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之音中美貿易戰的討論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美國之音中美貿易戰的討論

美國之音探討中美貿易戰。圖為節目視頻截圖。(美國之音)

註:美國之音 VOA衛視的節目2018年5月4日討論的話題之一,係中美貿易戰。節目由寧馨主持,嘉賓包括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程曉農、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和政治分析人士高新。本文係謝田教授回答的文字整理。

美國之音:美國財政部長努欽率高規格貿易代表團訪問中國大陸,談判的兩個焦點:一係中國能否應美國要求大幅度降低貿易逆差,二係中國係否會減少對於“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政府投資。從最新報導看,雙方並未達成突破性協議。美國官員啟程前曾表示,如果無法達成協議,川普已做好對中國加征關稅的準備。美國有沒有決心兌現這個講法?中國官媒對會談罕見的低調,背後原因係咩?

寧馨:謝田教授,您怎麼看這次會談?

謝田:這次會談,沒有產生任何公報、協議之類的正式文件。現在官方放出的風聲,就係基本上沒達成咩協議,或沒有咩共識。我認為美方確實很有誠意,居然派出了咁龐大的代表團,五位政府高官都去了北京,但卻沒達成任何協議。這次會談最多可以看成係雙方在互相試探對方的底線,係個摸清底線的交鋒。我諗,美國官員肯定會把川普的觀點、他真正的要求,明確無誤的告訴了中國。中方大概也知道他們不能滿足這些要求,所以中共在宣傳上也刻意保持低調。第一次交鋒,只係互相知道一下對方的底線而已。

寧馨:謝田教授,我們知道美國著名學者托馬斯‧弗里德曼在《紐約時報》發表長篇評論,認為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戰,係一場值得打的硬仗,因為美國必須迫使中國遵守貿易規則,否則為時已晚。他認為中國的做法係靠欺騙,或侵犯知識產權,來打垮其他國家。弗里德曼的睇法現在係美國許多政、商界人士的共識。你覺得美國係咪整個國家已經準備好承受貿易戰的代價了呢?

謝田:係的。上星期我剛在《新紀元》周刊發表文章,談到為咩這次在對中國的貿易戰中,美國朝野一面倒。可以看到,即使係對川普多有責難的左派媒體,這次也都站在川普一邊。美國從國會兩院、兩黨,到媒體、知識界,基本上持同樣的立場。這係非常明確的。現在看來,如果談判沒達成任何協議,按美國原來的關稅計劃,應該係5月15日就開始實施,還有十天的時間。就係講,現在還不能看到中方最後的妥協係咩樣的。但這次中國至少應該清楚的知道了美國的底線。講來講去,這實際上就係美國總統,或美國政府的政治意願的問題,係他有沒有足夠強大、明晰的政治意願,講到做到。川普顯然與前幾屆總統都不一樣,比如在敘利亞問題上,最明顯的係在這次北韓核武問題上。金正恩為咩要放棄核武?這係前所未有的。背後的原因,就係川普利用他的軍事力量也好,或斬首行動也好,其意志係非常明確的,清晰的表現出來了。他會做到,會講到做到。在對中國的貿易問題上,如果川普還繼續保持他這種明確而堅定的風格,我諗中方應該已經知道了美國的底線。5月15日如果雙方達不成協議,貿易戰就會大規模開始。

寧馨:謝田教授,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係中國自己在講,從長期來看,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模式會超過美國,因為美國係用私營企業跟中國的國家之力來競爭。您從經濟學的角度來跟我們分析一下,這種國家資本主義的模式,係咪真嘅比美國的私營企業更有競爭力呢,您的睇法?

謝田:所謂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實際上係國家社會主義,實際上係等於係納粹主義的一種國家形態。這係中國一種混合的政治、經濟模式。國家資本主義模式係否有效,這係個非常好的問題。中共以前一直奉行“舉國體制”,“舉國體制”在有些領域可能非常有效,比如乒乓球啊等國際比賽的項目。但這種體制在高科技,比如芯片產業中,就很難真正實現它的目的。我們知道中國已經投資了很多,幾千億、幾萬億的投進去,但到現在中國還係生產不出來高端的半導體芯片。因為這涉及到創新、整個的產業鏈、知識產權的保護、市場競爭等一整套的機制,這係中國做不到的。

我回應一下剛才提到的問題,就係美國財政部長帶隊、華爾街佔據財政部的問題。這次美國政府的高級團隊,確實係財政部長努欽在帶隊。這係因為,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戰中,其中一個很重要的訴求,就係要減少一千億美元的逆差。當然,這只是3700億美元逆差的一部分。這次美國政府代表團都係部長級的官員,這些官員的排名,比方按照美國總統如果突然去世、內閣成員接任總統的順序看,財政部長應該係在國務卿和國防部長之後,應該係比較靠前的。這可能係為咩財政部長努欽係團隊的領頭人物。但實際上,團隊中真正起主導作用的,係(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白宮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因為川普這次貿易戰的真正理念、概念,和啟動原則,都係根據萊特希澤和納瓦羅的思路進行的。(寧馨:對,比較鷹派的人物。)

寧馨:美中長期對抗,係否已經成了一種定式?未來雙方的博弈,會出現咩樣的局面?請每位嘉賓用一分鐘來點評一下。謝田先生,請您來做最後的結論。

謝田:剛才提到的中美兩國的、雙方對彼此的睇法,中美都“同仇敵愾”、都準備要大打一仗。美國方面確實如此,我們看到美國左派、右派、政府、媒體、學界基本上都持一致態度。講中國也“同仇敵愾”,我倒係看不出來。因為首先中國的媒體,它不敢真正的發聲。中美的貿易戰,實際上對中國人民係有好處的,因為他們可以購買到更為廉價的美國產品,而不需要到美國來搶貨、掃貨,但貿易戰對中共確係沒有任何好處的。

弗里德曼把中美對抗上升到更高的層面,講它係一種爭奪世界霸權、全球戰略的對抗。實際上,我認為還可以把它提升到更高一個層面、角度去看待,這實際上係川普在全球範圍內剷除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戰爭。人們看到川普在對待北韓共產政權時,用軍事手段;對越南共產政權,用經濟收買手段;對中國(中共),他用貿易的手段。最後的結果,剛才我們也談到了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制度,川普反擊中共的國家資本主義制度,或國家社會主義制度,係要結束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政權對世界經濟的危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