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黑龍江母女遭分屍內幕::「娘娘腔」 愛奢侈品被追債

胡某文在其微博上發佈的照片。

五一小長假期間,租住在哈爾濱師範大學產業園公寓的黑龍江望奎縣母女呂某艷和梁某涵慘遭殺害並被分屍。

5月8日,該起案件被受害人家屬發現,警方逮捕了23歲的犯罪嫌疑人——哈師大作曲與作曲技術理論專業大四學生胡某文。

5月13日,上游新聞(全國新聞熱線:[email protected])以《黑龍江一對母女慘遭殺害分屍嫌犯系大四學生已被抓獲》為題對該案進行了報道,引發廣泛關注。連日來,上游新聞記者通過多種途徑採訪到了嫌犯胡某文的多位同學和朋友,在他們看來,“娘娘腔”的胡某文和殺人分屍的嫌犯係兩個完全不同的人。

上游新聞調查顯示,胡某文在殺害大他一屆的學姐梁某涵及母親呂某艷之前,曾被梁某涵在教室內當眾要求還錢。

錢的糾紛被認為系殺人動機。

殺害並分屍呂某艷母女後,胡某文一如往常般正常上課,打電話給朋友見面過生日,淡定自若地對受害人家屬講“她們母女倆去美國了,要三年”。

胡某文在其微博上發佈的照片。

全係謊言

5月8日係呂某艷和梁某涵母女失聯的第9天。自4月30日起,呂某艷的哥哥呂永亮與呂某艷聯繫不上,“電話打不通,微信也沒人回”。

這天一大早,呂永亮來到了母女倆在哈師大產業園C棟的租住處。這係一處只有一室一廚一衛,面積約20平方米的公寓,大門緊鎖。

經房東確認,房係胡某文幫母女倆租的,租房合同上還寫着胡某文的名字。

“和胡某文聯繫,讓他開門,他想把我們忽悠走,不讓我們進去。”呂永亮的姐姐講,感覺胡某文在撒謊後,她按下了電話錄音鍵。

三段錄音中,胡某文的聲音很有磁性。“好嘞!姨,你放心!”,這句他常講的話,現在家屬聽起來格為刺耳。

“姨,我倆(胡某文和梁某涵)都係哈師大的老師,我係作曲,她係鍵盤。我和圓圓(梁某涵小名)係好朋友,房子係我幫她租的。她應該和你提過我,你在哈爾濱住院時,我和圓圓還去看過你。有一年,圓圓想去俄羅斯留學沒去成,這次好不容易抓住機會,去美國交流了,要三年,5月初走的。中國的手機在美國用不了,只能通過微信。美國和中國有16個小時的時差,你和她們發微信的時候,她們睡了。我今天晚點睡聯繫她,讓她儘快給你們回話。我也讓學校幫忙聯繫。好嘞!姨,你放心!”

“姨,我加一下你微信。我要係聯繫上了圓圓,給你發微信。姨,你別擔心,主要係和家裡都沒講。誒!好嘞!姨,你放心!”

“剛問學校,她要出國三年,她和她媽一起去的。姨,你放心!”

這三段通話先後發生在5月8日上午11時40至下午1時。

“全係謊言”。受害人家屬稱。

當日下午,警方循着這條線索在哈師大江南校區將犯罪嫌疑人胡某文抓獲歸案,在警方的審訊下,胡某文交代了殺人事實和藏屍地點。

胡某文在微博上發佈曾獲得一等獎學金的證書。

案後如常

家住哈爾濱的梁某涵姑姑向上游新聞記者介紹,侄女讀大二之前係住校生。

2015年,梁某涵和室友在寢室內起衝突時受皮外傷,雙方進了派出所。經警方協調,對方賠了梁某涵2000元錢。

“從那以後,圓圓就搬出學校了,在我家住了兩個多月,上學不方便,我給她租了一間房,後來她媽過來了,換到出事的那間房去了。”梁某涵的姑姑講。

知情人向呂某艷的家屬介紹,案發前,梁某涵與胡某文曾發生過激烈衝突。4月28日上午,胡某文在教室內上課,梁某涵衝進去打了胡某涵一頓,1米78的胡沒有還手,梁邊打邊講:“你不還錢,我去法院告你,讓你身敗名裂……”

“我妹妹過年時講梁某涵的一個學弟能幫忙買到學校的福利房,找我們兄弟姐妹借了30多萬元,後來福利房沒買到。”呂永亮講,呂某艷自己手頭也有20多萬元。

衝突發生後次日晚上,被警方斷定係案發時間。

監控視頻顯示,4月29日晚9時40分,胡某文進入母女倆租住在哈師大產業園C棟的單元樓。進入公寓內,胡某文用鎚子猛擊梁某涵頭部,直至死亡;晚10時,下夜班的呂某艷回到家,胡某文又捶向呂某艷頭部……

呂某艷和梁某涵母女的死亡鑒定報告稱,生前頭部遭受鈍器多次打擊,死後遭人分屍……

8日下午2時,呂某艷的上半身在出租房的行李箱內發現;沒過多久,梁某涵的上半身在哈師大江南校區教室的儲物櫃內揾到;次日,兩人頭顱在10多公里外的垃圾焚燒廠揾到;案發地到垃圾焚燒廠沿途的垃圾箱里,發現了兩人的部分屍塊。

多個信源顯示,嫌犯胡某文作完案後,繼續回到學校上課,還去了哈師大江北校區參加了考試,同學並未察覺出異常。

“我這個月15日過生日,胡某文在5日給我打電話講要和我見面,送我禮物,祝我生日快樂。後來他講,不見面就唔好見了,他要去北京上學。”住在哈爾濱的胡某文一朋友對上游新聞記者講。

胡某文在微博上發佈的論文開題報告。

有藝術天分、愛彈鋼琴

連日來,上游新聞記者採訪了胡某文的多名初中、高中、大學同學及私交甚密人士等10多人,他們至今沒人敢相信胡某文如此殘忍,在他們看來胡某文很“娘娘腔。”

胡某文的一名女初中同學介紹,胡某文不和男生玩,男生也不愛和他玩,他經常和女生玩跳皮筋。

高中同學稱,他就讀於黑龍江鶴崗一所農場高中文科班。他很有藝術天分,文靜內向的他和男生玩不到一塊去。

大學同學介紹,學作曲的胡某文鋼琴彈得特別好,經常參加校內外比賽,還獲得了2016年至2017年哈師大一等獎學金。

胡某文初中時轉過一次學,轉學前他告訴同學,家裡有錢,他要去上海讀初中。

愛乾淨的胡某文也愛打扮,化妝品甚至比女生都多,“他讀大二時,一盒三瓶裝的護膚品600多塊錢呢。他化妝技術比很多女生都高,表演時女生都找他幫忙化妝。”胡某文大學同班同學講。

胡某文不愛出門,經常讓同租男生購買一個禮拜生活所需物品,直到物品用完才出門。

胡某文對網絡遊戲沒多大興趣,但愛看專業類的書,小講《百年孤獨》也常愛看。

“他其實係個孩子,依賴性很強,也不亂花錢,怎麼就咁殘忍呢?我現在真想問問他為啥要這樣。”已被警方羈押的胡某文,只給這名私交甚密的朋友留下了一個始終關機的手機號。

胡某文在微博上發佈圍着LV圍巾的照片。

在胡某文的微博下,有網友評論稱其“唔係芬迪就係香奈兒,怪不得殺人騙錢啥都干。”

2月7日,胡某文發佈了一張毛絨掛墜的照片,配文“FENDI控”。上游新聞記者調查顯示,作為意大利的奢侈品品牌 FENDI,這個毛絨掛墜的價格淘寶價格在8000元以上。此外,在胡某文微博上一張自拍圖片顯示,其圍着另一個奢侈品品牌LV的天藍色圍巾,該圍巾在淘寶價格超過7000元。

案發後,胡某文從受害人處獲得的錢去了哪裡?至今成謎。

在胡某文置頂的微博下有300多名網友評論,第一條評論係:“地獄空蕩蕩,魔鬼在人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搜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