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顏丹:中國人也有「幸福收入臨界點」?

超過一億四千萬中國農民離鄉背井到都市謀生,啲人甚至付不起回家的路費。(AFP)

幸福與收入,在大多數人看來,或許係成正比發展的。意即,收入越高,幸福感越強。但陸媒有文章指出,這種正比關係不會一直發展落去,當到了某個節點時,就會呈反比發展。即收入越高,越不幸福。而這一節點被稱為“幸福收入臨界點”。

陸媒援引的一份針對全球170餘萬人所做的題為“幸福收入饜足點和轉折點”的調查顯示,全球平均“幸福收入臨界點”為9.5萬美元。其中,澳洲最高,為12.5萬美元;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地區最低,為3.5萬美元。中國所在的東亞為11萬美元,約合人民幣69.7萬元。也就係講,中國人年收入如果超過這個數,就會感覺幸福漸遠。

對於這個結論,相信不少中國人會表示不同意。如果你讓一個飽受“收入不夠”之苦的中國人來談,一年能賺70萬有多麼不幸福,他恐怕會講你“腦子壞掉了”。就連陸媒也及時找補道,“這顯然遠遠超過了絕大多數中國人的收入水平”。

我們不妨來了解一下“絕大多數中國人的收入水平”。根據國家統計局的調查報告,2015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數為19281元,即全國有一半的人擁有的收入還不到1606元/月。即便係居於城鎮中的高收入水平,也只能達到65082.2元。也就係講,絕大多數中國人根本就沒有機會去體會,收入超過“11萬美元”這一“臨界點”所帶來的不幸福。

有意思的係,若只針對中國人進行調查,我們不禁發現,收入與幸福感卻並未呈現出反比。北京大學發佈的《中國家庭追蹤調查數據(2016)》顯示,以滿分5分為標準,月收入低於1000元的中國人,對自己生活的滿意度為3.44;收入為1000到2500元的人群生活滿意度為3.42;“2500到5000元”的生活滿意度為3.43;“5000到10000元”為3.47。也就係講,收入在1萬以下的中國人,其生活滿意度基本都在“3.4”這一檔徘徊。

此外,這一調查的亮點在於,收入為10000到25000元的人群生活滿意度一下子提升到了3.66,上升了兩個檔次。而嗰個已達到“幸福收入臨界點”25000以上的收入群體,雖然“生活滿意度較前一區間有所下降”,但實際下降的點數卻只有0.01。這也能叫“下降”嗎?

更重要的係,即便滿意度降到“3.65”,也遠遠高於嗰啲收入在1萬以下的群體。可見,即便過了“幸福收入臨界點”,也並沒有讓中國人感到不幸福。他們仍然比收入低的大多數人幸福的多。

實際上,陸媒還在文章中提到了高收入的煩惱。按照《中國家庭追蹤調查數據(2016)》所指出的,中國最高收入等級的人群睡眠時間最少,並且看電影、電視的時長也少,健康狀況平均值也最低。此外,高收入群體“因性別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以及有過被不合理收費經歷的佔比最高”。然而,即便如此,他們的幸福感也比所有收入在1萬以下的人高出兩個檔次。

顯然,這足以講明,收入幾多在中國老百姓的心目中仍然係頭等大事。溫飽都沒解決呢,能談得上幸福?在持續高漲的物價以及醫療、養老、教育三座大山的壓迫下,中國人能真切的感受到“收入太高也會有煩惱”?加上不同地域還存在着貧富差距,那月入10000到25000的,一旦生活在北、上、廣、深,所能擁有的幸福感恐怕也得大打折扣吧!

除此以外,還有賦稅壓力。中國建立在“劫貧濟富”之上的稅收制度能讓靠收入過活的勞動者感到幸福?有資料顯示,不同收入階層的中國人都普遍、一致的把大部分收入用在了吃穿用度上;還有人指出,如果每月消費1000月用來購買吃穿用度的話,“月入2000的人所繳納的稅負係月入5000繳納個稅數額的數倍,甚至數十倍”。

也就係講,儘管你收入低,但跑得了個稅,跑不了“增值稅、消費稅和營業稅這些包含在商品價格中的隱形間接稅”。因為暴政盤剝之下,收入低不能被當作不養活官老爺們的借口。

如今的中國人,掙不了幾多錢,還得貢獻給政府,剩下那點自己都不夠糊口;這種長年累月處在水生火熱中的不幸又哪係有錢人那點兒小煩惱所能匹敵的?如果中國人有的選,又有邊個會為了躲避有錢的煩惱,而去承受只幹活、沒飯吃的痛苦?就連那為數不多的中產,恐怕都不會覺得“有錢煩惱多”。因為他們深知,在醫療、保障體系全面失靈的腐國之中,收入、金錢根本就無法用來感受幸福,只能用來活命而已。

實際上,陸媒針對“幸福收入臨界點”所撰寫的文章發出後,評論欄中已彰顯出了最真實的民意。眾多網民都在戲謔,“一部電視機就可以快樂了,每天晚上7點,準時打開”;“快樂很簡單,多睇吓新聞聯播就可以了”。從大家苦中作樂的話語中不難聽出,對中國人來講,所謂幸福,不過係嗰啲只出現在新聞聯播中、被中共杜撰、渲染的假象而已。在現實中的中國,哪有人會真正的感到幸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