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興的「利潤」看「中國模式」的可怕之處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從中興的「利潤」看「中國模式」的可怕之處

這種國家資本主義,其實不單單讓老外驚慌,咱們老百姓也慌得很,因為人民都係權貴資本的彈藥。比如,獲取的外匯越多,即代表外匯占款越多,便導致貨幣供應量增加,推高通脹率。從08年到17年,我國的GDP實際增速從10%降至了8%,但這10年我們的廣義貨幣增速卻維持在15%左右高位。十年前,中國的廣義貨幣M2總量只有47萬億,舊年底M2廣義貨幣總量已達174萬億,貨幣總量暴增近3倍!人民幣嚴重超發!

中興公司

在中興“休克”之後,長江商學院某教授通過對中興的財務報表進行分析,發現過去十年中興的稅前利潤為262.2億元,而其中來自政府補貼和各種退稅,就高達180多億,佔比利潤68.98%。另外投資減持收益為88.8億,佔比33.86%。

也就係講,中興公司過去十年除了政府補貼和退稅,以及股權的投資收益外,主營業務收入係負值。

不僅如此,2016年美國政府對其開具的8.92億美金的罰單,居然也係中國政府買的單。

呢度有兩個問題很值得深思,一係中興的錢虧到哪裡去了;二係這種“不賺錢”的公司,係怎麼支撐落去的。

很顯然,中興主要都虧到美國去了,中國政府為了賺取外匯,以畸形的補貼去扭曲市場,從而讓中興在美國佔領了市場份額。因為在價格上,其他相同類型的產品完全無法與之競爭。

這就係國家資本主義的可怕之處!

其實不單係中興,幾乎絕大多數領域的出口,都係這種模式在運轉。日用品,服裝鞋帽這些美國人冇所謂,但係啲高新領域如果都被中國以廉價傾銷模式佔領,自己就很被動了,所以就要求中方停止中國製造2025扭曲市場的補貼和其他形式的政府支持。

然後係第二個問題,政府這東西基本靠稅收供養的,稅收自然取之於民,然而政府卻將稅收用於補貼出口,等於係拿人民的錢去賺外匯。

其實對政府來講,人民幣已經沒有意義,自己想印幾多就可以印幾多,但人民幣無法參與國際資本運作,只有國際化的貨幣才行。

所以政府就用低價去搶佔國際市場,然後賺取美元,再用美元去收購優質外企,不僅收益穩定,還有機會獲得技術。只係這種極富侵略性的國家資本主義,已經引起西方自由經濟體的恐慌,如果不對中企實施投資限制,幾乎要被中國買光。

這種國家資本主義,其實不單單讓老外驚慌,咱們老百姓也慌得很,因為人民都係權貴資本的彈藥。比如,獲取的外匯越多,即代表外匯占款越多,便導致貨幣供應量增加,推高通脹率。

從08年到17年,我國的GDP實際增速從10%降至了8%,但這10年我們的廣義貨幣增速卻維持在15%左右高位。十年前,中國的廣義貨幣M2總量只有47萬億,舊年底M2廣義貨幣總量已達174萬億,貨幣總量暴增近3倍!人民幣嚴重超發!

其次,出口越依賴退稅和政府補貼,就越腐蝕經濟。因為政府往往根據退稅稅率來調節出口,稅率越高,退稅政策就越能鼓勵出口。

另一面,政府若補貼出口,必然要打壓勞動者收入,因為勞動者收入越高,政府則要付出更多的出口補貼。反之,勞動者工資越低,對出口就越有優勢,政府的補貼也可以降到更低。

第三,政府將財政收入用於出口補貼,相應的,用於民生福利方面的就會減少。第四,也係最關鍵的一點,虧着出去的,都會加倍賺返嚟。所以進口車,進口食品,進口奶粉,以及汽油等等,都遠超國際價格。虧給老外的錢,最後加倍從中國人自己身上賺了返去………

這也係中國人大部分活得咁累的原因,收入低,商品外賤內貴。所以,老美和歐盟要求中國政府停止這種扭曲市場的補貼,個中曲直不言自明。

只有以更寬廣的胸襟推動市場的持續開放,鼓勵公平競爭。讓國際市場物美價廉的產品進來,優化國內的商品市場,才能真正激發生產者提質降價的動能,創新的動力才能持續不竭。

這種國家資本主義,只有建立在胡作非為的強權之上的舉國機制和高壓維穩機制的“權力經濟體”才搞得成,正常國家即使想學也學不了。不過,曾一度所向披靡、風光無限的“中國模式”,如今正面臨來自以川普(特朗普)為代表的歐美覺醒力量的強硬反彈和挑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網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