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珠穆朗瑪峰 成「世界上最高的糞坑」

863.jpg

20名夏爾巴人背着沉重的登山設備,艱難地朝珠穆朗瑪峰頂邁進。過去幾天里,他們從海拔5500米的珠峰大本營出發,在深達百米的冰縫之間架起“天梯”,翻越天氣變幻無常的昆布冰川,用最快速度到達2號營。他們即將進入海拔8000米以上的“死亡區”。

“死亡區”的含氧量只有海平面的1/3。即使係以替各國登山隊當珠峰嚮導或背夫而聞名於世的夏爾巴人,也必須在12個小時內抵達山頂,再返回8000米以下。

多待一分鐘都係在用生命冒險,會導致腦膨脹、頭痛、嘔吐、喪失思考能力、出現幻覺,這在嚴酷的環境下係致命的。

在這12小時里,他們要完成一項前無古人的任務:每人攜帶20公斤垃圾落山。

“珠峰遲早會像定時炸彈一樣爆炸”

“我們唔係神山的征服者,而係她的僕人。”發起“清理死亡區”活動的“珠峰極限探險”組織負責人郎吉告訴英國廣播公司(BBC),雖然珠峰上展開過不少清理行動,但在海拔8000米以上清理垃圾還係第一次。

據美國《華盛頓郵報》報道,自從1953年新西蘭人埃德蒙·希拉里成為登上珠峰第一人以來,過去60多年間,已有4000多人登頂。每到四五月登山季,珠峰大本營就會擠滿躍躍欲試的登山愛好者。遊客增加意味着環境污染日益嚴重。

“作為常規登山線路,珠峰南線早已人滿為患,到處係垃圾和排泄物,令人作嘔。”登山愛好者馬克·詹金斯在美國《國家地理》雜誌上寫道。

出於對自身安全的考慮,登山者會沿路丟棄垃圾以減輕負重,這令珠峰隨處可見氧氣罐、登山裝備、帳篷、食品包裝等。“過去,垃圾被埋在雪下,然而隨着全球變暖,冰雪開始融化,垃圾就露出來了。”郎吉講。

跟廢棄物相比,人類排泄物對環境的污染更為嚴重。

860.jpg

氂牛運送垃圾。

有一次,“亞洲之旅”公司的登山領隊達瓦·史蒂文帶領團隊在山腰安營紮寨,他們用工具從附近取了些冰塊,燒熱後喝到嘴裏卻發現有股怪味。數日後氣溫升高,冰雪消融,他們才發現,支帳篷的地方係先前的登山者挖的“廁所”。

“天氣又干又冷,糞便根本無法分解。”史蒂文告訴英國路透社。

“登山途中沒有廁所,登山者就在雪裡挖個坑,就地解決。”尼泊爾登山協會主席昂·策林告訴美聯社,排泄物日積月累,已經多到威脅環境、傳播疾病的地步。

“我從來不在2號營煮雪水喝,因為氣壓太低(無法燒開水),殺滅不了細菌。”瑞士登山者韋利·斯特克告訴《華盛頓郵報》,“珠峰成了世界上最高的糞坑,遲早會像定時炸彈一樣爆炸。”

從盧卡拉機場到大本營之間的徒步路線成了“衛生紙路線”。當地流傳着一個笑話:登山者無需僱傭導遊,只要沿着用過的衛生紙走,就能一路走到大本營。

為了控制垃圾污染,尼泊爾政府絞盡腦汁。據英國路透社報道,他們禁止登山者攜帶啤酒,2014年立法要求登山者上山前支付4000美元押金,落山須攜帶8公斤的垃圾和排泄物,否則不退押金。然而,這些規定執行起來往往大打折扣。

沒人知道珠峰上有幾多垃圾

曙光初現時,一架載滿登山客的飛機降落在盧卡拉機場。這座離珠峰最近的機場,跑道又短又陡、起伏不平,飛行員必須全神貫注,才能在撞上峭壁或掉進深淵前把飛機停下來。

乘客們走下舷梯後,飛機引擎還在轟鳴。機場人員一邊卸載行李,一邊把打包好的垃圾送進飛機貨艙,動作乾淨利落,“跟F1賽車進站一樣”。他們要趕在雲層聚攏前完成一切,否則機場就會關閉。隨後,這些垃圾將被送到加德滿都。

盧卡拉鎮既係通往珠峰的大門,也係垃圾的出口。“在登山季,從加德滿都飛往盧卡拉的航班係滿的,但返去時基本係空的。”尼泊爾塔拉航空公司CEO烏米什·拉伊告訴《尼泊爾時報》。

“因此,我們想利用回程把垃圾運到加德滿都。我們跟珠峰污染控制協會(SPCC)簽了3年免費運送垃圾的合同,以此支持環保。”2016年這家公司運送了4噸垃圾,2017年運送了11噸,預計2018年將翻倍。

早在1991年,尼泊爾的有識之士就意識到了環境污染的嚴重性。據美國《戶外》雜誌報道,在騰布切寺院住持阿旺騰津藏倡導下,昆布地區成立了SPCC,專門解決垃圾和排泄物問題。

他們在珠峰營地修建廁所,沿着登山路線設置垃圾箱,還在各個村莊挨家挨戶回收當地人從山上撿來的垃圾。

收集一次垃圾需要連日長途跋涉。挑夫趕着氂牛從大本營一路往下,沿途收來的垃圾被捆在氂牛背上運往盧卡拉。作為全球最貧困的國家之一,尼泊爾2017年人均GDP僅730美元。

《尼泊爾時報》稱,垃圾能幫當地人改善生計,比如登山者丟棄的氧氣瓶就係他們重要的收入來源。

很多志願者自發組織垃圾清理活動。“5月29日係人類首次登頂珠峰的紀念日,也係拯救珠峰行動的發起日。”“拯救珠峰”組織的官網寫道,“截至2011年5月29日,我們共收集了8.1噸垃圾,其中3.2噸移交給SPCC。

作為回報,SPCC將這些垃圾的一半收益轉讓給我們。另外4.9噸垃圾則運到盧卡拉,再用飛機送至加德滿都。”凍得堅硬如石的排泄物被統一倒入附近村莊的坑道,等待風化分解。

在加德滿都機場,員工忙着搬運從盧卡拉送來的不可燃垃圾。打開袋子,裏面琳琅滿目,從紅酒瓶、啤酒罐到破帳篷、氧氣瓶……進一步分類後,這些垃圾被賣給回收公司。

“通過垃圾回收,我們不但減少了環境污染,而且創造了綠色就業崗位。”供職於“從藍色廢物到寶物”回收公司的納賓·馬哈賈告訴《尼泊爾時報》。

不過,要清除珠峰積攢多年的垃圾仍然任重道遠。達瓦告訴路透社,2008年至今他發起了多次清理活動,共回收了1.5噸垃圾,但珠峰上留有幾多垃圾,依然無法估量。

“活人冒生命危險把死人運下來,值得嗎”

此次進入“死亡區”,除了清理垃圾之外,郎吉一行還肩負着更艱難也更危險的使命:把1996年喪生的美國人斯科特·費希爾和2008年喪生的瑞士人詹尼·戈爾茨的遺體運落山。

據英國《衛報》報道,迄今已有約260名登山者葬身珠峰。最有名的一場事故發生在1996年5月,當時幾支登山隊在即將攀上峰頂時遭遇了長達20小時的暴風雪,8人的性命被奪走。

暢銷小講《進入稀薄空氣》描述了這個人類登山史上最慘烈的場景:“風雪越來越大,最終把來不及落山的人困在山頂,困在狂暴的閃電與冰雹交織的噩夢之中。”

在珠峰,遇難者的遺體並不少見。“我們經過一名死去的登山者,那具身體早已僵硬,看起來已經在那兒躺了很多年。”

一名登山者講,“有些遺體躺在冰縫中或懸崖下,他們係遇難後被人推落去的,為了保持登山道乾淨。聽起來有些殘酷,但確實沒有別的辦法。”

“把重物從山上搬下來,比人爬到山頂要危險得多。”策林告訴BBC,“光係撿起一個包裝袋都得花不少力氣,因為它早就被冰雪凍住了。如果一個人體重80公斤,凍住後就會有150公斤,你還必須先把周圍的冰刨開。”

在如此低溫的環境中,工作人員也可能產生浮腫、凍傷、發燒等種種不適,並面臨惡劣天氣和雪崩的威脅。

為咩不直接派直升機上去呢?一家高山救援公司的CEO丹·理乍得告訴《華盛頓郵報》,在大本營和峰頂之間共有4座營地,越往上走空氣越稀薄,位於海拔6400米的2號營係直升飛機能到達的極限。“你肯定不想把直升機停在隨時可能發生雪崩或滑坡的地方。”

郎吉他們把揾到的遺體綁在雪橇上,套入先前固定的繩索,人在上方拉着繩索將之緩緩滑下,送到2號營後由直升機運落山。然後,他們再背着收集的氧氣瓶等垃圾步行返回大本營。

像這樣回收一具遺體的價格在3萬到7萬美元之間。儘管回報豐厚,前來應徵者依然寥寥無幾。“在咁兇險的地方回收屍體,實在太危險了。”一家登山公司的負責人楚旺向《衛報》坦言,他們只能指望“重賞之下出現勇夫”。

願意冒生命危險干這活兒的,只有世代在珠峰生活的夏爾巴人,他們以極為出色的攀登技巧和對嚴寒的耐受力聞名於世。幾乎每一支攀登珠峰的隊伍都有夏爾巴人當嚮導,幾乎每一個夏爾巴家庭都有家人因登山而罹難。

“每次出發去運送屍體前,他們都會跟哭泣的妻子、孩子告別。”達瓦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

事實上,很多人不贊成回收遺體。“珠峰係神聖的地方,係絕佳的長眠之地。”登山公司領隊埃里克·墨菲告訴BBC,“讓活人冒生命危險把死人運下來,我懷疑係否值得。”

也有人認為,把遺體留在珠峰係“對聖地的褻瀆”。“所有遺體都應該運到大本營以下埋葬或火化,否則冰川會被污染。”一家登山公司的項目主管查克拉·卡爾基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中國青年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