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共產暴政錄:搶教堂廟宇的獻堂獻廟

——《共產黨毀滅人類暴政錄》之謀財害命篇(6)

中共搶劫了教堂寺廟道觀,還美名曰“獻堂獻廟”。這個“獻”字背後不知有幾多內涵、淚水、甚至生命。(網絡資料圖片)

歷朝歷代都有土匪強盜,但很少去洗劫寺廟道觀教堂,中共竊政後,竟洗劫寺廟道觀教堂。

1950年起,全國各地進行了土改運動和所謂沒收“帝國主義財產”的運動。在運動中,擁有一定房地產的宗教寺院、教堂和會所也受到衝擊。

1950年6月28日,中共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改革法”,7月,倪柝聲等人給福建省人民政府發出有32,782人簽名請願信,要求保留鼓嶺“執事之家”的房產土地。後來,鼓嶺執事之家被定為團體地主。1951年3月,全體在鼓嶺執事之家的人員受到管制,達半年之久。管制結束之後,執事之家的全部土地、房屋全部沒收,執事之家的人員全體被趕走。

1951年春,虛雲法師擬在雲門山大覺寺傳戒,中共民兵百餘人包圍寺院,以該寺隱匿反革命份子,窩藏軍械及金銀為由,囚禁26名僧人,搜查全寺,逼虛雲法師交出黃金白銀槍械。虛雲法師講沒有,竟被毒打至頭面血流,肋骨折斷。

1958年的“獻堂獻廟運動”

中共出於匪徒的本性,凡係能搞到錢的地方,係不會忽略的,凡係能共到產的地方,遲早要去“共產”的,只係中共極狡滑地分步進行,中共把地主,資本家的財產剝奪了,這時把眼光瞄準各地的教堂,寺廟建築和財產,1958年,先以“聯合禮拜”的形式,將各教派信徒集中在少數教堂中,其餘教堂都被“獻堂獻廟”獻送給當地單位、集體,人民公社,“支援社會主義建設”。

比如,北京市區的基督教(新教)大小教堂64座,經過合併,只剩下4座:燈市口(原公理會)、珠市口(原衛理公會)、缸瓦市(原中華基督教會)、寬街(原基督徒聚會處)。上海的教堂由208所減少到23所,其餘的都“獻給”國家,比如上海南陽路聚會所教堂(使用還不到10年)被迫“獻給”國家,後來改為靜安體育館。

之所以還剩下這幾所教堂,並非中共不垂涎其產業,而係中共要用來作更大的事,中共要用它來裝飾門面,在外國友人面前彰顯其“信仰自由”。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之後,教會被徹底解散,僅剩的少數教會產業都被“革命群眾”以各種方式沒收強佔,很多教堂成為工廠廠房、學校教室、單位食堂,不少教堂建築和國家文物受到嚴重破壞、甚至被徹底摧毀。

對寺廟道觀也係如此,寺廟均被逼獻送給當地單位、人民公社,寺廟僧尼道士被迫還俗。

中共比一般的土匪水準不知高出幾多,搶劫了教堂寺廟道觀,還美名曰“獻堂獻廟”。這個“獻”字背後不知有幾多內涵、淚水、甚至生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