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大國情懷!漢唐帝國為何氣吞山河?

千古明君唐太宗──李世民。(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提起漢唐大帝國,中華大國民無不豪情滿懷。

漢唐大帝國係中華大國民令地球人仰視的時代,係中國人真正站起來的時代!1949年的“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實際上係關起門來意淫;尤其係大唐帝國的貞觀王朝,中國在世界上的地位比今天的美利堅合眾國還強,世界各地的傑才俊士冒着生命危險也要往中國跑,首都長安居住着來自中亞各國的幾萬名“裸官”。中亞各國的高貴顯貴以和漢唐建立“友好邦交關係”為名,攜帶巨額貪賄資產前來中國“考察訪問”,然後永遠住下來不返去了。

那時中亞各國人民如果破口大罵中國人不該收留他們的外逃裸官,不把他們國家人民的利益當回事,我們一定會認為對方有毛病。你們自個不檢討自己的制度出了大問題,不痛恨自己的貪官污吏,還莫名其妙遷怒於我們,有病啊?中國政府當然只能把中國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如果把你們國家人民利益置於我國人民利益之上,那不成了“漢奸政府”?

1400多年前的大唐王朝把本國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的精神,盛產裸官的中亞各國確然有學習的必要。叫囂“中國亡我之心不死”而拒絕大唐帝國的文明成果者傻得可憎,瘋得可恨。

漢唐大帝國強盛的主要秘訣在哪裡?我們先來講大漢帝國。

一、大漢帝國官場從不揮霍納稅人的血汗錢

前漢帝國的皇帝初登大寶時,居然搵唔到四匹純一色的馬來拉車,部級高官只能乘牛車上收工。難道那時中國就真嘅窮到那地步,全國連四匹純一色的馬都搵唔到?屈指可數的幾個高官連馬都沒有?就算國內真箇沒馬,也可像今天的官僚只坐進口豪車一樣,用納稅人的錢高價從匈奴進口啊?

非也!那時的中國雖然久經戰亂國力疲睏,但遠沒窮到舉國找不出四匹純一色的馬,連部長級高官也弄不到馬的地步。前線的邊防軍多係騎馬抗敵,高官顯貴從騎兵部隊嗰度弄幾匹好馬還不容易?

大漢帝國的國家理念和今天不同,各級官僚都知道“藏賦予民”和“小政府大社會”有利於國家的長治久安,絕不會玩“國富民窮”那類自毀帝國根基的弱智政績。首都長安城沒有顯示皇帝高貴身份的四匹純一色駿馬,那就將就點用雜色馬代替一下嘛,馬車還唔係照樣跑?部長沒馬拉車,那就用牛拉車嘛,有咩大不了的?不能因此興師動眾去搞咩舉國體制“強征”老百姓的馬,也不可用納稅人的血汗錢去高價進口匈奴馬,更不可把前線騎兵的戰馬弄來在城市平地上拉車?對於前線騎兵來講,一條戰馬相當於10條人命啊!

漢文帝的節儉係有名的,自家長年舊衣不離身不講,想建個露台夏天納納涼,聽講要花費一百金,居然心痛得了不得,幾經琢磨考量後還係選擇放棄了。和偉大、光榮、正確的毛領袖相比,漢文帝未免太小家子氣了。我們的偉大領袖在三年大饑荒活活餓死幾千萬農民的恐怖年代,還大興土木興建多處豪華行宮,僅韶山滴水洞工程就耗資一個多億,相當於當時一百多萬個青壯農民無節假日起早貪黑辛勞一年的總收入。

那時每逢遇上天災,皇帝首先想到係自家缺德開罪了上天,於是向全國人民下“罪己詔”把自家痛罵一頓,率領皇后皇子皇孫絕食,成日甚至一連三天跪在露天下,頂着烈日或迎着凜冽北風向上天禱告;同時積極安排賑濟災民。各級官僚也不會因此宣傳自己在救災前線吃了幾多苦救了幾多人,只係盡職盡責干“公僕”應該乾的份內事,沒有養成“把憂事當喜事辦”的光榮傳統。

碰上這樣的皇帝和官僚隊伍,一旦遇上外敵入侵或開疆拓土,平民百姓還不“把國當家”一樣拚死抗敵啊?

二、皇帝對官嚴對民寬

縱觀整個大漢時期,除了漢武帝和匈奴爭雄,出於戰爭需要興師動眾外,官家一直奉行與民休息還民自由的政策,很少無故擾民,不會像今天的縣官鄉官那樣熱衷於勞民傷財的政績工程,折騰咩“公路經濟”和“示範基地”。

與對民寬鬆形成鮮明對照,大漢帝國對官僚特別嚴厲。漢武帝兩三年換一個宰相,且多數宰相都沒有善終,唔係鋃鐺入獄就係殺身之禍。宰相如此,低一級的部長司長局長無不兢兢業業人人自危如履薄冰,哪還有精力和心思去玩“跑關係”、“三公腐敗”和“移民轉財”?

漢武帝時期的高官大多不得善終,並非那時候的高官天性邪惡,而係專制權力乃一劑血肉之軀根本無法長期自覺抗拒的猛烈毒藥。在“把官僚裝進籠子”的民主憲政制度發明以前,當上幾年高官就很難避免被權力毒害,不知不覺從正人君子墮落成害民賊子。

所以民主憲政體制不但平民百姓受益無窮,官僚也一樣普享福祉。

造成前漢帝國垮台的漢靈帝也玩過“賣官”把戲,但明碼標價公平透明,且賣官所得全部納於國庫用於公事。

三、輕瑤薄賦藏賦予民

大漢帝國的稅收在當時的已知世界係最低的,稅率維持在卅稅一到十五稅一之間徘徊,也就係3.3%~6.7%。無論農民、生意人還係手工業者都按一樣比率納稅。這個稅率係剛性的,稅收分攤也比今天公平透明得多,官吏沒有任何巧立名目集資攤派創收自肥的空間。和今天的生意人相比,那時的生意人簡直生活在天堂。

四、容忍甚至獎勵體制外的“英雄豪傑”

歷朝歷代的英雄豪傑有“體制外”和“體制內”之分。體制內英雄豪傑主要係開疆拓土的軍事領袖,如衛青、李廣、霍去病;體制外“英雄豪傑”則不服皇家官場管束,只憑良心、正義感和冒險豪情除暴安良建功立業。

因為不服官場約束,中國曆朝歷代對體制外“英雄豪傑”都持打壓態度,大漢帝國則係例外,不但對體制外“傑才俊士”容忍有加,還給他們提供建功立業自我實現的平台。

體制外的慷慨悲歌之士,在國法疏漏或鞭長莫及之處除暴安良為民請命,在冷兵器時代有利於維護社會的穩定和公正。

中國歷史上聞名的燕趙俠客就主要活動在大漢時期。

眾所周知的班超就係一個威名遠揚的體制外英雄,他和36勇士在匈奴強兵壓境的逆境下征服西域各國並威振西域幾十年,係中國歷史上最閃亮的一頁。

班超去西域之前並唔係咩軍事領袖,而係一個威不立名不揚的小軍頭,和體制內英雄沾不上邊。

班超除了36個志同道合的江湖朋友外,自告奮勇前往連幾十萬大軍都望而卻步的百戰之地建功立業,仍拒絕投降,今天的中國人係難以理解的。

更讓精於算計的特色國民難以理解的係,大漢政府在得知耿恭喋血孤城的消息後,居然派出幾千名遠征軍,冒着優勢匈奴騎兵圍追堵截隨時都有可能全軍覆沒的巨大風險,步行前往數千公里外的危險之地營救“傳講”中的三百個生命?

遠征軍經過一年多的血腥轉戰,終於把倖存的13名孤城英雄救回了玉門關。

為了營救13條勇敢的生命,遠征軍損失了幾千人?

13勇士抵達玉門關後,留守的將軍並沒有因為幾千雄兵換13條傷兵的虧本營生遷怒倖存者,而係淚流滿面親自給13勇士洗腳更衣。

智慧負責任的政府從來都唔係算眼前帳的!他們拯救的唔係幾個人的生命,而係勇於為國為民自我犧牲的民族精神!

中國人並非天生就窩囊,他們一樣英勇無畏豁達自信過,係劣勝優汰的官僚專制體制把獅子毒害成了老鼠。

後面居然沒有任何正規軍跟隨,走的係一條百分百的“體制外”之路。

就係這36勇士,在西域創立了幾十萬大軍都望而卻步的男兒偉業!創造了一個又一個人類世界至今都無法超越的軍事外交奇蹟!

大漢政府也一樣氣度恢宏,不但沒有追究班超不把功勞歸給政府軍,不彙報不請示自作主張的“不懂事”行徑;還敞開胸懷擁抱班超的冒險成果,增派軍隊去玉門關給班超提供威懾力量,賦予班超在西域新開拓疆土相當於國王一樣的巨大權力。

一個國家能否給體制外英雄豪傑提供自我實現的平台,係這個國家係否“進取”和“自信”的標誌。近代西方世界在新大陸建立的殖民大帝國,都係體制外英雄豪傑自主冒險的成果。柯爾蒂斯征服墨西哥;皮薩羅征服秘魯,都係在沒動用國家經濟軍事力量的情況下,自籌經費自組人馬,像班超一樣揚威萬里之外。

五、不惜一切代價愛護為國立功的英雄

美國大片《拯救大兵瑞恩》曾經感動過不少中國觀眾。像美國政府那樣珍惜士兵生命的國家,只要係正常人邊個不在戰場盡職盡責作戰呢?哪個軍官還會玩成建制臨陣脫逃或叛變投敵呢?

多數中國人不知道,《拯救大兵瑞恩》的故事一樣在大漢帝國上演過,並且比《拯救大兵瑞恩》更悲壯更感人。

大漢帝國係一個英雄輩出的時代,喋血孤城的耿恭就係一個僅次於班超的大英雄。

耿恭以三百孤軍抗擊兩萬匈奴鐵騎圍攻達三百天之久,在敵方許以高官厚祿,箭盡糧絕只剩26個傷兵的絕望情勢下,在官僚專制體制的長期作用下,“犯強漢者,雖遠必誅”的英雄們最終墮落成了“對內像狼,對外像羊,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的東亞病夫!

……

下面再講大唐帝國。

李世民治下的大唐帝國除了繼承大漢帝國的所有優勢外,還在中央政府內實行“分權”政治,開創了人類政治史“三權分立”的先河,這係大唐帝國能夠在大漢帝國的基礎上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達到已知世界文明頂峰的根本原因。

大唐帝國的中央政府由中書省、門下省和尚書省三個獨立系統組成。

中書省負責制定法令,相當於美國的眾議院。

門下省負責審議法令,相當於美國的參議院和最高法院。

尚書省負責執行法令,相當美國總統府和下屬行政機構。

三個系統相互獨立互不統屬,各自直接對皇帝負責。

皇帝也唔係權力無限至高無上的。皇帝的敕令必須經過門下省首長審核確認不違反現行法律,簽字副署後才能生效,否則尚書省各部拒絕執行。

皇帝為了防止自己劣性膨脹和心情不好時犯錯誤傷害自家江山,常常任命剛正不阿,敢於對皇帝講不的血性男兒擔任門下省首長。

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喜歡和皇帝唱對台戲的魏徵就曾擔任過門下省首長,多次拒絕簽署李世民下達的敕令,李世民也只有乾瞪眼的份。

除了“三權分立”外,三大行政系統的“一把手”實行“虛位”制,只有榮譽職位沒有行政實權。行政實權分散在下屬各個副職手中。“一把手”只有“仲裁權”沒有“決策權”。這一制度有效防犯了“一把手”權力膨脹濫用權力。

在官僚專制國家,“一把手”腐敗係最大的腐敗!當今中國官場腐敗前所未有,就係“一把手”權力過大,沒有有效的制度約束造成的。

大唐帝國中央政府的“三權分立”制度和“一把手”“虛位”制,雖然無法和今天英美等成熟民主國家的“三權分立”相提並論,但在當時的已知世界卻係最先進的政治文明,也比今天的中國官僚政治先進得多。

“三權分立制衡”體制係抑惡揚善優勝劣汰的,官僚貪賄腐敗的空間相當小,民眾素質也芝麻開花節節高。

所以李世民創立的貞觀王朝係中國歷史上唯一基本上消滅了貪污的王朝,國民素質也高居已知世界第一位,甚至比今天中國人素質也高得多。李世民可沒殺咩貪官,因為好的制度不容易造就貪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新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