儀的說法與美國知名中共與亞洲事務專家,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沈大偉(David Shambaugh)的看法有點不謀而合。他曾經在華盛頓的一個智庫上說,在他看來,中共在美國和歐洲所從事的活動是一場“話語權之爭”。

他說;“我覺得‘銳實力’還不能適用於中國。……與俄羅斯不同,俄羅斯是在顛覆西方的機構、民族和價值觀,是在展示‘銳實力’,而國不同,中共關心的都是有關中國的。……中共試圖控制國際社會對中國的輿論和看法。這是他們的目標和底線。”

沈大偉說,美國媒體、智庫、大學和學者、州和地方政界人士,在美國的中國學生、學者、華人、華僑都是中共“滲透”或是“影響”的目標。他說,中共的手段能否成功取決於這些人和機構是否能夠保持自己的獨立性,不受中共的影響。

中共在美國的做法已經引起了美國國會的警覺。去年,美國國會暨行政當局中共委員會召開聽證會,討論中共如何滲透其它國家施加影響力,並默默輸出具有中共特色的威權主義。

委員會共同主席之一馬克·魯比奧(Marco Rubio)在聽證會開場致詞時說:“中國政府試圖通過引導、收買或是脅迫等途徑施加政治影響力,操控‘敏感’話題的討論。中國的做法無所不在,對美國以及與我們看法一致的盟友構成重大挑戰。”

美國國會今年也舉行了幾次聽證,討論中共的影響力。

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中共已經接近兩國的政治核心

與在美國的影響力不同,中共對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滲透觸及政治體系,可能接近兩國的政治核心。

克里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是澳大利亞的一名學者,是《無聲入侵:中共在澳大利亞影響力》一書的作者。他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曾表示,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比較小,被中共視為西方聯盟中的“比較薄弱的環節,更容易滲透”。

據澳大利亞媒體5月28日報道,澳大利亞政府的一份機密報告指稱中共試圖影響澳大利亞各層級的政治活動。該報道稱,這份報告將中國列為“最令人擔憂的國家”,並且指稱中共試圖影響澳大利亞的主要政黨已長達十年之久。

這份機密報告詳細介紹了中共在澳大利亞的廣泛影響。泄露出的報告稱中共已經試圖影響澳大利亞政府直至地方議會的每個層級,並試圖損害澳大利亞主要政黨。

報告的撰稿人之一,曾經擔任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顧問的約翰·加諾特(John Garnaut)今年3月在美國國會作證時說:“在習近平主席堅定不移的領導下,中共的活動變得如此厚顏和激進,以至於我們再也不能忽視它了。”

有消息說,調查報告是促使特恩布爾於去年12月提出通過更為嚴格的法律對間諜行為、外國政治捐款與外國干預活動進行監管的一個重要因素。

中共在新西蘭的行動也同樣嚴重。美國中情局前分析師彼得·馬蒂斯(Peter Mattis)4月份在美國國會中共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的聽證會上作證表示,新西蘭執政的工黨高層接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捐款人的重大捐贈。

馬蒂斯說,新西蘭總理傑辛達·阿德恩領導的工黨接受與中共關係密切捐款人的政治獻金,而國家黨的前任總理比爾·英格利希經常向國家黨華裔議員楊健通報情況。楊健去年捲入“中共間諜”醜聞,被指曾為中共培訓過間諜。

馬蒂斯表示,新西蘭和澳大利亞都面臨受到中共干預的嚴重問題,中共接近或已經進入兩國的政治核心,只是兩國的反應不同。馬蒂斯強調,與澳大利亞展開調查的做法不同,新西蘭現任和前任總理都否認存在任何中共影響的問題。

對非洲和東南亞發展中共家:中共利用“軟實力”,試圖輸出“中共模式”

5月26日,由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主辦的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框架下的第四屆中非青年領導人論壇和中拉政黨論壇在廣東深圳開幕。

華盛頓智庫史汀生中心的中國項目主任孫韻(Yun Sun)說,中共就是通過這樣的政治培訓,向發展中國家輸出“中共模式”。

她說:“他們的這種政治培訓有三個目的。第一,是中共的合法性,試圖告訴世界中共是如何成功的管理了這個國家以及這樣的成功經驗是如何可以在別的發展中國家被複制。第二個目的推介中國的發展經驗,就是所謂的‘交流治國理政’經驗,雖然沒有輸出‘革命’,但是確實輸出了中共的意識形態方式。第三是加強雙邊交流。”

參與這些項目的培訓目標通常是發展中國家的政治領導人、政黨領導人、年輕一代的領導人、輿論精英、女性領導人以及政府的官員。孫韻提到,在2015年為非洲培訓政黨領導人的一次短期參觀培訓中,中國與被培訓人員就如何領導國家、執行國家發展戰略、如何培養政黨以及如何招募黨員幹部等進行了交流。

孫韻認為中共的這些活動是中共建立“政治能力”的一種。也是中共有意識輸出“中國模式”的體現。

她說:“我認為,中共把‘中共模式’當成中共‘軟實力’的核心。中共也越來越有意識地,在討論中也越來越明確地把這種勵志性的‘中共模式’當成未來的一個基礎,來取代現在的霸權國(美國)。”

孫韻說,中共的有意識也體現在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去年中共十九大的發言上。習近平當時明確表態,中共可以為人類發展提供“中國智慧”和“中國方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