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栗戰書高升了 係否依然在操盤國安委

栗戰書任國安委副主席十拿九穩,沒有問題,只係栗戰書在高升全國人大委員長之後,係否將依然主持國安委的日常事務?而陳文清的權力係否真嘅"大增"?

習近平上任至今在制度上多有新創。諸多制度中,又以2013年底十八屆三中全會後新設立的"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和"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簡稱"國安委"和"深改組")特別耐人尋味。兩者的功能,至今依然少見完整的闡述,但係兩者的重要性則無庸置疑。習近平在十八大期間(2012-2017)但凡出巡,身邊一定緊跟着栗戰書和王滬寧,此兩人正好分別擔任國安委的辦公室主任和深改組的辦公室主任。

等到十九大領導人換屆完成後,習近平主持召開了十九屆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央視新聞聯播於四月十七日晚間花了接近五分鐘報導會議召集的消息,但係只見主播誦讀書面稿,沒有播出任何會議進行的畫面。《新華社》的新聞稿亦僅提"李克強、栗戰書參加會議",未提及兩人任何頭銜,顯得十分神秘。

對此,《聯合報》以斗大的標題提出疑問:《國安委仍像謎栗戰書任副主席?》。等到5月6日,國家安全部長陳文清宣布出任國安委負責日常事務的副主任,《中央社》與《旺報》等媒體紛紛判斷陳將"權力大增"。

對此,筆者認為,栗戰書任國安委副主席十拿九穩,沒有問題。

不過,比較好奇的係,栗戰書在高升全國人大委員長之後,係否將依然主持國安委的日常事務?陳的權力係否真嘅"大增"?

先簡述國安委副主席。

從十八大期間的前例來看,當時國安委的主席為總書記習近平,兩位副主席依序為李克強(總理)、張德江(全國人大委員長)。實質上,此三人係政治局常委會排序前三名的常委。形式上,此三人分別代表着黨的最高領袖和國家元首(Head of State)、行政首腦(Head of Government)和名義上的國家最高權力機關的領導人(中國憲法總綱第二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因此,國家安全的核心機構由此三大機關的代表出任主席和副主席,名正言順。

把前例套用到本屆國安委,新一屆國安委應該也係由排序前三名的常委擔任主席和副主席。

本屆排序前三名的政治局常委係習近平,李克強(總理)、栗戰書(全國人大委員長),若係援用上一屆的前例,應該係由習近平擔任國安委主席,李克強、栗戰書擔任副主席,如此在政治實質上和形式上,都屬於名正言順。上面引用的《新華網》新聞稿也可以得到驗證:"習近平…主持召開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李克強、栗戰書出席會議。…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常務委員、委員出席,中央和國家機關有關部門負責同志列席會議。"

按照如此的三級斷句法,可以看得出來習近平、李克強、栗戰書三人的地位高於其他出席和列席者。他們三人的名字先被單獨點名,後面才提及國安委的常務委員和一般委員亦有出席,可見他們三人的地位高於一般的光桿常務委員。他們除了常務委員之外應當另有其他職銜,也就係主席和副主席。《新華網》的新聞稿雖然言簡意賅,已經足證栗戰書係新一屆國安委的副主席,沒有疑慮。

筆者於三月初時曾經做此猜想:國安委的操盤手,係否依然還係栗戰書?由於國安委的主席副主席本來就係兼職,實際日常常務通常係交由國安委的辦公室主任代理,如同十八大期間,中央外事領導小組的組長雖然係習近平,日常管理一般係交由小組辦公室的主任國務委員楊潔篪主持一般。

在十八大期間,國安委的辦公室主任便係交由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兼任。(在國安委草創最繁忙的前兩年,另有習近平的另一位心腹蔡奇擔任專職的辦公室副主任輔佐,後來被註明為常務副主任。)等到十九大換屆後,栗戰書把中央辦公廳主任的位置交棒給原本的副主任丁薛祥,至於國安委的辦公室主任有沒有一併交棒給丁,則沒有消息。當然,即便名義上把國安委辦公室主任交棒了,也不必然排除栗戰書依然有在實質上持續扮演國安委業務監軍的可能性。

栗戰書擔任的全國人大委員長的對口業務範圍係"立法"(所謂"九龍治水,各管一『口』"的"口")。和國安委的重要業務"政法",其實不乏重疊處。所以若係以全國人大委員長的名義領銜"法治"業務,以公職人員尤其係法務人員之首(人大委員長)去接管原本由"黨職人員"(政法委書記)管理的政法事務,在名義上也符合2015年四中全會以來的"依法治國"精神。

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於十九大後發佈的中共核心業務主管分佈圖,把主要業務分為十個對"口"。

由於近年來缺乏人大委員長監督政法業務的先例,這個猜想原本應該係屬於可能性相對低的狂想。然後,近月來的兩項進展,把這個可能性的機率提高不少。首先在四月中,在十八屆期間原本屬於全國人大委員長分管的"港澳事務"據多家媒題報導已經交接給常務副總理韓正管了(韓正日前主持港澳工作協調小組會議,變相確認其港澳小組組長身份)。栗戰書少了港澳業務,可以騰出更多精力在別的業務上(例如國安委?)。

其次,五月六日傳出新消息,國家安全部長陳文清以中共中央國安委辦"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身分出席一場政法領導幹部學習貫徹習近平習思想的研討班,並且作了輔導報告。這顯示陳文清已經兼任了中央國安委辦常務副主任。然而,陳雖然係常務副主任,卻唔係"專職"的常務副主任,主要精力應該還係在國安部,這和之前的蔡奇不同(2014-2016期間,蔡奇擔任專職國安委副主任)。

按照中共政治慣例,設立常務副職領導負責"分管日常工作"的主要原因通常係因為正職的領導身兼多職,分身乏術,所以會設立專職的常務副手來代為處理日常事項。舉個例子,中央組織部長除了組織部里的業務之外還身兼四所領導幹部訓練學院的校長/院長(中央黨校、延安幹部學院、浦東幹部學院、井岡山幹部學院),論常理他不可能在每個單位都事無巨細、事必躬親,所以這幾間學院的日常事務往往會交由專職的常務副校長/副院長代為處理。

如今由國家安全部長陳文清出任國安委負責日常事務的常務副主任的消息,卻不符合"正職兼職、常務副職專任"的兩人互補的邏輯。陳文清已有自身國安部里的事務要處理,要再身兼國安委的常務副主任,主管兩個重要單位的日常業務,負擔確實不輕。

當然最直接的解釋係"能者多勞"。但若係從組織關係的角度去思考,係咪也可以有別的可能性?例如或許陳文清以國安部長出任國安委常務副主任其實係虛銜,類似中共中央統戰部長按慣例會同時兼任其上層單位全國政協副主席。再往前推論一步,有沒有可能:

1.或者國安委正在走向虛級化,因為國安委已經完成了把政法委降格,幫助習近平掌握政法系統的階段性任務。所以目前的工作量不重,所謂負責處理"日常事務"的"常務副主任"其實如同虛銜;所以陳可以在國安部和國安委兩頭兼顧。

2.又或者,按照筆者三月初的猜想,相反的,國安委並沒有走向虛級化,日常工作量仍然大,但係實際處理國安委日常事務的另有其人(例如原本已經掌管國安委四年,帳面上的工作量也比以往的全國人大委員長少的栗戰書?)栗戰書在業務上係老馬識途,論工作量在外包港澳事務給韓正後尚可負擔;論制度,栗戰書係國安委的副主席,以領導之姿兼代行管理之事,只要主席習近平同意,也堪稱名正言順。

再論業務範圍,如前所述,把國安委划進人大委員長的主管範圍也有講得通之處。人大重"立法",國安委重"政法",前者設定規則,後者保障它們得被遵守,兩者可以算係"依法治國"的上下游關係。更何況,如此把兩個原本獨立的業務範圍逐步整並的人事安排,在習近平時代已有前例。(類似的例子見另一名政治局常委趙樂際,趙便係從中組部部長升職為中紀委書記。"戴烏紗帽"的中組部和"摘烏紗帽"的中紀委同樣也構成了人事"任免"領域的上下游關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自由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