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悲哀!美國人又在道德問題上給中國上了一課!

作為一個民族,我們已經失去了“見義勇為”的勇氣了嗎?(公有領域 Pixabay)

6天前,美國再次爆發了一場嚴重的校園槍擊案,10名師生慘遭同為在校中學生的槍手屠殺。這一發生在美國得州的案件也震驚了全美國,乃至世界。

但耿直哥今天要講的並唔係美國已經臭名昭著的槍支暴力問題,而係此案中兩名遇難者的故事,與幾天前我們汶川地震10年紀念日時發生的一件事相比,對比實在係太強烈。

那麼,汶川地震10年的紀念日時發生的事係咩呢?

就在大家默哀、追憶、紀念的時候,啲媒體和傳播平台,反而把當年棄自己學生不顧獨自逃跑,之後還“振振有詞”地發帖講自己“逃跑有理”的“范跑跑”給請了出來,並給了他再次“洗白”自己的舞台:

這些內容也藉著消費范跑跑收穫了大量的點擊率,並在網絡上成功又掀起了一波諸如“教師不救學生唔係錯”、“拒絕道德綁架”、“真小人總比偽君子好”的人性大討論……

於是,一個很魔幻的現象就出現了:在汶川地震10年的紀念日,嗰個精緻的利益主義者“范跑跑”——在啲網絡大V的口中,化身成為了一個“自由主義”的代表,成為了對抗中國所謂“壓抑人性”的“集體主義”的“鬥士”。

然而,就在美國這個被推崇“范跑跑”的人們,視為“最崇尚自由和個人權利”的國家,在耿直哥開篇提到的3天前美國得州發生的那起校園槍擊案中,有兩名遇害者在面對生死考驗時卻做出了與“范跑跑”截然不同的舉動。

這兩名遇害者,一名係與“范跑跑”同為人師的教師,另一位則係一名普通的學生。可在面對持槍屠殺學生的槍手時,他們想的唔係“自由和公正”的逃生、也沒有想“我沒受過相關訓練,教育部門應該對老師進行相關訓練”,而係勇敢地選擇站出來保護其他學生撤離。

(網絡)

其中那位名叫Ann Perkins的代課老師,在掩護學生撤離時,因挺身為一名女生擋下兇手的子彈時不幸喪生,從而令這名女生成功逃命;而另一位名叫Christian Garcia的男生,則係在死死抵住兇手即將通過的一扇門,好讓其他同學可以逃命時,被兇手的子彈穿透了身體……

目前,他們的事迹已經被美國媒體廣泛報道,並被社會歌頌為了“英雄”。耿直哥並沒看到美國有媒體或大V講這樣的歌頌係咩“道德綁架”或係“煽動他人去送死”。

不過話講返嚟,美國又有沒有“范跑跑”式的人物呢?美國這個崇尚“自由”和“人權”的社會又會怎麼對待這樣的人物呢?

巧合的係,還真有人被這樣指責,而且這個人就出現在幾個月前美國佛羅里達州發生的另一起震驚世界的校園槍擊案中。

這名美國“范跑跑”係當時學校的一名校警,可他在得知槍擊發生後卻並沒有衝進教學樓內保護學生和制止槍手,而係一直躲在教學樓外,結果槍手就在這期間屠殺了近20名學生。

但與“范跑跑”不同的係,這位警察事後雖然也在辯解自己的行為,但他並沒有宣稱“逃跑有理”,而係反覆強調自己“唔係逃跑”,而係在“等待增援”,以為“槍手在校外”,自己唔係“懦夫”——因為他清楚美國社會可不會原諒一個見死不救的“懦夫”。

不過,這位名叫Scot Peterson的警察還係被美國輿論釘在了“恥辱柱”上,“懦夫”、“丟人”、“恥辱”更係美國媒體在報道他時會固定搭配的啲形容詞。他則在那次槍擊案後被迫辭職並直接退休了。

更值得注意的係,美國媒體至今也沒找任何理由給這個警察“洗白”,反而係這兩天還在質疑為啥咁一個“丟人”的警察還能拿到每月8000元的退休金。這又與中國網上啲人斥責中國教育部在“范跑跑”事件發酵後取消了他的教師資格係“以言定罪”的言論形成了明顯反差。

其實,正如不少理性的中國網民所講,相比起棄學生而逃,“范跑跑”真正招人厭惡的係他之後竟振振有詞地宣稱自己“逃跑有理”,還拿“追求自由和公正”標榜自己,一副“我這個真小人比你們這些偽君子要強多了”的嘴臉。

(網絡)

所以,“范跑跑”的案例壓根也與“道德綁架”無關,也從唔係咩集體主義在迫害的個人自由,而係一種公然挑戰社會公序良俗的“臭唔好臉”,更係一種逆向的“道德綁架”。

可在汶川10年咁一個特殊的日子裏,啲人居然給了咁一個人“洗白”自己的舞台,甚至還宣稱他被“妖魔化”了…..也不知道這到底體現我們的社會“多元”,還係我們社會操守和道德的倒退。

但在美國這個被“范跑跑”的支持者視為“最崇尚自由和人權”的國度,美國人卻在用實際行動告訴我們,“范跑跑”在美國係沒有市場的,而只有捨生的英雄才會被人敬仰。

悲哀的係,這原本也係我們社會的一個常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星島環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