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精品推薦 > 正文

朋友圈超火愛情故事:「31年後 我還是忘不了她。」

《紅樓夢》就是中國人心尖兒上的寶貝。將來的人還可以把《紅樓夢》再重拍一百次、一千次,還可以再拍一百年、一千年,總會有人超越前人。我們的責任就是用自己的才華、努力和心血,築起一道《紅樓夢》的高牆,讓後來的人超越時,知道沒那麼容易。

——87版《紅樓夢》作曲王立平

今天偶然看到一則消息

《紅樓夢》又雙叒叕要翻拍成電影了

下面有個人留言:

87版紅樓一夢,終身難醒

31年過去了

那版《紅樓夢》依然是無數人心中

無可取代的經典

有人不解:

這部幾十年前,畫質都不清楚的片子

憑什麼可以經久不衰

在豆瓣上的評分更是一直高達9.6分

歸根究底,不過“用心”二字

導演王扶林決定拍攝《紅樓夢》的原因很簡單:

他發現那個時候讀原著的人太少

想通過拍攝成電視劇的方式讓更多人認識經典

“一個文化大國不能對自己祖先

留下的文化遺產視而不見”

為了拍好《紅樓夢》

王扶林暫停手上的一切工作

把自己關在房子了讀了整整一年的原著

那一年,我竭力要做的事,就是全面理解《紅樓夢》的內涵、曹雪芹的生平等等。其實,花一年時間全部理解是不太可能的,但我儘力而為。

——王扶林

站在黛玉和寶釵之間的就是王扶林

除了自己專研

他還請了諸多文學大師和紅學家擔任顧問團

包括中國紅學會秘書長鬍文彬先生

著名作家和歷史文物研究家沈從文先生

現代話劇史上成就最高的劇作家曹禺先生

明清史及戲曲研究專家朱家溍先生

紅學泰斗周汝昌先生

國學大師、紅學家啟功先生

漢學家、紅學家吳世昌先生

.....

這些老先生們不問任何報酬

一次次坐着公交車來參加座談會

商討劇本和場景呈現

幫助演員更深入的去了解《紅樓夢》

只為將這部作品更好地呈現出來

紅學家給演員們講解《紅樓夢》

87版《紅樓夢》攝像師李耀宗

曾在接受採訪時感嘆道:

現在大家都想着往前沖

人人都想占點兒便宜,這跟過去不一樣

進劇組的人,大多都很單純地想着

我能為《紅樓夢》做什麼

左起:蔣和森、王扶林、曹禺、戴臨風、王立平(作曲)、胡文彬

拍攝寶釵戲份之前,周汝昌先生(右一)耐心地同飾演者張莉,講述了曹雪芹所描寫的薛寶釵和他本人對寶釵的理解,講了幾個小時。

為了讓演員真正成為“紅樓夢中人”

劇組舉辦了兩期紅樓夢演員培訓班

請名家大師進行原著講解

以紅學教化,耳濡目染古人的生活習俗

民俗大家鄧雲鄉先生

手把手教演員如何拿起放下茶杯,怎樣踩碎步

清史專家朱家溍先生教他們行禮

滿清貴胄紅學家啟功先生示範如何作揖

還有琴棋書畫,無不細緻

.....

寶黛初相會,黛玉向寶玉回禮時

雙手握拳上下交疊,標準的萬福

飾演黛玉的陳曉旭

她不是飾演林黛玉,她是將自己變成了林黛玉

閑靜時如姣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

真真切切從書中走出來的人物

拍攝王熙鳳之死時,是在哈爾濱的一個農場

當時大雪茫茫,零下三十多度

飾演王熙鳳的鄧婕穿着很少的衣服,光着雙腳

被人在雪地里拖着走

直到被凍暈過去她硬是沒動過一下

為了更好的展現角色形象

化妝師拔了所有人的眉毛,重新化妝

正是愛美年紀的姑娘,卻沒有一人抱怨

和現在太多面癱式演技相比

那個時候的每個角色都

那麼真實,那麼鮮明

秋桐算不上劇中重要的角色

但她倚着門框剔着牙

尖酸刻薄的感覺活脫脫的就出來了

有人說:真正觸動人心的影視作品

可能並不是第一眼就驚艷

但絕對經得起歲月考驗又值得細細品味推敲

87版《紅樓夢》每一個看似普通場景背後

都是極致的認真和考究

那是大師尚未遠去

人心尚且有敬畏的80年代

道具師馬強製作的宮燈,精緻入微

寶玉的蠅頭小楷《芙蓉女兒誄》

甄士隱請賈雨村吃螃蟹,用的是蟹八件

文人吃東西的講究一覽無餘

可卿出殯時的大批紙紮

是專程請為吳佩孚葬禮做紙紮的老師傅

帶着徒弟歷時一年紮成的

紅樓夢裡的閶門外十里街

在原著中並未贅述,在熒幕中也是一閃而過

但鄧雲鄉先生依然誠心以待

和畫家、詩人好友聯繫,花了近一個月的時間

布置這條200多年前的小街

街上買桃花塢年畫的

年畫是蘇州刺繡研究所主任徐紹青先生

所珍藏的是乾隆年間木版桃花塢年畫

攤位上的泥人是蘇州博物館的珍藏

——清代前期的虎丘泥人

而那位小販正是一名會捏泥人的老先生

而在服裝和人物造型上

即使31年過去了,每次看依然讓人驚艷

在臨時搭建的簡陋平房裡

服裝史延芹設計師耗時3年

根據每個人的性格、命運

設計出2700多套精美絕倫的服飾

黛玉服裝清雅

多有梅蘭竹菊花紋

寶釵服裝多為淡黃、暖色、蜜色

搭配脖上金鎖,顯得大氣又不落俗套

上至達官顯貴下至奴僕婢女,無一重樣

賈寶玉

元春

惜春、探春、迎春三姐妹

王熙鳳戲份貫穿全劇

服裝設計史延芹老師為她設計的衣服達七十四套

對此化妝師楊樹雲只有一句話:

“她有多少套服裝,我就有多少髮型跟上”

楊樹雲進入劇組後,重讀了7遍《紅樓夢》

翻遍了當時劇組裡紅學專家的紅學期刊

做足功課才開始設計每個人物的髮型妝容

我生活在《紅樓夢》的藝術創作氛圍中,每天聽紅學專家講課,看導演拍戲,大家談的除了《紅樓夢》,還是《紅樓夢》,我已經生活在大觀園中。

——楊樹雲

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

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

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

臉若銀盆,眼如水杏

一雙丹鳳三角眼

兩彎柳葉吊梢眉

從丫鬟簡單的雙環髻到複雜的太太們的髮髻

最少都要3、4個小時

一切都仿着以前大戶人家們的規矩來

演員凌晨三四點鐘起來化妝是常態

而作曲家王立平跟了劇組4年

耗盡心思寫了那13首歌曲

其中僅一首《葬花吟》就費時一年零九個月

我願意把我創作的黃金時代貢獻給《紅樓夢》。如果我試寫一個主題歌,如果你們覺得好,你就用我;如果寫的不好,我一分錢不要,我自己就走。

——王立平自薦的話

開闢鴻蒙,誰為情種?

都只為風月情濃

儂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儂知是誰?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滴不盡相思血淚拋紅豆

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

機關算盡太聰明

反算了卿卿性命

自古窮通皆有定,離合豈無緣?

從今分兩地,各自保平安。

關於演唱,王力平沒有選擇名家或者歌唱家

而是選擇了來自汽車修理廠的普通女工陳力

將她帶到紅樓劇組,一待就是三年

從讀《紅樓夢》開始

幫她理解《紅樓夢》和每一首歌曲

教她怎麼用音樂塑造人物

《紅樓夢》的音樂應該是一種只屬於《紅樓夢》自己的、獨特的、有如一種方言的、全新的音樂風格,沒有人創作過這種風格的作品,更沒有人演唱過這樣的作品。而成熟、知名的歌唱家都已形成自己的演唱風格,讓他們改變是很困難的。

為了“曹雪芹詞,王立平曲”,上刀山下火海,值了!

——王立平

面對《紅樓夢》的讚譽

導演王扶林曾說過這樣一段話

“我並不覺得驕傲,因為我以為87版《紅樓夢》只是中國電視劇的一個起點。沒想到,它竟然是最後的巔峰。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悲哀。”

31年過去了

我們還要等多久才能再看到9.6分的國產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視覺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精品推薦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