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驚!央視主持人自爆兒子前世死於川震!有2女兒!

5月10日,中央電視氣象節目主持人宋英傑發了一條公開微博,講述了他四歲孩子豆包的事情,這條微博讓人們震驚了。因為描述的是一則前世記憶的事。

“豆包同學快四歲了,晚上臨睡之前跟我聊天,他說:我的老家在四川,就在成都西邊一點點。我的兩個女兒還在那兒,一個15,一個10歲了。我已經好久沒見到她們了,可能都快認不出來了。我想去四川看她們,然後再回來。我和四川都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說完這些話,他就睡著了。我卻陷入了深深的遐想…

他說在成都西邊,然後我說雅安,他說不是;都江堰?不是;我就幫着數,最後說北川?他說是。所以嚇到我了。雖然之前也跟我翻地圖書,但從來沒聊過縣級地名。他說他離開老家十年了,可是他根本就從未聽說過汶川地震這個詞彙,而且也不看電視。”

擁有前世記憶是令其人非常開心的事情。雖然在旁觀者看來只是令人覺得神奇和最多可去確認記憶,並不會有其他更有意義的事情去做了。如海南的唐江山(前世名陳明道)所做的事也就是過去製造了一個轟動效應,在那邊多了一組親人。至於日子該怎麼過還是怎麼過,並沒有因為多了前世的記憶而延伸任何神通及更神奇的事。

陳鵬解夢再講述一個擁有前世記憶的名人的故事。

一、北宋名人黃庭堅的前世,居然是個女人!

黃庭堅,北宋啟宗元祐年間有名的詩人,也是一位孝子。在他一生中,曾發生一些很有趣的故事。

《春渚紀聞》卷一記載:黃庭堅的前身是一位女子。庭堅貶謫涪陵的時候,還曾經夢到過這位女子,向他親口敘述前身的經歷。她自稱經常誦念《法華經》,只願再生變為男子,而且要變成一位名揚天下的男子。顯然,她的願望實現了。好象是為了取信於黃庭堅,她還點出了黃庭堅的一個秘密,一個不為人知的隱私。真的是隱私啊。你知道嗎?這個大詩人、大書法家,居然有“腋氣”。“腋氣”是什麼?狐臭唄!有這樣的毛病,說來真有點難為情。照這女子說來,庭堅有此毛病,是有因果的,前世的因,種下今日的果。這女子說:“某所葬棺朽,為蟻穴居於兩腋之下,故有此苦。”原來是這一窩螞蟻害的。要想除去這毛病,也不難。只要找到這女子的墓,打開墓穴,“除去蟻聚”,那種難言之“隱”便可立刻消除。庭堅依言照辦,果然,“腋氣不葯而除”。

江西《修水縣誌》記載:黃庭堅出任黃州知府的時候,一日午間做夢,夢見自己走到一個鄉村裡去,看到一位滿頭白髮的老婦倚門而立,好像在等誰,門口有一張香案,上面供着一碗芹菜面。黃庭堅覺得餓,就端起來把面吃了,不多時夢醒,嘴裏竟然真的有芹菜的香味。以後接連兩天做夢,都是同樣的情景:吃了面,醒來嘴裏有芹菜味香。黃庭堅感到非常奇怪,於是遁着夢中的路徑走,果然來到一處鄉村,所有景物都和夢裡一模一樣,夢中見到的白髮老婦也正站在門前,旁邊是一碗香噴噴的芹菜面。黃庭堅上前問緣由,老婦慟道,今天是她女兒的忌辰,女兒生前最愛吃她做的芹菜面,所以每年這個時候,都會擺上面來祭奠。黃庭堅想,事情也真巧,今天正是他的生日,遂又問,那女兒死去多久了?老婦說,26年了。黃庭堅一驚,他今年正是26歲。後來進的屋去,裏面有個塵封多年的大櫃,因為不知道女兒把鑰匙放在哪兒,所以一直沒打開過。黃庭堅想了一下,輕而易舉找到了鑰匙,櫃里全是女孩兒生前讀的書,還有寫的文章,居然和他自己歷次考試的文章一字不差。黃庭堅這時明白自己回到了前世的家。那老婦,自然是他前世的母親,於是接回府衙,奉養終身。

後來黃庭堅在府衙後園植竹一叢,建亭一間,名“滴翠軒”,亭中有黃庭堅的石碑刻像,他自像贊說:“似僧有發,似俗脫塵。作夢中夢,悟身外身。”分明是對自己轉世的感想。

明代進士袁枚在聽聞這個故事後,不禁發出“書到今生讀已遲”的感慨。

在這個故事裡,黃庭堅因為前世記憶盡了孝道。

二、印度少女輪迴再生靈魂依然存有前世記憶。

一九二六年,有個可愛的小女孩在印度的德里誕生了,她的名字叫香蒂·迪庇。剛誕生時,一點也沒有什麼異常。

可是,到了七歲的時候有一次小香蒂突然莫名奇妙地對她母親說:“媽媽;我以前曾在馬圖拉城居住哩。”她還煞有其事地告訴母親馬圖拉和當初家中的情況。

以後,香蒂又好幾次提到此事。父母親看到才七歲的女兒盡說些不着邊際的胡話,很是擔憂,就帶她去看了病。

醫生聽了香蒂的敘述,迷惑不解,“真奇怪,這孩子一點沒有精神異常的癥狀,怎麼會說出這些叫人難以相信的事呢!再觀察一段時間吧。”

但是,香蒂到了九歲,仍然沒忘記在馬圖拉生活過的事:“媽媽,我以前說過在馬圖拉居住過吧。我在那兒結了婚,還養了三個孩子呢?我住在馬圖拉時名字叫露演。”香蒂告訴母親,三個孩子的姓名和特徵。

父母親聽了女兒如痴的絮叨,心裏越發焦急:”孩子的病情大概更嚴重了,時常在暗地裡抹眼淚。

在印度這個古老的佛國,還具有不少再生之人呢。斯瓦爾拉達·米修拉就是其中之一。

一天,他在騎單車的旅行途中,猛然想起似地指着一間從未到過的房子說,他曾經在這裡住過一段時期,還說了當時的往事。

這使隨行的家人大為吃驚,他們跑進村裡一打聽,斯瓦爾拉達說的事正是幾十年前在這裡發生過的事!據說斯瓦爾拉達已死而復生三次了。

印度還有個叫加斯庇爾的少年死去不久,在三十五公里外的村莊中一個叫亞淇的人去世的當天,加斯庇爾忽然在停放於家中的棺材裏蘇醒了。

當人們把他拉出棺材後,他居然知道素不相識、遠在他鄉的亞琪的長相和那個村莊里發生的種種事情。

一天,有一個客人來找香蒂的母親。香蒂一見到來人,突然叫了起來:“媽媽,這個人是我從前丈夫的表兄!他也住在馬圖拉吶。”

客人聽到香蒂的話,驚詫不已:“您女兒一點沒說錯,我以前是住在馬圖拉。可是,她怎麼知道這件事的呢?”事情傳開後,引起了印度政府的重視,專門組成了特別調查委員會,把香蒂帶到馬圖拉進行實地調查。香蒂出生後一直沒有離開過德里。

可是一到馬圖拉,她竟能用馬圖拉方言與來接她的當地人熱情地打招呼,好像遇到了闊別的摯友。

當她走到一間房子門前時突然停住了腳步,·對旁人說:“這兒就是我從前住的房子。”

她走進門去,指着一個老人說:“他正是我從前丈夫的父親呀。”接着,她又認出了自己的兩個孩子,還向人們詳細地敘述了以前在馬圖拉的生活,講到朋友之間的交往,附近的山水景色以及當時所在學校的情形。

當地人聽了她的敘述,都很吃驚,她講的竟完全正確,當時的情況正是如此。“看來,小香蒂正是再生之人吶。”前來調查的人們不得不得出這樣的結論。

這位擁有前世記憶的印度姑娘則多了很多朋友。

三、擁有前世記憶能做些什麼?

陳鵬解夢翻閱了諸多資料,有因前世記憶獲得語言天賦的(會說前世所處地的話)。也有因前世記憶平白獲取科學知識的。那麼是否有因前世記憶而獲得寶藏的呢?答案是沒有記錄。

這些關於前世記憶的記載和報告都有個重點,研究轉世投胎規則的人估計也注意到了,就是所有的這些人從去世到新生時間基本就在一年內,甚至就是同一天就轉世了。似乎沒經歷各大宗教信仰里提到的那些地獄審判,黃庭堅的記錄里居然會有發生性別變化。是繞過了“孟婆湯”嗎?還是轉世規則和我們想的完全不一樣?

因為諸多前世記憶的故事裡都提到夢境。而陳鵬解夢說過,人在夢裡可以穿越空間到達其他時間節點,這時候所了解的事定義為前世記憶,倒也是一個可能。當然,因為我們知道基因也是有記憶的,這裡出現的內容會不會有些是父親或母親的記憶或他們的前世記憶呢?

當然,夢裡出現的地區和自己祖輩足跡若是一樣,則可能真的只是基因記憶。若是不一樣呢?比如宋英傑孩子的記憶,黃庭堅的事件,則基本可以判斷為前世記憶,若能回到當地,能給當事人帶來的,可能就不止是想到了過往,更能從此發掘很多前未知的秘密。

至於那些用回溯催眠的方式獲得的所謂前世記憶,因為沒法確定,讓陳鵬解夢覺得更像是自己意識做了一次影視創作,意義並不大。

因為前世記憶的存在,是因為“孟婆湯”莫名其妙的失去了效果,還是其他原因導致?這讓我們分析人類在時空穿梭中所處的位置的時候多了很多趣味。

什麼是再生人?我百度了一下資料:

“再生人,首先指靈魂轉世現象。再生人現象有個例,也有群體現象,全球最大規模的再生人群體現象,出現在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縣的坪陽鄉”。

其實說白了,再生人就是記得自己的前生,知道自己上輩子是誰?又做了什麼?

這一不可思議的超自然、超現實、超乎想像的是情況真的存在嗎?人真的有靈魂,真的可以轉世再投生,人真的有前世和來生嗎?

“每個人都有前世,只是你弄丟了記憶”,這是一個再生人對我說的。

百度上說全球最大的再生人群體出現在“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縣的坪陽鄉”,2016年11月中旬我恰好通同幾個朋友到達那裡,最大的願望就是能採訪到再生人,聽聽他們怎麼說,知道他們的前世和今生是如何轉化的,如何銜接的,如何面對的。

但要採訪再生人並不容易,很多人不願意麵對我們的訪問,特別是陌生人詢問。

每次都是傷感的回顧,痛苦的回憶,生與死不是一個歡快的話題。所以冥冥中的老天讓我們失憶,讓我們忘記,讓我們努力面對新的未來。

但石爽人很願意接受我們的採訪,她不僅願意說她個人事,也願意宣傳她認為的價值觀,她認為天地之間還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她說自己一直在研究和追尋這種存在,她說還有好多人拜訪她,再生人不孤單。

石爽人,1963年出生,現居住在通道縣平陽鄉,侗族。

但她說自己的前世是漢族,是不遠的另一個村寨人。她的前世是1936年出生,二十三歲那年生病發高燒,燒了三天後去世了。

她的前世叫姚家安,當時已經結婚,並生有一男一女兩個小孩。她於1960年5月11日去世,最小的兒子當時只有10個月大。

石爽人說她兩歲的時候逐漸恢復記憶,逐漸把自己的前世說給別人聽。最神奇的是她讀小學時,在學校點名,有兩個大孩子一下子讓她驚叫起來,正是她前世的一雙兒女啊。

後來石爽人不僅兒女相認,她還找到了前世母親和縣溪老家,也一直走動,她給我們看了一些她同原來家人的照片。

石爽人對她的前世過世一直耿耿於懷,她說自己燒了三天昏迷不醒,其實並沒有真死,是“假死”,如果不急忙埋了,或許還能活過來。她這輩子依然經常發高燒,有過23次高燒昏死的經歷,但最後都活了過來。

她今世的父親是位著名的木工匠人,為了怕她再出現意外,就給她打制了一副銀手鐲,要牢牢的拴住她,結果起了作用,雖然經常生病,徘徊在生死門之間,她依然頑強的活了下來,這手鐲也一直不敢取下來...

同石爽人不同,我們在通道縣芋頭古寨採訪到的一位再生人不願意我們說出她的名字和公布照片。她說不想讓人認出她來,給她工作造成麻煩,給她的家人帶來不必要的影響,所以下面的圖片同採訪的再生人沒有直接關係,只是“芋頭古寨”的一些隨意拍攝。

這個受採訪的姑娘也隱去真名,姑且叫她“A姑娘”。

A姑娘前世生於1969年,1982過世,死於白血病。再生於1983年,轉世相隔9個月。

A姑娘現在的父母是她原來堂伯的兒子,兩家住在一個村,只是原來的父母住在村邊上,她現在管原父母叫“爺爺”。

A姑娘兩歲多會說話就同別人講她前世的事,而且特別喜歡講。一次父母帶她去“爺爺”家裡玩,結果她進門就開始翻東西,並清楚的知道吃的在哪裡,她原來的東西放在那裡,對這個家的環境特別的熟悉,她說自己就是這家的人。

她不僅熟悉“爺爺”家,管爺爺叫“爸爸”,還追逐一些比她大很多的孩子玩,說是她的同學。她去世時讀了小學五年級,她認識她的那些同學,叫得出她們的名字。但這些“同學”覺得她很可怕,見她就會跑掉。

她還認識一些比她大幾歲的孩子,她說前世曾經看護過她們,但這些孩子也是對她躲閃,怕怕...

A姑娘小時候非常願意同別人講她的前世,也記憶清晰,但她五歲的時候家裡不斷地給她吃紅鯉魚。當地的習俗吃紅鯉魚會失去記憶,她也逐漸開始忘掉過去。

在她上小學時學習非常好,所有的課程都很輕鬆,但到了初中就不行了,開始吃力,她的前世讀過五年小學。

她說她“爺爺”一家對她特別好。也把她當成女兒看待,給她留着房間,讓她“回家”去睡,但“爺爺”看她的目光總有一種憂傷,一種惆悵,一種未了的情節...

關於再生人究竟是怎麼回事?現在無法用科學來解釋,似乎也不能斷然認為就是封建迷信,宇宙中還有很多未知的事情是我們所不了解,我們需要不斷地發現與破解。

石爽人說:“每個人都有前世,只是你把記憶弄丟了”。這記憶不就是靈魂嗎?

其實再生人並不是個別現象,據說僅通道縣就有100多人,而世界各地也多有報道。再生人證實了靈魂的存在,那麼,你相信人有靈魂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特殊觀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