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王志安:惡性犯罪的嫌犯報道該不該禁止 比如樂燕

她係一個被拋棄的人。剛一出生就被自己的家人拋棄,也被這個社會拋棄。最後,這個被拋棄的人,又拋棄了自己的孩子。他們被活活餓死。樂燕講,她被抓起來之後,才第一次感受到被關心。因為她當時懷有身孕,監外執行,警察在酒店租了一套房子,每天都有兩名女警察陪着她。這種關心她從來沒感受過。

米脂惡性殺人事件造成9人死亡,網上有種聲音激蕩。我們唔好了解犯罪分子的經歷,心理還有動機。我只要他死。

心情我理解,但這個結論,我不贊成。

我問個問題,犯罪分子係否猜得到他一定會死?猜得到吧。他在做這件事之前,就知道自己的結局了。也就係講,死亡對他來講,不過係預期內的事情,並唔係超預期的‌‌“懲罰‌‌”。

悲劇的係,對個案中犯罪分子處以極刑,並不能挽回嗰啲受害者的生命。甚至,對未來嗰啲一心求死,但在自己死之前,要殺掉你我孩子的人來講,也沒有咩威懾力。因為他們早預料到了,自己大不了一死。

一個人一旦不在乎死亡,死刑對他來講,就失去了威懾力。

但係,我們怕。

我們怕我們的孩子放學的路上會被人砍殺,我們怕他們在幼兒園門口慘遭屠戮,我們怕孩子們碰到一個不在乎被判處死刑,而一門心思報復社會的人,對不?所以,探究我們的社會,為咩會生長出這樣的人,才係避免類似悲劇發生的根本。

給各位講一個我採訪的故事。

五年前,南京一位媽媽,將自己的兩個孩子反鎖在家裡後離家出走,幾天後,兩個孩子被活活餓死,不,其實係渴死。廿余天后他們被發現時,屍體已經干黑,身上已經爬滿了蛆蟲。最小的嗰個孩子不到兩歲,死在床上,大一點的姐姐也只有四歲,死在門口,懷裡一直抱着早就沒水的水壺。

這位媽媽名叫樂燕。她出門去混網吧,打遊戲,濫交和吸毒。她覺得孩子係個累贅,鎖了門就出去了。兩個月前,她就做過同樣的事情,那一次,嗰個年長一點的孩子被餓的頭昏眼花,拼儘力氣自己打開了門。鄰居湧進屋裡,嗰個只有一歲半的妹妹,渾身大便坐在床上,奄奄一息。

姐妹倆被送進醫院,救了下來。樂燕在社區的規勸下,表示要認真照顧孩子。她好了兩個月,但很快故態復萌,又一次離家出走。這一次,她為了防止孩子們從裏面把門打開,特地用衛生巾把門縫徹底掩死。

警察抓到樂燕時,她正在網吧里打遊戲。警察發現她又懷孕了,還係不知道父親係邊個。

很多人一定會講,這種人不配做母親,最好去死。

我當時在《新聞調查》工作,我和同事講,這位母親值得研究。到底係咩原因,讓一位母親對自己的親生骨肉如此殘忍?我們於是飛赴南京。地方政府聽講我們來了,成日陪我們吃飯,但就係不讓我們接觸任何當事人。在南京呆了一星期,我們撤回了北京。半年後,我們再次去南京,這一次,我們沒有聯繫地方政府,我們揾到了樂燕的小學老師,爺爺,養父的弟弟,派出所的警察,鄰居,還有代理她案件的律師和審判的法官,還原了樂燕的成長軌跡。揭示的事實觸目驚心。

樂燕係一名私生子,她母親在她兩三歲時,將她丟給了她的父親。但他父親當時也還未成年,並不認為樂燕係自己的孩子。樂燕的帶來,讓父親一家在整個社區里抬不起頭。樂燕在這個家裡也不受歡迎,她的爺爺在客廳里給她支了一張床,無聲無息地活着。

樂燕沒有戶口,上不了學。等到有政策可以上學時,她已經係上初中的年紀。爺爺送她到學校,同學們無比歧視這個比他們高出半身的樂燕,樂燕在學校沒有朋友,只上了不到一學期,就輟學回家。

不到十六歲,樂燕離家出走,再也沒有回過家。

她遊盪在城市的夜裡,網吧,遊戲廳,很快就學會了吸毒,為了毒品隨時可以和任何人上床。她先後生了兩個孩子,但都不知道孩子的父親係邊個。她不能坐火車,不能坐飛機,甚至不能工作。她遊離於我們的世界之外,沒人在意她的存在,自生自滅。她雖然係一個和我們一樣的生命,會生孩子,但卻不會做母親。

她係一個被拋棄的人。剛一出生就被自己的家人拋棄,也被這個社會拋棄。最後,這個被拋棄的人,又拋棄了自己的孩子。

他們被活活餓死。

樂燕講,她被抓起來之後,才第一次感受到被關心。因為她當時懷有身孕,監外執行,警察在酒店租了一套房子,每天都有兩名女警察陪着她。這種關心她從來沒感受過。

樂燕最後被判處無期徒刑。

為咩不能拒絕惡性案件背後的嫌犯報道?並唔係講,我們要將所有的犯罪成因都歸結為社會,倡導理解其殘暴軟弱,而係以此理解我們自己,以及我們生活以外的空間。

也許,很多對嫌犯的報道,最終我們無法得出規律性的問題,甚至可能發現,有些犯罪就係我們的宿命和社會的必然,我們無力改變和防範,但係,得出這一結論,也必須通過充分的報道,而唔係閉上眼睛講,殺殺殺。

當然,在犯罪報道過程中,有一系列的職業倫理,比如,不能詳細報道犯罪的手法和手段,比如,不過分渲染恐怖的情緒等等,比如,不能干預到警方的破案。但係,這一切,都唔係禁止嫌犯報道的理由。

很多人指責媒體做嫌犯報道係在吃人血饅頭,在我看來,這些人才係真正在吃人血饅頭,他們傳播的只有情緒,沒有事實,沒有原因。

咩叫不以嗜血的報道而吸引眼球?係你洞悉了某些事實,出於公共利益而不播放。而唔係掐着時間喊打喊殺,聲嘶力竭禁止媒體報道。事實上,披露哪些事實這種困境和取捨,當然可以討論並形成標準。事實上,嚴肅媒體的報道中經常會面對,幾乎每一次都會遇到。當年我們在報道樂燕事件時,拿到了全部案卷里死亡孩子的現場圖片,這些圖片我至今想起還會悲從心起。節目中,每一張現場照片的選擇,我們都經過仔細權衡。既要滿足報道需要,又要不過分刺激公眾的情感。好的報道完全可以做到職業倫理和報道的平衡,唔係非此即彼。

這個世界原本就不美好,每天都會發生各種悲劇。媒體係公眾的眼睛,它可以閉上,但係,這並不會讓悲劇消失,唔係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wangju8848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