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袁斌:中國大學裏藏着幾多不為人知的告密者?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處分女副教授翟桔紅因言,被停職、記過、開除黨籍,還會被提報註銷教師資格。(維權網)

4月25日,中國武漢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桔紅在課堂上向學生介紹西方政治制度時,對中共人大修憲做出了批評,結果遭學生告密。

隨後,中南財經政法大學中共校黨委發佈了對翟桔紅的處罰檔,聲稱其教學“偏離教材、教學大綱”,“錯誤解釋我國憲法修改情況”,“妄議人大制度”,“在學生中產生了負面影響”。為此,翟桔紅被校方記過、開除黨籍、停止教學工作,還被提報註銷教師資格,成為近年來大陸教師“因言獲罪”的又一案例。

想想真係不寒而慄。一個教師為了培養學生“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在課堂上打破官方教學大綱的束縛,直抒己見秉筆直言,結果卻被學生告密,關愛的擁抱換來的卻係冷冰冰的匕首。

翟桔紅的遭遇其實並非偶然,中國大學校園裡的告密現象可以講係早已有之。從49年開始,在中共的政治高壓下,中國迅速淪為告密盛行的國度。最典型的莫過於每次運動、鬥爭的前前後後,都會興起揭發檢舉的風潮。這種毒素已經深入了當代中國畸形的傳統之中,一直延續到今天,延續到文革後的大學校園中。

大家還記得嗎?2005年,吉林藝術學院教師盧雪松在課堂上向學生講述林昭——這個在毛澤東時代罕有的清醒且勇敢的女子——的故事。並且,為了使學生們有更真切的認識,她還組織他們觀看了紀錄片《尋找林昭的靈魂》。然而,令她沒想到的係,班上竟有學生去向校方檢舉,稱盧雪松在課堂上講述反動內容。校方收到消息後,秘密停掉了盧雪松的課。

無獨有偶。2008年11月底,華東政法大學教授楊師群在博客上透露,因為自己在《古代漢語》課上對當今政府講了幾句批評之言,班上兩位女生竟去向上海市公安局和上海市教委告發,稱楊師群為“反革命”,楊先生因此遭到了有關單位的調查。

時至今日,大學生里的告密者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更多了!

據曾因參與公共事務而被打壓的貴州民族大學前老師曹振華披露,中央的意識形態要進課堂,要求老師在講課的過程中、要灌輸黨中央的那一套意識形態,講課的時候,也要迴避意識形態的衝突。如果老師講專業課的時候不顧及意識形態,這個學校在學生中安排的資訊員,就要向教務處舉報。每一個班要有一、二個學生負責彙報班上老師的講課、和同學中間有哪些講不同意見的學生。同時還有可能向國保、國安的人員彙報。此外,政治保衛警察也在學生中部署秘密線人,用作監視老師和學生。當時他在貴州民族大學的一個同事就做過資訊員。

舊年9月因堅持從事敏感事件研究而被開除的譚松教授分析講,大學裏的告密有兩種情況,一種情況就係在學生當中發展資訊員來舉報老師。這個資訊員發展之後,他的同學、甚至輔導員都不知道。第二種情況就係那種被洗腦的學生。這種學生呢,他腦子裡邊已經裝滿了“紅色漿糊”,一聽到哪個老師的講話同他受的哪個教育不對,他本能的就要去舉報。

可見,不管係哪種告密者,身份都唔係公開的,他們的告密行為也都係背後進行的。換句話講,任何一個老師在課堂上上課時,底下坐着的學生中都可能有告密者,但係他卻不知道告密者究竟係邊個,究竟邊個會去告密。但有一點係肯定的,那就係如果他敢公開發表跟官方意識形態相左的觀點,特別係批評當局和現行制度,就可能被告密,受處罰。試想,在這樣邪惡的氛圍中,有幾個老師還敢無所顧忌的講出自己的獨立觀點呢?跟着官方意識形態背書自然就成了絕大多數人無可奈何的選擇。這也正係告密制度所要達到的效果!

可見,大學裏的告密者乃係地地道道的中共豢養並為其效力的,扼殺言論自由、對學生進行洗腦教育的鷹犬。身為年輕學子,唔去追求“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反而充當這樣的鷹犬,助紂為虐,不僅無恥,而且可悲。但歸根結底,這些鷹犬其實也係受害者,只係尚不自知罷了。真正的罪魁禍首並唔係他們,而係把他們變為鷹犬並在背後操控他們的中共。如果唔係它的積極引導和長期洗腦,如果唔係權勢的威逼利誘,天真單純的學生又怎會走向告密者的道路,怎會“大義滅親”,向自己的老師下手呢?

可以斷言,只要這個邪黨存在一天,大學裏的告密現象就一天不會停止。翟桔紅唔係被告密的第一人,也絕不會係最後一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