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歐元告急港幣告急!人民幣能獨善其身嗎?

美元指數近期持續強勢,歐元告急港幣告急!那人民幣呢?

最近,作為全球貨幣的核心標價指標,美元指數漲得有點快,讓很多人開始心慌了,也讓很多國家和經濟體開始心慌了。

衡量美元對六種主要貨幣的美元指數近期繼續上漲,美元指數盤中最高上探至95.05,仍處於強勢狀態,最終上漲0.46%,在匯市尾市收於94.848。至此,在短短兩個月時間內,美元指數飆升8%,成為全球最強的主要貨幣。

作為美元的主要對手盤,由於歐元遲遲不能明確退出量化寬鬆,加息更是遙遙無期,美國長期國債收益率的飆升,讓雙方息差不斷擴大,美元已經結束了18個月的調整,進入強勢龍抬頭的爆發期。而受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政治動蕩拖累,5月29日歐元/美元跌0.29%,報1.1591,創去年11月11日以來最低水平。

很多朋友一直諮詢筆者對各種貨幣匯率的看法,在美元、歐元、英鎊、日元等幾種主要世界貨幣中,筆者最不看好的就是歐元。因為對於已經實現貨幣統一的歐盟來說,當前失去印鈔權的各成員國,主權債務會將一個各疲弱的成員國最終逼上公投退歐的絕路上去,歐元面臨的地雷陣更多。

從當初希臘引發的歐債危機、到英國脫歐公投的成功,再到現今意大利大選引發的退歐風險,都是如此。

意大利民粹主義政黨“五星運動”與極右翼的北方聯盟將組閣的消息使得歐洲市場持續動蕩,而上周關於有疑歐傾向的經濟部長的提名問題,意大利總統與兩黨間持續較量,最終使得候任總理孔特放棄組閣,意大利可能在今年9月提前大選,而兩大極端政黨可能在選舉中獲得更多支持,可能使意大利產生一個反歐元、以及擴張財政的新政府,這一概率正在上升。這導致意大利出現了股債匯三殺,德意息差最高接近250BP(基點),創下2013年以來的最高點。

意大利政局動蕩加重了市場的恐慌。而西班牙大選也即將來臨,右翼候選人有望表現不俗,所有這些都對歐元形成壓力,隔夜歐元/美元跌至7個月新低。英法德三國股市收盤均跌超1%,意大利政局動蕩抬升市場避險情緒,意大利富時MIB指數也重挫2.6%,意大利10年期國債收益率升破3%關口,為四年來首次。

筆者認為,這些雷不是短期的問題,而是歐盟體內從良性向惡性轉化的毒瘤,如果不能徹底根除,歐元兌美元的總體走勢會一直下降,直到雷暴,歐盟崩盤,歐元解體,這些都是大概率事件。

意大利局勢和前景未明的美朝峰會,為全球金融市場蒙上了一層陰影。而北京時間5月30日凌晨美國再次對中國500億美元商品徵收懲罰性關稅的消息,讓全球市場再一次風聲鶴唳。美股道指大跌391點,標準普爾下跌超過1.16%,歐股及亞太主要股市大多下跌,美債、日元和黃金成為避險品種上漲。

美歐之外,新興世界早已是哀鴻遍野。美債利率上行、大宗商品價格疲軟、全球流動性收緊,資本外流,這些曾經引發新興市場貨幣危機的因素魅影再現,而土耳其、阿根廷等新興市場國家已率先出現了股、債、匯市的巨幅動蕩,特別是貨幣匯率的自由落體式下降,這讓投資者對“削減恐慌”是否會再次發生的擔憂不斷上升。

數據顯示,MSCI新興市場貨幣指數在上周錄得下滑1.3%,這也是該指數自2016年以來的最大單周跌幅,這被市場解讀為新興市場的貨幣或面臨更大強度的貶值。除阿根廷、巴西及土耳其等國受不斷增強的資本外流壓力影響、貨幣快速貶值外,亞洲貨幣也均出現一定幅度貶值。其中,印度盧比對美元的匯率自今年年初以來已下滑超過6%。香港港幣受到資本利差擴大和資本外流衝擊,近一個月以來一直在死亡線上掙扎,可能成為亞洲貨幣風的風暴口。

隨着美元自2018年4月中旬以來反彈走強,新興經濟體在匯市、股市均呈現一定程度壓力,大部分新興經濟體均出現下跌。自4月16日以來,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國家的股市股指跌幅超過6%。

在過去幾年裡,低成本的美元營造了一個寬鬆的貨幣環境,新興市場國家也不斷借債,尤其是美元債。國際金融協會(IIF)4月數據顯示,2012年-2017年的五年時間裏,包括所有部門在內的全球債務增長了25萬億美元,新興市場國家的債務從42萬億美元增長至63萬億美元,佔全球增量的84%,其中絕大部分為美元債。在過去一個半月時間裏,大約有80億美元的資金逃離了發展中國家的債券與股票市場,而未來這一趨勢還會繼續。

在美元指數持續飆升和美元連續加息下,類似阿根廷三天內加息到40%的瘋狂舉動,也會成為未來很多新興經濟體對抗美元抽離的招牌式動作,成為新常態。那些背負天量債務的、那些沒有利用多元化貨幣對衝風險的人,成為未來最大的風險人群。

所有新興市場貨幣中,人民幣似乎還不算最差的幣種,可美元兌人民幣近期也從3月28日的6.24上漲到了如今的6.42,漲幅為3%,也是非常可觀。美元指數強勢突破95關口的過程中,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繼續承壓。5月30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4207元(最高報6.4329元),較上一交易日5月29日的6.4021元下調186個基點,連續第五天調降。

近期的美元兌人民幣匯率日K線走勢圖(網絡圖片)

中國4月份的外匯儲備公布了,總額為3.12萬億美元,比上個月減少了180億美元,進一步證實2月份的判斷,外匯儲備的回升已經到頭了。雖然給出的解釋是美元升值,外匯儲備中的非美貨幣貶值,但影響應該不至於這麼大。

大家經常聽到有人在喊“保外匯”,但是很多人都弄混了外匯和匯率。這二者息息相關,但又有不同。你看貨幣已經崩盤的委瑞內拉,人家官方匯率依然杠杠的,變化的只有黑市匯率。所以在那些外匯官職的國家,指望官方匯率一瀉千里,基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你要觀察的只能是民間匯市。

外匯儲備是匯率的基礎。我們看到的匯率下跌,本質上是外匯儲備流出造成的,而造成外匯儲備流失的,是匯率貶值的預期,而不是匯率本身,這是一個正向反饋的過程,雖然互為因果,但是外匯儲備是根本。

“股債樓匯”四大市場,最不受待見的是股市,最應該保的是外匯。為什麼?誇張點說,外匯就是人民幣的貨幣之錨,沒有了外匯儲備,大家猜猜人民幣的信用會在什麼水平?

而香港更不用說了,港幣本身就是美元的匯兌憑證,沒有外匯儲備,港幣等於廢紙一張。所以,儘管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從6.9的水平回升到過6.25的水平,但筆者依然不看好匯率,因為中國的外匯儲備只回升了不到2000億美元,而同時還增加了2984億美元的外債,再加上約3000億美金的貿易順差。現在,3.12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中,預計外債水平已經達到了1.8萬億,也就是說,實際上能夠用的也就一萬億,你說外匯儲備是不是個大問題呢?

目前,本次美元指數反彈的高點必然在100以上,加上美國鐵心了要壓縮對華逆差,意味着未來我們外儲最大的來源,面臨著被美國掐斷的風險。如果在這波美元走強的過程中,中國的人民幣匯率不能維持在6.9以上,那麼匯率貶值的預期將再度回頭——這個時候,我們已經沒有多少彈藥可以用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