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謝選駿:請螞蟻去見馬克思

————馬克思主義就是螞蟻國教義

確定無疑的是,毛澤東、鄧小平都是螞蟻一族,因此都在「螞蟻緣槐誇大國」,他們及其同黨死後只能去見螞蟻的祖宗馬克思。現在,請螞蟻國人都去見馬克思吧。因為,馬克思主義就是螞蟻國教義。

中國的網上有人問:馬雲如果突然去找馬克思,馬化騰去見列寧,螞蟻,騰訊會怎麼樣?

一個企業的發展不應該靠一個人,可是假如馬芸同志突然去和馬克思聊天,螞蟻會怎麼樣?阿里巴巴,淘寶會突然崩塌么?還是異軍突起被其他同行吞併,抑或是內部分家,合久必分???

《千萬不要“去見馬克思”(圖)》(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四日)報道:

包括毛澤東在內的至少中共三個頭目,都講過一句同樣的話,自稱:死後去見馬克思。於是,這句話便在中共黨內,特別是那些職務較高的人中流傳開來,大有以死後“去見馬克思”為榮的感覺。

可是,不知大家有沒有想過,到哪兒才能見到馬克思呢?

馬克思的信仰

1818年,卡爾·馬克思生於德國一個猶太人家庭。六歲時,家庭改信基督教,馬克思成為一名小基督徒,信仰上帝。他高中畢業時,成績很好,一切正常。

然而,馬克思上大學期間,性格大變,心中充滿了仇恨,引起父母的不安和痛苦。原來,馬克思秘密加入了由喬安納·薩斯卡特(Joana Southcott)主持的撒旦教會,成為魔鬼教的一員。這個教會的邪惡,我們從其祭儀上便能一目了然。

撒旦教有一種祭儀叫“黑色聚會”。在此儀式中,撒旦教祭師於午夜時進行念誦。黑色蠟燭被顛倒放置於燭台上,祭師反穿着長袍,照着祈禱書念誦,但念誦順序是完全顛倒的,包括神、耶穌、瑪利亞的聖名,都倒過來念。一個十字架被顛倒放置或被踩在腳下,一件從教堂偷來的物器被刻上撒旦之名,用於仿冒的交流。在這“黑色聚會”中,一部《聖經》會被焚毀。所有在場者發誓要犯天主教教義中的七宗罪,並永不做好事。然後他們進行縱慾狂歡。

馬克思死後的高門墓地,是倫敦地區的撒旦教崇拜中心(網絡圖片)

馬克思的為人

先看看馬克思對自己母親態度。1863年12月,馬克思寫信給恩格斯說:“兩小時前我收到一封電報,說我母親死了。······在很多情況下,我需要的不是一個老婦人,而是其它。我必須動身去Trier(馬克思的出生地)接收遺產。”母親在馬克思眼裡,不過是一個“老婦人”;母親故去,馬克思沒有眼淚,他最上心的是遺產。

馬克思的妻子珍妮有一位九十歲的伯父無子女。老人病重時,馬克思在給恩格斯的信中寫道:“如果那條老狗死了,就對我無礙了。”恩格斯回復道:“祝賀你,你繼承遺產的‘障礙’得病了,我希望他現在就大難臨頭。”老人去世後,馬克思寫道:“這是一件幸福的事······若不是那條老狗把財產的大頭給了一個女人,我妻子還能得到更多。”

馬克思從不覺得自己有義務養家。年輕時啃父母,結婚後吃嫁妝,再後來基本上是靠恩格斯施捨過日子。馬克思不僅無償剝削女僕,還要其充當性奴,馬克思和女傭海倫·德穆特有一個私生子,為了“共產主義者同盟”的聲譽,他要恩格斯替罪,私生子用恩格斯的名字命名,由恩格斯寄養在工人之家。馬克思、恩格斯學院的 Riazanov主任,在《卡爾·馬克思、Mai、思想家和革命家》一書中披露了這件事。

1960年1月9日,德國報紙《Reichsruf》報導,奧地利總理Raabe,曾將一封卡爾·馬克思的親筆書信,送給蘇俄領導人尼基塔·赫魯曉夫。這封信證實,馬克思在流亡倫敦期間,曾是奧地利警方的一名領賞告密者。每提供一條消息,馬克思獲得25元的獎賞。他的告密涉及流亡於倫敦、巴黎、瑞士的革命者。其中一個被告密的人叫Ruge,他自認為是馬克思的親密朋友。

馬克思的言論

美國《人事》雜誌曾經評出十九到二十世紀世界“十本最有害的書”,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的《共產黨宣言》,得了最高分74分,成為上兩個世紀“最有害的一本書”。馬克思的《資本論》也榜上有名。

馬克思仇視德國人、中國人、猶太人,認為他們都是“小販”。他稱俄國人為“飯桶”,稱斯拉夫人為“垃圾人種”,是“反動”種族,應該立即在世界革命風暴中毀滅。他稱人類是“垃圾”,他們“粗言穢語”,是“一群混蛋”。

一方面,馬克思在著作中聲稱為無產階級奮鬥,另一方面他卻稱無產階級的人“蠢蛋、惡棍、屁股”,稱黑人“白痴”。

實際上,馬克思並非無神論者,馬克思憎恨所有正神,獨尊魔鬼撒旦。他並不信奉“共產主義”。他只不過是利用“共產主義”為圈套,引誘無產階級和知識分子去實現撒旦教的理想而已。正如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所說:“1848年,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盪。”最具諷刺性的是,對於共產黨的綱領性文件──《共產黨宣言》,馬克思稱之為“糞──污穢之書”。

馬克思學生時代寫了一個劇本,叫《Oulanem》。“Oulanem”就是將“Emmanuel”這個詞倒過來寫。“Emmanuel”是耶穌《聖經》里的一個詞,其希伯來文意思是“神與我們同在”。馬克思在劇本的《演奏者》一詩中寫道:

“地獄之氣升起並充滿我的頭腦,直到我發瘋、我的心完全變化。看見這把劍了嗎?黑暗之王把它賣給了我,為我抽打時間,並給我印記,我的死亡之舞跳得更加大膽了。”

馬克思這些怪裡怪氣的字句,是有特殊含義的:在撒旦教的晉階祭儀中,一柄施了巫術能確保成功的劍,會被賣給晉階者,而晉階者付出的代價,就是用他血管里的血在惡魔契約上簽字,於是,在他死後,他的靈魂將屬於撒旦。這首詩中,馬克思承認他與撒旦簽了契約。在這個劇本里,馬克思做了魔鬼所做的事:他詛咒全人類下地獄。

撒旦是魔鬼,撒旦能在其教徒縱慾狂歡的迷幻中顯現,並能通過他們的嘴說話。當馬克思宣稱“我要向上帝復仇”時,他顯然就是撒旦的代言人。

在莫斯科的馬克思研究所里,有一百多卷馬克思寫的文字,但只有十三卷出版了。馬克思寫的那麼多其它東西到底是什麼呢?為什麼不出版呢?想隱藏什麼嗎?至少我們知道,像奧地利總理送給赫魯曉夫的馬克思的親筆信,證明馬克思曾經是告密者這樣的一句文字,共產黨是絕對不敢叫人們看到的。

共產主義運動的惡果

馬克思是共產主義理論的創立者。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海外媒體大紀元推出力作《九評共產黨》,對共產主義運動的惡果作了全面深刻的揭示。本文僅從共產政權國家殺人數量上管中窺豹,便可略見一斑——

馬克思的罪惡累及家人

按照中國的傳統觀念,祖上作惡,會連累子孫的。這在馬克思身上得到了驗證:馬克思的兩個女兒和一個女婿自殺了,另外三個孩子死於營養不良。馬克思的女兒勞拉嫁給了一名社會主義者拉法格,她埋葬了自己的三個親生骨肉,然後與丈夫一起自殺。另一個女兒愛琳娜決定和她丈夫做同樣的事時,她死了,而她丈夫卻在最後一刻退縮了。

到哪兒才能見到馬克思呢

大家知道,按照有神論的說法,人死後可能有兩個去處,要麼(行善)升天堂,要麼(作惡)下地獄,當然也可能在六道中繼續輪迴,像馬克思這種仇視正神、崇拜撒旦、詛咒人類、為禍人間的魔教信徒,是註定與天堂無緣了,其惡貫滿盈,恐怕也無法在六道中輪迴了。那麼,“到哪兒才能見到馬克思呢?”就不用再說了吧。

結束語

幾十年來,中國人對馬克思的印象,幾乎都是中共硬塞給我們的精心化妝過的產品。互聯網的發展,打破了中共一言堂的信息壟斷,我們才有機會了解更多鮮為人知的史實——被中共刻意掩蓋的那部份,還原一個真實的馬克思。

筆者也是深受中共欺騙的,因此,真的非常感謝那些揭示和傳播真相的人們。日常接觸中,感到身邊的同胞們對馬克思、對中共、對中國歷史和現狀的認識,很多時候還是在中共黨文化的圈子裡打轉轉,甚至連中共≠中國,愛國≠愛黨,共產主義=騙人的鬼話,社會主義=死路一條,這些基本的命題都搞不清楚。被中共洗腦後的中共人這種狀況,不能不讓人感到很可悲。

僅從本文披露的少許史實,我們不難看出,至少在以下幾個方面,我們被中共誤導了——

中共告訴我們,馬克思是徹底的唯物論者,無神論者。它不告訴我們的是,馬克思是撒旦教徒,是有神論者。

中共告訴我們,馬克思是無產階級革命的偉大導師。中共不告訴我們的是,馬克思稱無產階級為“蠢蛋、惡棍、屁股”;它骨子裡根本瞧不起無產階級。

中共讓我們在課本里讀馬克思寫給妻子的情詩,讓我們相信馬克思純真的愛情。它不告訴我們的是,馬克思與女傭有私生子。

中共告訴我們,馬克思與恩格斯有深厚的友誼。它不告訴我們的是,馬克思把私生子的惡名讓恩格斯替戴。恩格斯臨終前,把真相告訴了馬克思最心愛的女兒,導致其崩潰自殺。

中共告訴我們,共產主義是“人間天堂”。它不告訴我們的是,世界各國的共產主義政權在和平時期造成一億多人口非正常死亡。

如果大家感興趣,不妨上網多看看,相信剛才“中共告訴我們······它不告訴我們的是······”這種句式,還能列出不少。被中共忽悠了幾十年,我們有權利、有必要知道真相。

請問:您還想“去見馬克思“嗎?

謝選駿指出:上文始料未及的是,即使如此,螞蟻還是要去見馬克思的。螞蟻不見馬克思,就沒有認祖歸宗,就不是螞蟻了。因為,馬克思主義就是螞蟻國教義。

中國的網上有人說:在中國,“見馬克思去了”是所有共產黨員對死亡的稱謂。

中國的網上有人問:“去見馬克思”,這句話是怎麼來的,為什麼要說是到馬克思哪裡去報道?是誰最先引用了這句話?

中國的網上有人答:可以找到的這句話出自鄧小平。還有更早的我沒找到!請看:1986年9月2日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著名新聞訪談節目《60分鐘》在中國採訪鄧小平。

邁:還有兩個問題。您說過,您要活到一百歲,然後可以去見馬克思,到那時候,馬克思旁邊可能還坐着毛澤東,他們可能對您說些什麼?

鄧:我是個馬克思主義者。我一直遵循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則。馬克思主義,另一個詞叫共產主義。我們過去幹革命,打天下,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就因為有這個信念,有這個理想。我們有理想,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則同中國實際相結合,所以我們才能取得勝利。革命勝利以後搞建設,我們也是把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則同中國實際相結合。我們搞四個現代化建設,人們常常忘記是什麼樣的四個現代化,是社會主義的四個現代化。這就是我們今天做的事。

我的理解是:因為說這話的那一代人深受馬克思主義思想的影響,他們那一代的社會政局也深受其影響,所以想去“見見”他本人。

中國的網上還有人問:毛澤東主席死後見到馬克思了嗎?如果馬克思在地獄呢???

中國的網上還有人答:毛澤東死後去了哪裡,這無可考證。毛澤東繼承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所以馬克思見到他也認不出他來了。馬克思在不在地獄,這也無可考證。毛澤東是無神論者,他一生敢想敢幹,創造了地獄。如果馬克思也在地獄,那就該由毛澤東來領導了。

中國的網上還有人說:

按照基督教的說法,他們都在地獄。

按照佛教說法,他們永遠見不了面,因為馬克思轉世投胎了,而毛在地獄。

也許某些人死後可以見到地獄裏的和珅,共同探討斂財之道。

謝選駿指出:確定無疑的是,毛澤東、鄧小平都是螞蟻一族,因此都在“螞蟻緣槐誇大國”,他們及其同黨死後只能去見螞蟻的祖宗馬克思。現在,請螞蟻國人都去見馬克思吧。因為,馬克思主義就是螞蟻國教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