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靈豬的故事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靈豬的故事

天地之間,一切怨情都可以善解。只要能夠至誠相處,大家都可以成為好朋友。而唔係互相猜忌甚至敵對。(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提起紀曉嵐,可講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的詼諧、多才、睿智,給人們心中的印象無可比擬。

紀曉嵐,出世於現今河北省的河間縣。以才名世,號稱“河間才子”,被譽為“一代文宗”。他也係清朝乾隆年間的一位名臣。

雍正二年(公元1724年)六月十五,係紀曉嵐的生日。關於他的出世,長久以來就流傳着種種神奇的傳講。他的墓志銘上就寫着講在他出世的前夕,“水中夜夜有光怪”,並有一道火光閃入他出世的地方,所以後來人們就認為他係“靈物化身”。“昀”就成了他的名字。“昀”即日光的意思,曉嵐係他的字。

據講他小時候,四五歲前,夜裡看東西就象日間一樣清楚。七八歲後就不清楚了。到十歲以後,就根本看不見了。只係偶爾半夜醒來,看見一會兒,很快就又看不見了。隨着年齡的增長,這種夜間視物的能力就越來越沒有了。他自己講:可能都係因為人慾太重,而自己的本來神明就越來越少了的緣故吧。

紀曉嵐從小就有“神童”之稱。民間也有很多故事流傳。傳講有一天紀曉嵐在街上與同伴們玩球,正好太守經過,不巧球誤扔到太守坐的官轎。孩子們一看,大事不好,嚇得四處逃散。可唯獨紀曉嵐,他居然上前攔住轎子要球。太守覺得這個孩子很有意思,與眾不同,於是講:“我有一上聯,如果你能對上,就把球還你,否則球就歸我。”紀曉嵐同意了。太守出上聯:“童子六七人,唯汝狡”。紀曉嵐不加思索地答道:“太守二千石(擔),獨公……”最後一個字吭哧吭哧,遲遲不講。太守問他“何以不講出這最後一字?”他回答講:“太守若將球還我,就係‘廉’字;若不還,便係‘貪’了。”太守不禁哈哈大笑,自然把球還他了。

紀曉嵐從小深受父親影響,勤奮好學,博覽群書。

在(清高宗)乾隆十二年(1747年)順天鄉試高中第一解元;乾隆十九年(1754年)中二甲第四,賜進士出身。

乾隆卅八年(1773年)起,任《四庫全書》館的總纂官,收書三千五百零三種,共七萬九千三百卅七卷;又修《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熱河志》。歷任編修、左庶子、兵部侍郎、左都御史、禮部侍郎等職。

享壽八十歲。生前自撰輓聯:“浮沉宦海如鷗鳥,生死書叢似蠹魚。”去世後皇帝御賜謚號“文達”。所以後人也稱他文達公。在當時實際處於文壇領袖地位。紀曉嵐不重着述,只有《閱微草堂筆記》、《紀文達公遺集》等書遺世。紀曉嵐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閱微草堂筆記》共五部,廿四卷,其中包括《灤陽消夏錄》六卷,《如係我聞》四卷,《槐西雜誌》四卷,《姑妄聽之》四卷,《灤陽續錄》六卷。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語言質樸淡雅,風格亦莊亦諧,讀來饒有興味。當時他每完成一篇文稿,社會上就會廣為傳抄,同曹雪芹的《紅樓夢》、蒲松齡的《聊齋志異》並行海內,經久不衰,至今仍擁有廣大讀者。

一隻“靈豬”的故事

我(紀曉嵐)認識的胡御史、胡牧亭先生講過咁一個故事。講係在他的家鄉。村子裏有一個人家養了一頭豬。這隻豬很怪。只要一見到鄰居家老者,就會瞪大豬眼,呲牙狂叫着,四蹄咆跳蹦躍,恨不得要咬嗰個老者。老者每次都係唯恐躲閃不及,非常尷尬。可怪就怪在這隻豬見了其他任何人也不這樣,都係很溫順的樣子。

開始這個老者很係生氣,想把這隻豬買下來,殺了吃肉。但後來想了想,忽然悟道:”這係咪佛經中講的係宿怨,怨緣呢?我不可再結惡緣。佛講世上沒有不可解的冤怨。我還係善解了吧。”於是,他花了一筆好價錢從鄰居手中把這隻豬買了下來。然後把它送到附近的佛寺里去,做長生豬,來孝敬佛主。邊個知道,這以後,這個老頭再去佛寺,或係在哪裡再遇到這隻豬,竟然一改常態,不僅不再怒目呲牙,反而係過來在他身邊,低頭拱首,耳朵貼着老者的身子,親昵的蹭來蹭去,十分感激的樣子。

紀曉嵐先生講他曾看過孫重畫的一幅《伏虎應真圖》。圖上還有巴蜀西部人李衍題的詞。:“至人騎猛虎,馭之猶騏驥。豈伊本馴良,道力消其鷙。乃知天地間,有情皆可契。共保金石心,無為多畏忌。”其大意講,道行廣大的人騎着猛虎,如同駕御良馬一般。難道係這虎它本來就係馴良的嗎?唔係。而係道的力量化解了它的凶性。由此可知天地之間,一切怨情都可以善解。只要能夠至誠相處,大家都可以成為好朋友。而唔係互相猜忌甚至敵對。

李衍的這段題詞,正好係對這個故事的一個解讀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