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航驚魂始末:兩分鐘急降2200米 空姐飛到半空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川航驚魂始末:兩分鐘急降2200米 空姐飛到半空

9800米。

9400米。

7200米。

飛機下降得很快。

3U8633航班的9名機組人員和119名乘客,經歷了生死一刻。

5月14日上午,由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川航”)承運的3U8633航班由重慶飛往拉薩。途中,飛機駕駛艙右座風擋玻璃破碎脫落。在兩分鐘內急降2200米,且缺氧、低溫、強氣流的條件下,機長劉傳健駕駛飛機於7時42分成功備降成都雙流機場。

劉傳健救了自己一命,也救了機組同事和上百名乘客的命。儘管他一再解釋這係他的本職工作,但仍有不少人將其稱為“英雄”。

5月16日下午,機長劉傳健(左)和機組成員與媒體見面。澎湃新聞記者魏凡圖

順利

等待登機時,乘客周建強打開手機上的天氣軟件,查詢納木錯的天氣。

這係他第一次帶女友王露(化名)進藏,軟件查到的信息顯示,納木錯的天氣狀況為陰天。女友的願望可能會落空:她想看納木錯的星空。

23歲的周建強係重慶小伙,2016年10月在九寨溝旅遊時認識王露,旅遊係兩人共同的愛好。前陣子,王露刷微博後表達了想去納木錯旅遊的願望。在查看了日期和機票後,兩人購買了原計劃5月14日6時5分從重慶飛往拉薩的3U8633航班機票。

算上8個頭等艙艙位,這架空客A319-133飛機一共可以搭載132名乘客。當日,共有119名乘客坐上了這架飛機,上座率達90%。這些乘客中,有去拉薩打工掙錢的、有去出差談生意的,還有去旅遊的。

周建強和王露分別坐在16A和16B。16排位於客艙中後部,與兩翼的緊急出口只相隔六排。

除了乘客外,飛機還裝載行李65件,共717公斤;裝運貨物36件,共269公斤。

航班乘務長畢楠,乘務員張秋奕、周彥雯、黃婷、楊婷一如往常引導乘客就坐、放行李,給乘客拿毛毯,並做起飛前的安全檢查。

駕駛艙內,46歲的機長劉傳健和副駕駛徐瑞辰也在做着起飛前的最後準備。劉傳健畢業於空軍第二飛行學院,在成為川航飛行員之前,他在母校擔任教員。目前,劉傳健係A320機型B類教員,總飛行時間13666小時。重慶至拉薩這條線,他飛了不下百次。

飛機在晚點21分鐘後順利起飛。

周建強帶了個U型枕,打算食完飛機餐補個覺。如果機長在空中“轟一腳油門”,或許還能比原計劃提前到達海拔3600米的拉薩貢嘎國際機場。

驚魂

大約半個小時後,飛機爬升至9800米巡航高度。

“可能係過高原的緣故,飛機顛簸比較頻繁。除此之外,一切正常。”周建強回憶講,7點左右,空姐正在分發早餐。女友沒要早餐,他就吃了一塊麵包和一點生果。

這時,他聽到機艙前方傳來一聲巨響,緊接着,飛機開始劇烈顛簸,“感覺人瞬間往下掉”。

周建強下意識地緊緊抱住身邊的王露:“別怕,有我在。”

客艙內的指示燈和照明燈隨即熄滅,早餐和他隨身攜帶的行李滑落到地上,氧氣面罩也彈了出來。

乘客王干龍看到,身旁的空姐和手推車飛到半空中又落下來。他和其他乘客將空姐扶起來後,那名空姐一邊提醒乘客系好安全帶、戴上氧氣面罩,一邊在王干龍旁邊的空位坐低。

周建強記得,客艙內只能聽到噪音和空姐提醒的聲音,他沒有聽到有人大喊大叫。“我當時在想,摔落去應該會很疼,粉身碎骨的那種疼。”

在他懷裡的王露則一言不發。

客艙內氧氣面罩脫落。受訪者供圖

沒人知道飛機遭遇了怎樣的狀況,除了駕駛室里的劉傳健和徐瑞辰。

劉傳健回憶,他和徐瑞辰先係聽到“砰”的一聲,隨後發現玻璃上出現裂紋。劉傳健用手摸了摸玻璃,隨後向空管部門彙報,要求返航落地。

“剛講完一秒鐘(玻璃就碎了),一瞬間不知道咩情況,(我)睜開眼,看見我的副駕一半身體在外面了,我試圖伸手去拉,拉不到。”

意識到危險的劉傳健趕緊通過飛機應答機應急裝置(7700)向空管部門宣布緊急狀態。

此時,飛機在急速下墜。西部戰區空軍作戰指揮控制中心監控到了這一險情。據微信公眾號“空軍發佈”報道,值班參謀關健克介紹,他們於7時08分發現偏航,7時10分發現了機械故障代碼告警。劉傳健發出機械故障代碼告警後,飛機飛行高度從9400米急速下降。

7時12分,雷達顯示飛機左轉下降高度至海拔7200米。

7時15分,指控中心接到通報:3U8633航班風擋玻璃脫落,需緊急備降成都雙流機場。

脫險

駕駛艙右座前風擋玻璃突然破裂並脫落,造成飛機客艙嚴重失壓,整架飛機處於緊急危險狀態。

劉傳健回憶,飛機當時的速度大約為800km/h,強氣流灌進駕駛艙,吹得他的臉嚴重變形。除此之外,身着短袖的他還要“對抗”-40℃左右的低溫。

幸運的係,劉傳健並未失去對飛機的控制。“握住操縱桿的那一刻,我就有信心讓飛機安全落地。”

對於劉傳健來講,下降的過程係非常痛苦的:如果下降過程太快,駕駛員身體受到的衝擊會很大;如果下降的速度慢了,就意味着在高寒缺氧的環境下待得時間更長。最後,劉傳健折中選取了合適的下降速度,以保證包括他在內的機組成員的安全,進而保證119名乘客的安全。

到了後半段,部分“從鬼門關走咗一遭”的乘客開始表現出“後遺症”。周建強看到,有乘客開始嘔吐,有乘客出現暈厥,還有乘客放聲大哭。

7時42分,飛機順利備降雙流機場。在跑道上滑行時,周建強打開手機,和女友拍了一張自拍照。照片上,兩人戴着氧氣面罩,比着剪刀手。

53歲的建築工馬孝榮第一次坐飛機就遇到了這樣驚險的事情,原本打算去拉薩找活乾的他改變了主意:回家。

27名感覺不適的旅客和兩名受傷的機組人員被送往成都市第一人民醫院檢查。剩餘繼續前往拉薩的乘客換乘其他航班或改乘其他交通工具繼續出行。

成都市第一人民醫院5月15日通報稱,入院的29名人員包括2名機組人員、27名乘客,其中男性22名、女性7名,年齡最大54歲,最小18歲。27名乘客經CT、胸片、血氣分析等初步檢查後,目前情況平穩,其中2名乘客經留院觀察治療後情況好轉,已安排離院。

5月16日下午,川航總經理石祖義表示,5月15日22時前,27名乘客全部結束觀察離院。

儘管驚魂未定,周建強和女友等人改簽至3U8695航班繼續前往拉薩,並於當日14時抵達貢嘎機場。講來也怪,到達拉薩後,周建強覺得陰影就消散了。

第二天中午,周建強和女友乘坐客車前往納木錯。在車上,他發微博講:“昨天有人給我講,人生就係經歷!不管怎樣,這次事件對於我們來講也係難能可貴的經歷!”

當晚,兩人在納木錯看見了夢寐以求的星空,旅途的疲憊一掃而光。周建強講,他和女友將於5月18日乘飛機返回重慶,“還係坐的川航。”

飛機落地後,周建強和女友自拍留念。受訪者供圖

團聚

另一邊,平安將8名機組同仁和119名乘客送回地面的劉傳健鬆了一口氣。

採訪接踵而至,網絡上對劉傳健的讚譽鋪天蓋地,稱其為“英雄機長”。很快,劉傳健差點接父親的班、去水泥廠工作的故事被挖出。直到5月14日晚,部分機組成員才集體亮相。

5月15日晚,劉傳健的妻子鄒函從重慶前往成都,與丈夫團聚。此前,丈夫很簡短地給她報了個平安。劉傳健處置險情的經過,鄒函還係刷朋友圈得知的,“我知道的還沒有你們記者多”。

鄒函的一條朋友圈這樣寫道:“這係一件很大的事,他沉着冷靜處置得當,他係我的驕傲;這也係一件很小的事,他只係去飛了一個航班,履行了一個機長應盡的職責。記得很多年前,一位資深機長跟我講,民航不需要英雄,我們要的係安全。作為一名飛行員的家屬,我只希望每一次飛行都順利,每一次起降都平安。”

鄒函的朋友圈。截屏圖

追問

5月15日,民航局在5月例行新聞發佈會上,通報川航3U8633航班風擋玻璃空中爆裂事件。民航局安全總監兼航空安全辦公室主任唐偉斌表示,民航局已成立“5.14”事件調查組,並於事發當天趕赴成都,會同民航西南地區管理局開展調查工作。根據目前掌握的調查信息,脫落的右側風擋玻璃為該機原裝件,自2011年7月26日新機投入運營至事發前,未有任何故障記錄,也未進行過任何維修和更換工作。

通報稱,成都空管部門在接到緊急情況後,立即啟動應急處置程序,迅速指揮空中其他飛機避讓並為該機提供專用航道,優先安排該機降落。在民航各部門密切配合下,飛機安全備降成都雙流機場,機上所有旅客安全。

根據國際民用航空公約附件13《航空器事故和事故徵候調查》有關規定,民航局已向法國航空事故調查局(BEA)和空客公司發出通知。法方將派出專業技術人員來華參與事件的調查工作。

5月15日晚,空客公司官方微博稱,空中客車已經派出了專門的技術團隊為主導調查的中國民用航空局以及法國民航安全調查分析局提供技術支持。由於目前調查正在進行中,同時根據國際民航組織(ICAO)附件13的相關規定,空中客車對於該事件暫時不能提供更多信息。

唐偉斌表示,目前判斷取向係在設計、製造、工藝等方面係調查重點,具體原因調查組會抓緊時間會同各方向社會公布,盡短時間公布。

唐偉斌在回答媒體提問時表示,“目前我們在連夜調查,就目前掌握的情況看,沒有發現維修上做過咩工作。因為它這個風擋只係目視檢查,也不能敲打。所以只要係維修部門、工作該做的做到了,責任上就已經明確。維修也係我們必須調查的,用排除法。”

在以往的歷次檢修中,係否特意檢查過這塊脫落的右側風擋玻璃呢?對此,川航總工程師陳建中解釋稱,只要工作包里有此項內容,都係檢查了的。不會專門針對這塊玻璃,而係每一塊玻璃都會認真檢查。除此之外,每次航前航後(起飛前、降落後),都有人員進行檢查。如果當時這塊玻璃就出現問題並被發現,飛機係不可能起飛的,“處理掉才能走”。

一位從事多年飛機維修的工程師告訴澎湃新聞,風擋玻璃的外觀係否完好,屬於每天例行檢查的項目,飛機會有一個航後檢查,英文叫做postflight inspection(PF檢查),這個檢查項目包含檢查駕駛艙玻璃的外觀,靠目視檢查,就係用眼睛根據標準看係否有裂縫、劃傷等一切不正常的情況,肉眼看不到的沒有辦法。

該工程師表示,此次川航風擋玻璃破裂且脫落係比較奇怪的,他們遇到導致飛機玻璃破裂的有各種各樣的原因,但一般只係裂開,不會整體脫落。

目前,事件調查仍在進行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澎湃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