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美國打擊的目標係中共國家資本主義嗎?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美國打擊的目標係中共國家資本主義嗎?

美國力促中國入世,就表明華府政界人士根本不在意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經濟體制。(湯森路透)

5月19日,中美第二輪貿易談判發表聯合聲明稱:中美雙方就創造有利條件增加製造業和服務領域的貿易達成共識,同意將採取措施減少美對華貿易逆差,中方將大量增加自美購買商品和服務,美方則增加美國農產品和能源出口。這一聲明隻字未提中國最為關切的中興公司的命運。

觀戰者各有各的不滿意

這場貿易戰中,傳講中方帶了一張2000億美元的採購大單,川普總統的政治基本盤農業州的選民利益不曾受損,還擴大了出口;能源擴大出口更係將增加不少就業機會。有此兩項,川普算兌現了競選時答應的「減少貿易逆差」、「增加就業」這兩項承諾,對今年國會中期選舉的共和黨議員十分有利。美國國內的不滿意集中在智慧財產權問題上,認為美中共同聲明對川普政府所提出的智慧財產權方面的核心問題含糊其辭,只係講「雙方認為保護智慧財產權極其很重要,……中國將推進有關法律法規的修改,其中包括專利法」,中國可能將因此逃過去。

中國人的不滿呈現不同的政治立場:愛國者認為這係喪權辱國,堪比1842年《中英南京條約》之恥,認為中國讓出了太多的利益,比如被強迫購買美國的農產品與能源,「一聲嘆息,中國全面讓步,可悲可嘆」。政治反對者原來多數期盼貿易戰升格為「新冷戰」,因此不滿意美國沒有完成廣大中國政治反對者賦予的光榮任務,一舉將中共政權的經濟基礎打垮,讓中共垮台。

這兩種不滿,愛國者係出於狹隘的國家意識,農產品與能源都係中國所需,中國無非係將南美的農產品與俄羅斯、中亞的能源的採購大單發往美國,價格還更優惠。愛國派們更係沒考慮,美國讓中國沾了幾多年便宜、吃了幾多虧,人家川普總統對此大方地表示,這不怪中國政府,只怪他的美國前任沒看好門。政治反對者對美國的責怪有點扯淡,希望美國王師出征,打垮中共,解放中國人民,本就係他們強加給美國的。無論從歷史還係從現實來看,美國每年都與歐盟、日本、拉美國家輪番打貿易戰,從來都沒把貿易戰的目標定為滅了他國的王,為這國造一個新的王。

接下來一個問題係中國啲評論者造出來的:美國要摧毀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

美國明言:目標並非改變中國的經濟制度

本次貿易戰中,儘管美國總統川普明言係為了減少對華貿易逆差與美國的國家安全,防止中國通過盜竊智慧財產權對美國高科技企業形成競爭,半個字都沒提他對中國政治制度的不滿。他的團隊也很好地理解了總統的意圖,5月1日,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希特萊澤在參加美國商會舉辦的活動時發表講話,表示他此次出訪中國的目標係為中國經濟引入更多的國際競爭:「我的目標並唔係改變中國的經濟制度,這個制度看起來對他們很管用,……但係我必須讓美國可以對此進行談判,我們的角色係讓美國唔好成為它(中國經濟制度)的受害者,這就係我們的角色」,「我們的麻煩清單非常長。我一直抱有希望,但並唔係充滿希望。這係一個巨大的挑戰。那係一套非常不同的制度,而且講實話,那制度對中國很管用。」

但係,美國總統、美國貿易代表的話,似乎都不代表美方的真實想法,各種評論滿天飛,最高大上的係:美中貿易戰係兩種制度的較量,美國要摧毀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對中興的制裁就係明證。

中興承擔的特殊角色

所謂「國家資本主義」的定義,就係政府在經濟發展中扮演了決定性的角色,係政府而唔係市場機制在支配該國資源和財富的分配。以此標準,中國奉行的百分百的國家資本主義,因為中國政府係國家資源的掌控者與全國所有土地的唯一最終所有者,所謂「市場原則」只係政府支配經濟的白手套,大型壟斷國有企業被稱為「共和國長子」,享有各種優惠政策扶持。但近年來由於要與國際社會做生意,最受寵的反而係中興這種國家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業。

通訊設備生產商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英文簡稱ZTE)成立於1985年,其創辦人侯為貴係中國的紅頂商人,原為中國航太工業部691廠技術專家。1992年開始,董事會確定由中興維先通這家由該企業技術骨幹集資辦的民營公司承擔經營責任,兩家國有企業不參與運營,在國內首創了「國有控股,授權經營」(國有民營)的全新模式。這種「混合所有制」經濟模式顯示出了強大的生命力,「國有控股」這一身份,讓中興得到很多政策傾斜;「授權經營」,讓中興維先通公司的技術骨幹享有豐厚分紅,有主人翁的感覺,經營積極性比國企經理們高多了。現在,中興發展為中國最大的兩家無線通訊設備裝配企業之一(另一家係軍方企業華為),在全球市場上排名前五名之內,佔全球電信設備市場10%的份額,佔中國電信設備市場30%的份額。中興的弱點係嚴重依賴從美國採購的核心零部件組裝產品。

「國有控股」這一身份,讓中興得到很多政策傾斜。(湯森路透)

4月17日,美國商務部禁止美國公司向中興通訊銷售任何電子技術或通訊元件,作為該廠商違反美國制裁伊朗相關措施的懲罰,懲罰期7年。根據美國的出口限制法規,美國政府禁止美國製造的科技產品出口到伊朗,這些禁止銷售的元件包括高通公司和英特爾公司的晶片等核心元件,據分析,中興這些商業行為,其實係承擔中國政府下達的秘密指令,也因此,中興受罰,急壞了中國政府,這才有了第二輪談判中被廣為傳講的2000億美元大單。

許多人根據中興係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的寵兒,經常承擔秘密國家使命,斷言川普政府要給中國國家資本主義致命打擊,其實係一廂情願地過份解讀。

美國不滿中國不守規則

應該講,國家資本主義並非川普發動對華貿易戰的靶子,雖然很多人都希望聽到這種講法。我還係實事求係地講,唔係,從來都唔係。

先講經驗事實。國際經驗係:新加坡係國家資本主義的經典,但美新關係不錯,從政治層面到經濟層面,前總理李光耀更係堅定的美粉。

從美國對中國的態度來看,當年在中國加入WTO之前,美國國會每年得就當年係否給中國最惠國待遇討論並作出決定,每年拿出來講的反對理由就係中國的經濟體制係非市場經濟體制,與中國企業打交道,就係在與國有企業打交道。國有企業當然係國家資本主義的名片與代表,享受的係國家補貼,因此對美國私企來講,很不公平。但係,美國有K街政治,法律允許外國政府、商業團體及其他各利益團體委託專業機構遊說白宮、國會數百位議員及各類政界要人。當時,美國許多公司急於與中國做生意,中國流亡海外的政治異議人士因為希望中國發展經濟推動民主化,因此都成了遊說國會批准最惠國待遇的力量。美國力促中國入世時,敦促WTO給了中國十五年觀察期,定了一個行業逐步放開的時間表,要求中國到期達成市場經濟體制國家標準。

應該講,美國力促中國入世,就表明華府政界人士根本不在意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經濟體制。當時的理由係:要讓中國成為負責任的國際社會成員,只有通過發展經濟、促使中國民主化,因此,要多與中國「接觸、合作」,以期「影響、改變」中國——這八個字就係美國國務院自基辛格以來形成的對華外交八字方針。

西方國家反對中國貿易行為的主要理由一直以來都係,中方有選擇且不公平地運用法律法規來達到重商主義目的。(湯森路透)

我在《欲知中美貿易戰走勢,須明三件事》一文中講過,川普總統根本不相信中國這種獨裁國家能夠被影響、改變,他上任後乾脆放棄了在中國推廣民主的方針。在他看來,與中國就係利益競爭關係,首先就係經濟利益,減少貿易逆差、防止中國繼續盜取智慧財產權,就係他發動貿易戰的目的。美國貿易代表講美國無意改變中國的經濟制度,要防止國家資本主義即經濟制度對美國造成的傷害,應該就係川普的想法。這種「傷害」,比如侵犯智慧財產權,暗中支持中興違反美國禁運條例向伊朗出售從美國進口的電子零部件,其實指的係中國政府的不守規則,而非國家資本主義制度。

中國不守規則,這係國際社會公認的,從加入WTO開始,中共總理朱鎔基就在內部講話中講過:規則係死的,人係活的,中國要認真研究WTO規則,找出縫隙,以資利用。在2009年APEC夏威夷峰會上,美國總統奧巴馬與 中共外交部官員就這一問題交鋒,奧巴馬講「中國人應該象成年人一樣行事了」,中方的回應係:「中國沒參與制訂的規則,沒有義務遵守。」我當時寫文章指出:中國係國際社會的後來者,他加入許多國際組織時,國際組織早就有規則,中國加入時曾承諾要遵守,因此不能違規。

中國屢屢違規的行為,可以用「國家機會主義」這個詞來概括。所謂「國家機會主義」,「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早年曾精確地概括為「貓論」:「不管白貓黑貓,抓住老鼠就係好貓」——意即只要達到目的,手段在所不計,所謂國際規則,在中國看來,於自己有利時就遵守,沒有利時就規避甚至違反。

西方國家反對中國貿易行為的主要理由一直以來都係,中方有選擇且不公平地運用法律法規來達到重商主義目的。美國多年來吃夠了中國苦頭,為避免率性而為的川普總統放過中興,5月17日,美國眾議院籌款委員會緊急通過一個修正案,以阻止美國商務部重新談判中興禁售令。國會兩黨議員一致通過了這一修正案。

可以預見,今後中美貿易摩擦會經常發生,就算升格為貿易戰,也係中美關係的常態,中國人真沒必要將打垮中共政權、建立民主化的希望寄托在美國身上,一切皆需要自身努力。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