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第二輪談判 羅斯:給貿易戰算筆細帳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中美第二輪談判 羅斯:給貿易戰算筆細帳

在中美貿易第二次談判開啟前,美方代表人物再度密集發聲。美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周一(5月14日)出席全美記者俱樂部(National Press Club)時發表演講,用數據深度解析中美貿易衝突對美國經濟的影響、衝突背後的根源以及未來預期。

羅斯率先提出兩個問題:第一,係否有人懷疑中美貿易順差在推動中國的經濟增長?第二,如果中美貿易順差對中共有利,那麼逆差怎麼對美國就係好事?

他表示,在美國過去實施的424次貿易行為中,有一半係針對中共的反傾銷或反補貼案件。“中共提供補貼給產業進行擴張,使其規模遠超過自身需求,然後這些產業輸出打亂了全球市場。”

同時,中共迫使希望進入中國的外國公司進行技術轉讓以及竊取知識產權。“所有這些濫用行為在媒體中都有詳細記錄。這唔係假新聞!”羅斯講。

他認為,造成中美貿易順差規模如此龐大的原因還包括過去美國政府的政策失誤。“對中共或歐洲做出的貿易政策讓步在50年前可能完全正確,但現在已不再合適。”

“世貿組織有164個成員,幾乎所有成員都向美國出口產品,並希望出口更多。進入美國市場係他們加入WTO的主要好處之一,美國的貿易逆差係世界上最大的。”他認為,美國做出的貿易讓步沒有放到時間維度來看,或者講沒有隨條件改變而調整政策、提供其它機制來應對。

他表示,過去15年來,主要因為中共不願意承擔與其在全球經濟中的角色相應的讓步,導致關稅稅率廣泛變化進行談判的努力失敗。比如,中國有世界上最大的汽車市場,但對美國出口商關閉。

而WTO規則以及成員設置方面也存在問題。“這164個國家中的每一個國家都有一票——等同於美國的一票。你能想像這對美國有多大的危害?”羅斯講。

他指出,世貿組織不斷地抱怨講,成員國提起的反傾銷和反補貼貿易案件越來越多,表明保護主義日益增多。但世貿組織領導層卻顯然不會因為貿易違規行為增多而採取更多貿易行動。

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伴隨中美貿易順差的加大,美國製造業就業出現大量工作流失。(美商務部網站)

中共補貼製造業低價出口扭曲全球市場

羅斯表示,中共加入WTO後,在製造業產出方面出現大幅增長的同時,美國出現的係卻係製造業就業工作機會的流失。“這不僅僅係工廠因為自動化降低成本所致,也因為進口替代品頂替了美國國內生產。”

他指出,儘管美國的經濟總量遠超中國,但從2009—2010年開始,中國的製造業產出已超過美國,此後兩國在製造業的差距更在擴大。

“我們歡迎合法競爭,但不能容忍基於大規模政府補貼和工業網絡間諜活動的競爭。”他強調講,“中共資助其企業的方式有大約100種,甚至在不需要增長的情況下仍促進無利可圖的工廠持續擴張。”

同時,羅斯再次提及川普(特朗普)政府2月基於國家安全廣泛徵收的鋼鋁稅。“中共以低於正常水平的價格向海外市場傾銷產品,這係鋼鋁行業出現危機的重要原因。”

他用圖表展示中共歷次表態削減鋼材產量與實際產出的不一致。“它們每次表示正在削減鋼材產量,但實際產出卻係另一回事。講的和做的一次次截然不同。”

而且,在美國對中國產鋼材傾銷做出反應時,中共就通過第三國轉運產品或對產品或其它設備進行細微修改,從而狡猾地規避美國的貿易制裁。

“這係現實世界中每天都會發生的事情,傳統自由貿易理論的問題在於它不符合現實。”羅斯講,“現實世界充滿了我提到的嗰啲扭曲行為。這就解釋了為咩總統堅持強有力的貿易政策。”

中共每次允諾削減國內鋼鐵產量,但都沒有履行承諾。(美商務部)

中共對美大豆徵收關稅讓中國老百姓受苦

對外界擔憂中共公布的報復清單會引發貿易戰,並對美國經濟造成負面影響,羅斯用大豆來回擊了這一講法。

以大豆為例,中國每年分別從巴西和美國進口50%和30%的大豆,中國係美國大豆的最大客戶。羅斯表示,如果巴西要取代美國的大豆出口,必須在目前的出口量上,再增加60%對華出口才行。

但鑒於氣候及運輸網絡方面的限制,巴西不可能使其出口能力比現有更大。“如果巴西真能夠以具有競爭力的價格出貨更多的大豆,他們早就咁做了。”羅斯講。

“實際上,為了填補額外增加的中國需求,他們將不得不把現在賣往別處的大豆轉至中國。而除非中國提供更高的價格,巴西才可能願意破壞現有的客戶關係。”

羅斯指出,這樣的結果係,巴西以前供應的大豆市場現在將為美國生產商開放。

更重要的係,因為中國人均收入比美國低,相應的,中國老百姓的食品類消費佔比要比美國高得多。羅斯講,中共對美國大豆的報復行為將讓中國老百姓承受痛苦。

“中國擁有世界20%的人口,但只有11%的耕地。他們無法自給自足,所以他們必須進口以彌補缺口,特別係當他們的飲食轉向更多的蛋白質食物時。”

羅斯表示,中共的報復將對自身經濟和美國經濟產生負面影響。“如果中國有更便宜的替代品,中國不會買我們的產品。因此,徵收關稅將讓他們付出成本。對中國農產品而言,受損尤其嚴重。”

中美平均關稅稅率對比,紅色代表中國,藍色代表美國。其中中國對進口穀物、糖、飲料和煙草徵收的平均關稅都在20%以上。(美商務部)

報復性關稅對美影響在GDP的0.25%以內

羅斯用大量的數據為中共對美報復性關稅算了一筆賬,他表示,現實中中共的報復性關稅不可能對美國造成外界傳聞的大影響。“中國對美國500億美元商品徵收25%的報復性關稅,美國將損失一部分,但並非全部。”

羅斯表示,首先,500億美元對美國18萬億美元的經濟影響不到0.3%,而且部分可通過美國對中國徵收的25%的關稅來抵消,還有一部分會在美國國內得到生產來補給。

其次,川普總統已指示農業部門幫助解決關稅對農民的影響,而中共徵收關稅給美國經濟通貨膨脹的影響會比預期更緩和。“國內生產或從其它國家進口代替中國產的500億美元產品,它們的成本可能低於25%的關稅比例。”

假設美國搵唔到替代產品,必須承擔中共徵收的全部25%的關稅成本——總額約125億美元,這一數字約美國GDP的0.071%,屬於經濟預測的誤差範圍內。

依此類推,需要徵收1,800億美元的關稅成本才能使美國經濟GDP下降1個百分點。“(1,800億)遠遠超過美國出口給中國的1,300億美元商品,何況啲(美國)食品以及大量技術產品沒辦法被輕易替代掉。”羅斯講。

羅斯繼續類推中共徵收報復性關稅,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就在1,800億美元的關稅成本基礎上,給美國通脹帶來的最大影響係450億美元,約GDP的0.25%。考慮到各種抵消情況,報復的實際影響甚至小於估計值。”

他表示,綜上所述,現實中中共的報復性關稅不可能對美國造成多大的影響。

更何況,中國對美貿易量遠超過美國對華貿易量,鑒於此,中共會比美國更早地用完關稅目標。

羅斯講,但反過來,中國現在1.5兆的進口中只要更大比例地從美國購買,而唔係從現有的自由貿易夥伴處進口,中國就可以輕鬆減少跟美國的貿易順差,也可以避開關稅以及非關稅壁壘。

最後,羅斯表示,希望跟中國達成公平協議,如果這種情況不發生,針鋒相對的貿易對美國經濟不會造成威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