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斌在家裡不當「皇帝」:必須蔣勤勤講了算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陳建斌在家裡不當「皇帝」:必須蔣勤勤講了算

陳建斌

一副墨鏡、聽着耳機……陳建斌給人的第一印象——“很潮”。問他在聽咩,他講就係廣播和新聞。

和他的對話,不能拋出假大空的問題,任何一個沒有細節的問題在他面前講出來就像係個笑話。

他會正襟危坐地講起對國產電影好劇本缺失的擔憂,他講想為一個角色準備一生。被問到演了咁多皇帝在家講嘢係咪也高高在上,他自嘲道,“那當然唔係,在家裡哪有這個機會。家裡必須係她(蔣勤勤)講了算(笑)。”

夫妻不同框秀恩愛

陳建斌講,自己不善交際,加上生就一副不可一世的外表,總給人一種過分嚴肅的感覺。“其實20年前,我根本想像不到現在的自己係這樣的,能跟媒體有咁多話,能用很多方法、技巧去應付某些宣傳場合。”他笑講,如果20歲的自己在鏡子里看到如今的這副模樣,一定難以置信,“但這就係人生的改變吧,原來我也可以係這樣一個人,生活可以把你變得不一樣。”

夫妻不同框秀恩愛

A曾無戲可拍

遇到孟京輝成為人生轉折點

1970年初夏,陳建斌出世於新疆烏魯木齊的一個小村裡。因為高考落榜,他曾待業兩年,恰好遇到中央戲劇學院到新疆招生。18歲那年,他坐上火車,成了“北漂”,從王府井大街走到首都劇場,看着玻璃櫥窗里貼的北京人藝演出廣告,他心想這太有意思了,“咩時候我能做這個事,該有多好。”

帶着這個夢想,兩年後,他考入了中戲表演系,沒想到畢業後的嗰啲日子成了他人生中最焦灼的階段。“我係個老派的人,係那種需要在深山裡苦練武功,練成後會名動天下的人。”現實係,他連做演員的機會都沒有,他不善於“應酬”,不會自薦,要留在北京只有一個途徑——考研究生。眼看着同班同學李亞鵬、王學兵因為參演影視劇已小有名氣,他講,他感到的不止係焦急,更多的係絕望。

直到研究生讀到了二年級,本已做好留校任教準備的陳建斌遇到了孟京輝,遇到了改變他一生的話劇《一個無政府主義者的意外死亡》。“迷茫彷徨的心態其實一直都有,但直到這部話劇的出現,我才有了自信,覺得可以做個好演員。”

B33歲才成名

就算“大器晚成”依然很知足

2003年,33歲的陳建斌憑藉電視劇《結婚十年》,拿下第24屆電視劇飛天獎優秀男演員獎。“大器晚成”成了別人經常拿來形容他的詞彙,但陳建斌卻認為那一刻他已知足,“講實話,我一個農村小孩,從影迷變成演員,還演了咁多戲,我真嘅很滿足了。”

而之後的《喬家大院》、高希希執導的《三國》,讓陳建斌成了家喻戶曉的演員。為了詮釋《三國》中的曹操,他花了兩年時間研究,“我發現有很多曹操自己寫的東西,這才係我應該去研究的內容。當讀到他的《蒿里行》時,我確信,對他的理解沒有錯。歷史上對他有誤解,他如果咁壞怎麼能寫得出來這些詩?他給妻子留下的遺囑甚至交代了以前用過的香剩下了幾多、唔好浪費,他有雄才大略,也有柔情。睡覺會打呼嚕,會和老婆吵架、和兒子玩耍,我諗展現的係一個全面立體的曹操。”

在他看來,藝術創作需要的係破壞規律,只係更多的人習慣於這些規律。

C偏愛歷史英雄

雍正就係個國貿CEO,壓力大

陳建斌講,他對古裝劇一直情有獨鍾,也並不介意被冠上“帝王專業戶”的名號,因為這些經過了時間驗證的歷史人物,能讓他發現久隔千里的歷史感。

“我其實更想知道一個皇帝24小時的生活係怎樣的”,他接拍了鄭曉龍執導的《甄嬛傳》,“那劇本真好,剛好曹操係‘返工’戲比較多,雍正則着重於‘收工’。”而相比《三國》,《甄嬛傳》的參考資料也更多,“比如有一幅《雍正行樂圖》,他讓畫師把他畫成獵人、農夫,他為咩要畫這個?最開始我們覺得光在乾清宮拍戲不夠多樣,想着可以去承德避暑山莊,可一查史料,他從沒去過。”這些問題讓陳建斌一臉疑惑,原來雍正係清朝帝王里最勤政的一個人,他太忙了,“你可以想像,他其實就像個在國貿返工的CEO,忙,工作壓力大。”

這也係為何,《甄嬛傳》中陳建斌飾演的雍正永遠皺着眉,“一係因為他係皇上,沒必要掩飾,更多的係他很累,就想用最少的表情做最多的事。”

D不怕得罪人

劇本都太差,不如自己做導演

因為總係一副嚴肅臉,晚輩喜歡尊稱陳建斌為“陳老師”。至今很多人都會提起,早年在拍攝《喬家大院》時,因為陳建斌總係改劇本和蔣勤勤鬧僵的往事。蔣勤勤回憶當初曾以為係對方刻意刁難她,“我準備了一晚上的台詞過來就讓我改,而且馬上要拍了,真係蒙了。”陳建斌則認為,“我所做的這一切都係在導演同意下做的,導演肯定覺得比原來好,後來演一演,她(蔣勤勤)也覺得挺過癮的。”

片場里,他永遠係嗰個不合群的人,拍攝《甄嬛傳》時,導演一喊停,妃子們趕緊聚在一起嘮嗑,皇帝卻被晾在一邊看書,或者躲進房車裡琢磨劇本。他的導演處女作《一個勺子》就係在房車裡寫出來的。

問他做導演係為了順應潮流嗎?“因為(啲劇本)實在看不落去了,所以還不如自己上。我從不諱言這一點,也不怕得罪人。看中了小講,很想拍,就把它變成作品,這哪裡難了。”到了今天他依舊認為中國電影最大的問題出在編劇,“並唔係講要弄個IP或噱頭,電影的本質係人看人,光和影子里講的係人,一個豐富的、鮮活的、深刻的人,看的時候才會覺得有意思,心靈才會得到滿足。”

資深影迷

“中國電影只會自己搞熱鬧”

作為一個資深影迷,每當討論起關於電影的話題,陳建斌總有講不完的話。對於電影,他有自己的追求,他認為《湮滅》的導演沒有參透原著的精髓,讓人失望,對於《三個廣告牌》中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的演技則不吝嗇讚美之詞。

他講,表演首先要有好劇本,有生動的角色讓人去全力以赴,就像他的偶像丹尼爾·戴·劉易斯,演過很多戲,但真正打動觀眾的角色不超過四個,但偏偏這四個換了任何人都演不了,因為他用自己的一生在準備,“很多演員係用幾十年的生活去等待一個瞬間,而唔係為了拍一部戲才開始準備、體驗生活,講這些係刻苦?反倒讓我覺得出來的電影依舊係雜耍,電影和哲學、科學一樣,係個單獨的學科,要上升到藝術高度就要有人為它獻身。”言語間,他也透露出對國產電影的焦慮,“我們有這樣的編劇、導演、演員嗎?如果有,我們的電影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會受歡迎。其實呢,我們只能自己在呢度弄個高票房的熱鬧,有本事去別的地方試下。”

表情包

“我知道網友沒有惡意”

生活中的陳建斌離圈子很遠,不愛社交,就像他經常講的,“我跟娛樂圈沒咩交集,也不想有咩交集。”微博常年不更新,偶爾發一張自己扮皇帝的劇照,配上蔣勤勤扮演皇后的劇照,附上詩經中的“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被網友講係“虐狗都不需要同框”。他輕描淡寫一句,“那係她有電視劇要上,我得發出來幫她宣傳一下。”

不久前,《甄嬛傳》中雍正去世的畫面,被網友做成了“不想起床”的表情包,他講他看過,還感嘆“太逼真”,“這大概就係時代應運而生的東西,你在電視劇中被消費已不足以滿足觀眾,他們必須把你帶到生活里再消費一次。我當然唔係很同意或支持,但網友做的係劇照,唔係我,係我塑造的角色。再加上網友沒有惡意,也係可以接受的。”

新鮮問答

新京報:拍電影比當演員累吧?

陳建斌:當然累多了(笑),當導演後我才知道當演員有多幸福。得承認,演員在任何一個正常的劇組裡都係被照顧的、被寵愛的,因為大家覺得演員要有情緒,所以怎麼可能去打擾他?但導演每天面臨的係無數瑣碎的事情,完全不同。

新京報:那時候有沒有感覺自己突然變老了?

陳建斌:沒有,因為當導演係我自己選的,那係我喜歡做的事。我為我喜歡做的事受點苦又點吖?很多人來跟我講你們這個環境太惡劣、太遭罪了,可能係我從小在農村長大沒感覺,從沒覺得有多辛苦。

新京報:兩年前講的第二部導演作品目前有眉目了嗎?

陳建斌:已經在做了,仍然還係想揾到一個既滿足商業,也滿足自己內心表達的作品,現在也正在往這個目標發展,而且我係同時在做幾個劇本。

新京報:之後再和蔣勤勤合作,能不能“光鮮亮麗”點?

陳建斌:我何嘗不想啊(笑)!其實,我真嘅很想弄一個我倆都穿得西裝革履,在國貿、CBD返工的,我也天天在找,但沒有這樣的好故事。

新京報:即將上映的電影《無名之輩》,係《一個勺子》後你第一部回歸銀幕的作品?為咩選擇它?

陳建斌:饒曉志導演之前我就認識,這部戲的劇本不錯,而且跟我自己的口味有關係,跟我自己思考的問題有關係,我才會感興趣,如果你的內心關注的東西和劇本暗合,就很容易被打動。其實,這兩年也有很多這樣那樣的電影找我,甚至玄幻的、古裝的、穿越的……但不知道為咩我根本就看不落去,我又怎麼可能把它演好?

新京報:所以對於劇本的選擇,你算任性嗎?

陳建斌:比較任性,如果我對這個人物沒有感覺就還係算了。我最不想做的就係那種騙自己的事情。

新京報:近年來也有很多關於年輕演員不敬業的討論,你這一代演員會覺得憤怒嗎?

陳建斌:我幾乎很少關注,也很少和不敬業的小鮮肉合作,都唔識,也沒怎麼看過他們的作品,所以沒啥發言權。但如今電影係越來越多了,這係好事,觀眾有了更多的選擇。但好電影並沒有因此而增加,這才係我最着急的,可能我們最本質上的問題係需要好的劇本,才會有好的電影出來,數量有了,質量不能落下。

新京報:你會像丹尼爾·戴·劉易斯那樣,為一個角色準備一生嗎?

陳建斌:我真嘅太想了,在表演上我依舊不覺得無欲無求,有好劇本、好角色,我真想為它窮盡一生去準備。而且我一直都唔係個多產的演員,也係渴望好劇本、好角色的出現。

新京報:前段時間,你上了幾檔真人秀,感覺如何?

陳建斌:秀的意思本來就係演出,只係觀眾希望看到你本人來演一下。我也知道如今就係個綜藝時代,甚至比電視劇還火爆,我也想去睇吓係怎麼回事,裏面也有很多例如音樂的、教育的,我都挺感興趣的。

新京報:處於流量和輿論當道的年代,你卻選擇依舊堅持特立獨行的風格。

陳建斌:這個問題的前提係你把自己想成咩人。我從來沒有覺得我係個明星。我首先係個影迷,當我諗去拍電影的時候也有能力馬上去做,我還有咩不滿足的呢?如果我要把自己想成一個明星,就要去宣傳、趕通告,但我們學校的教育就係讓你做個演員。講實在的,做演員回饋給我們這些人的已經太多了,遠遠超出我們的想像。如果你還想這想那,還貪得無厭,那就活該痛苦。

新京報:網上的嗰啲言論會去看嗎?

陳建斌:別講係網上的,就係生活里的人、跟我很近的人,都很難改變或係左右我。我也唔識你,就讓他們講去唄,對不對?本來很多人就不了解真實的情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新京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